灵隐审判会

    清泉缓缓的流淌过倾斜的小石壁,滋润了上面刻着文字,它们在夕阳下熠熠生光。

    一小片竹林,泄落下金色的光芒,一张简陋的石桌与几张石墩,俨然成为了灵隐审判会经常和别人谈事情的会议桌。

    “飞机,还要赔吗?”莫凡用手敲打着石桌,认真的质问这两名帕特农神庙教职人员。

    “不……不用,我们有买保险,小事情,小事情?!备衤蹇下秤焉频男θ?。

    这次他的笑容是真诚的,不再是那种目中无人的彬彬有礼,说实话坐图腾玄蛇这趟飞机回来的可怕经历还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难怪那些老祭司都特别提醒自己,不要在中国惹是生非,尼玛城市里有一头这样大的蛇,市政府都不管一下的吗,民风何其彪悍!

    “人还带走吗?”莫凡指了指旁边的心夏,完全变成了一个拿着教鞭的班主任。

    “这个……莫凡兄弟?!?br />
    “以后叫我老师!”

    “莫老师,叶心夏小姐确实非常适合在我们神庙学院,我们其实也只是执行命令,真正看中叶心夏小姐天赋的还大有来头?!备衤蹇嫌行┟涣趁黄さ乃档?。

    叶心夏一旁也觉得暗暗好笑,这个格洛肯被打了一顿之后,格外的老实啊,和之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判若两人。

    “管你什么大来头,我家姑娘我说的算,你们自己坐飞机回印度去,告诉你们那个大来头的,我们心夏国内呆得好好的,不需要去你们那!”莫凡说道。

    “是希腊……”格洛肯重新强调了一遍。

    “都一个样!”莫凡说道。

    “这件事我们恐怕不能答应你,事实上我们在选择学员这一块上是非常严格的,要么看不上全世界的学员,要么选中了我们就不松口……”格洛肯挺着胸把这番话给说完来,但很快他又回过头往西湖方向看了一眼。

    “态度这么坚决?”莫凡反问了一句。

    “我们并没有玩闹,确实是诚心邀请叶心夏姐入神庙学院,我们若是没有带回大导师看中的学员,大导师不会让我们好过的?!备衤蹇纤档?。

    “那没法谈了,我让图腾玄蛇送你们回印……哦,希腊?!蹦舱酒鹕砝?。

    格洛肯、狄凯厄斯哭丧着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莫凡,你先别那么冲动,听他们把话说完吧?!碧浦胰八档?。

    “是啊,莫老师,你也应该知道叶心夏小姐腿部是怪疾所致,我们帕特农神庙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叶心夏小姐在我们那里求学期间,兴许可以寻到治愈她自己的办法呢,就算不能,我们的那位大导师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我们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将叶心夏小姐带回去,正是希望她能够早点获得治愈,毕竟大导师极其繁忙,即便是她的学员,她也最多指导几次?!备衤蹇狭⒙硭档?。

    莫凡将目光落在了心夏身上,心夏也在看他。

    “你这话当真?”莫凡质问道。

    “我们已经和鹿平教授说过了啊,难道鹿平教授没有告诉你们吗?”格洛肯说道。

    莫凡摇了摇头。

    格洛肯一阵苦笑。

    “莫老师,您要相信我们帕特农神庙,您还比较年轻,想必对世界各大势力了解不是特别多,但您可以问问唐忠审判长,只要我们帕特农神庙愿意治的人,就没有治不好的,甚至复活之术也掌握在我们手上,只要条件足够,死人亦能复活?!备衤蹇纤档?。

    莫凡也不是不知道帕特农神庙,当初许昭霆变身诅咒畜妖,王小筠被粉碎了灵魂,便都听闻只有帕特农神庙才能够救他们??赡仓站慷哉飧鲎橹共皇翘私?,这需要唐忠来给自己一些意见。

    “莫凡,格洛肯说的并没有错,甚至帕特农神庙比他说的还要神奇。叶心夏她的怪病鹿平也是费了很多心思,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而且我听说你有让钟楼审判会会长韩寂来看过,他的答案也是一样的。假如连韩寂都没有一点办法的话,我们国内恐怕再难找到什么有效之策了?!碧浦宜档?。

    莫凡沉默了。

    韩寂是一名顶尖的治愈系法师,浩劫过后,韩寂为了表示对莫凡的感谢,特意来了一趟杭州,那个时候莫凡在山上修炼了,但没多久就得到了韩寂摇头叹息的声音。

    “帕特农神庙的在治愈系魔法上比我们魔法协会优越太多,我想若是那里寻不到治好这个顽疾的地方,这世界上便再没有更好的去处了?!碧浦宜档?。

    “是啊,是啊,我们帕特农神庙是不会轻易给人治愈的,但如果叶心夏小姐是神庙学院成员,那就另说了?!备衤蹇纤档?。

    “莫凡,我很合适去帕特农神庙,我知道你所担心的无非是她一人在国外,无人照料。鹿平的担保既然不能够让你放心,这样我亲自陪她到帕特农神庙一趟,我在那有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我将心夏安排到她的住处,相信孤单的她会很乐意有这样一位女孩陪着她的?!碧浦胰险娴乃档?。

    作为灵隐审判会的审判长,这件事他必须出面做调和了,毕竟格洛肯那边代表的是帕特农神庙。

    帕特农神庙确实鲁莽,不经过莫凡这个混世魔王的同意就把人带走,其实坐下来好好说,也没什么大矛盾,无非是都为了叶心夏。

    “心夏,你觉得呢?”莫凡一时间也不好决定了,还是问问心夏的意思。

    “大概多久?”心夏询问起格洛肯。

    “快则一年,慢则两年。表现一般,就是一年,送你回国,我们诚挚邀请归诚挚邀请,但如果成绩一般般,依然不会久留的,而如果杰出,时间就稍微长一些,这样你才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不是吗?”格洛肯回答道。

    “莫凡,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了吧?”唐忠问道。

    “恩,我倒是相信你?!蹦驳懔说阃?。

    “你不是马上要列国历练了吗,为期一年多,这段时间你基本上不可能回国的,叶心夏正好在神庙学院静修,你归来,她也差不多完成学业了,兴许腿也治好了,何乐不为呢?”唐忠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