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贺被挂在那里,整张脸更是狂搐了起来。

    没过多久,他又听到了鞋跟踩踏着石砖的声音,每一声,都像是锋利的高跟鞋刺进他的心脏上,并且越来越近。

    “撒撒朗大人”穆贺想要狠狠的跪倒在地上,可他根本做不到。

    女人的右手鲜血淋漓,上面竟然半握着一颗鲜活的心脏,骇人之极

    她目光冷冷的抬起,凝视着被挂在那里的虎津大执事穆贺

    穆贺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这一道冷光给打得灰飞烟灭。

    “你施舍那小子到魔法学院的”

    “是是不是不是”穆贺语无伦次。

    “你为本教竖立了这样一个怪胎在今日踩踏了我的盛典,我要嘉奖你啊”

    “不不不,不要,求求您,不不不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至极的叫声回荡在古老的钟内,感觉像是装着一个四分五裂的灵魂,许久许久都没有消散。

    钟楼下是人们的狂欢,载歌载舞,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富有活力的盛典

    亡灵潮水褪去,各方也才可以派遣出支援来。

    无数的直升飞机盘绕在内城上空,频繁的将物资送到城市,有成批成批的建造师开始重建城市,但为了确保亡灵不再来袭,只不过是围着内城方圆三公里扩展出各种安置之屋。

    雨到了第三天才停止,幸存的人们也都被安置在了临时建造的房屋之中,高高的围墙将大家全部封闭在里面,这看上去至少更有安全感一些。

    这里和博城不同,撇开与亡灵共息不说,依旧是一块富饶之地,最重要的是它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再大的风再大的雨最终都没有让这里彻底摧毁,城市只会在千穿百孔后重建,这里的大部分人也不会抛弃这块土地。

    城市重建的速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缓慢,一半是机械在修补,一半是土系法师所延伸的建造师在动工,桥梁道路街区房屋这些要完工的话只需要多几名土系法师。

    先以内城方圆三公里为建造,再慢慢的扩展到原来的城区,只要心脏还在,古都就会慢慢的复苏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怎么悲痛,活着的人还是得活着。

    鼓楼会议厅

    一些刚刚送来的水果摆放在长长的会议桌上,看上去非常的可口,想必是从南方那边空运过来的。

    会议桌上并没有多少人,坐着的却是独萧祝蒙韩寂神秘灰白人妖男

    “我找过很多地方了,都没有看到莫凡?!鄙衩鼗野兹怂档?。

    “这家伙看上去不像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吧”祝蒙调侃了一句。

    “这次多亏了他,真没有想到啊,恶魔系啧啧,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驾驭恶魔系力量的人。今天把几位叫过来呢,也是针对莫凡的事情进行一番商讨?!焙潘档?。

    “恶魔系在五大洲魔法协会那边是严禁的,我问过莫凡了,他的意思是他也不想被做白老鼠,所以这件事情我们能隐瞒下来就尽量隐瞒下来?!弊C煞⒈砹艘饧?。

    “军方上头有一位巨头和我密聊了,他告诉我曾经在比翼城沸沸扬扬的洞庭湖死神便是初次恶魔化的莫凡?!鄙衩鼗野兹怂档?。

    “哪位巨头”祝蒙立刻询问了起来。

    “应该是掌管南部军区的那位,他示意我们这件事最高不要让五大洲魔法协会的人知道?!鄙衩鼗野兹怂档?。

    “莫凡自己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军方以及我们自己魔法协会这边也没有打算宣扬的意思,只是猎者联盟那边独萧,你能够压住楚嘉等人吗”祝蒙询问道。

    独萧摇了摇头。

    他是猎王,长老的身份要比猎王高上一些,他自然不可能堵住长老的嘴。

    “猎者联盟这边你们道不用担心,某个老头多半知道这件事,莫凡在他店里打工,他出面的话,绝不可能有不该有的消息传递到不该去的地方?!毖姓飧鍪焙蛉纯诹?。

    “我差点忘了这事,妖男,你和青天猎所那边通个气?!倍老羲档?。

    “那很好,军方猎者联盟魔法协会都守住这件事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毕竟见到莫凡施展恶魔系力量的也就我们这些人,很好控制,至于莫凡的那几位朋友,保守起来也很简单?!焙诺懔说阃?。

    “对了,撒朗恐怕也知道,他会不会”神秘灰白人立刻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

    “撒朗现在应该正想尽一切办法离开我们国家,他这次行动也暴露了很多,审判会正将他的党羽连根拔起,最高审判长都亲自动身要取他狗命,你觉得他还有时间顾及莫凡”韩寂微微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妄想毁灭古都,以古老王的亡灵国度做依托,自己彻底封为死神,现在应该正像一个丧家犬一般逃离吧,一旦他们黑教廷各大蓝衣执事被揪出,手底下埋藏的人也会全部连根拔除,用不了半个月时间,还藏在暗中的撒朗就会变成一个光杆司令话说起来,莫凡可真是黑教廷的克星啊,在博城的时候,他们就因为莫凡没有拿到地圣泉,在魔都时,他们妄想拿回地圣泉,结果整个魔都潜伏的黑教廷势力被连根拔起,这一次,莫凡又终结掉了他们的盛典,让潜伏在我们国内的所有黑教廷势力被一网打尽,痛快,痛快啊”祝蒙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对,这小子就是我们对付黑教廷的秘密武器。他现在的修为施展恶魔系力量就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等他修为更高,有朝一日直接杀到黑教廷总部,将黑教廷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除也是有可能的啊”神秘灰白人也显得有些激动道。

    毒瘤,黑教廷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毒瘤,若真有铲除的那一天,多少人会因此热泪盈眶

    “那我们可得?;ず谜饪楸τ??!焙乓残α似鹄?。

    “我们为他铺好接下去的修炼道路吧”

    “不不不,这不是什么好方法,我们为他铺路,他的修为很可能停止在高阶,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能够到达我们这种境界的,绝不是靠养尊处优得来,更不是靠庇护得来”独萧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

    以在座众位手上的资源,要将莫凡培养成一位强者确实不难,可那只是拔苗助长

    莫凡这块宝,本身就是野生长来的,就直接放养便是了,每一个真正强大的法师,路往往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那也不能彻底放养啊”韩寂多半有些不太放心。

    “我倒有个好建议?!弊C烧飧鍪焙蛉葱α似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