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活下来了我们活下来了”

    “走了,都走了,没有亡灵了,一只都没有”

    “我们赢了,我们打赢了”

    城内忽然间涌起了一阵欢呼,黎明之光已经明亮无比,乌云还在,雨也还在,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亡灵大军不再,这座城就保住了,他们也就活了下来

    城墙上,无数的法师瘫软在地上,这场浩劫压榨了他们身体所有的潜能,他们做好了死的准备,却没有想到熬到了现在还活着,并且亲眼目睹亡灵之潮褪去的那一幕

    难以置信,连他们自己都难以置信。

    那种感觉不亚于暴风潮水即将没过咽喉,雨势还会让一切上涨,忽然间黑色潮水褪去了,褪到了自己脚下,更还回了自己踩着的小小岛屿

    不知道多少人仰天倒地,任凭雨水打落在脸上,冷雨都是滚烫的,浇不灭自己内心的激动与欣喜

    多少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绝境逢生后哭声了一片,认识的,不认识的

    还在外城的法师们有些已经返回了,有些则站在这片空荡荡的残骸废墟之中,许久才庞然醒悟。

    莫凡还站在那已经倾斜了的信号塔上,眼睛注视着北面。

    一身的祭纹已经从他身上消失,银色倒扣的长发更恢复了原本的黑色耷拉在脸庞,狂矫暴虐的火焰与雷电收回到灵魂深处,战斗已经结束,灵魂深处的这个恶魔也该沉睡下去了,否则自己年轻的生命将一下子变成一具老头的躯壳。

    “我们我们在哪”张小侯第一个醒了过来,使劲的晃动着一片昏沉的脑袋。

    很快他就看到了坐在铁塔边缘的莫凡,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之色,一把就抱住了莫凡,激动的语无伦次。

    莫凡还没有从恶魔带来的那副冷血中完全恢复过来,但看到张小侯像一个傻弟弟一样哭得稀里哗啦,还是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脑袋。

    过了很久,张小侯才平静了下来,见莫凡一直盯着北面,于是开口问道:“你看见了”

    “他其实一直都在,对吗”莫凡缓缓的问道。

    这场浩劫里,还有太多东西无法去解释,也似乎有人在暗中与黑教廷抗争着。

    然而,莫凡至始至终都没见到他一面,直到那一刻

    “恩,他一直都在?!闭判『罨赝房戳艘谎壅诨肚斓某鞘?,无数人正簇拥着返回到内城的韩寂祝萧神秘灰白人。

    事实上韩寂祝萧神秘灰白人都没有见过斩空,也没认出穿着铠袍的人是谁。

    “他算是死了吗”莫凡问道。

    斩空转身的那一刻,莫凡便感觉空气都是酸楚的,堵在喉咙里,让自己无数想说的话都无法说出口来。

    即便张小侯不描述,冷静下来的莫凡也能够明白在祭坛那里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就这样走了,这位自己一直最钦佩的人还活着吗,那究竟是古老王,还是斩空

    不知道为什么,莫凡此刻脑子里全是过去的画面,想起了这位总教官在历练上给大家布置一个难度极高的任务,想起了他在穆氏庄园里极没有品的要和自己结拜的情形,最难忘的还是他飞向长天率领十位干前去诛杀翼苍狼的那一幕

    当初在金林荒城为难时,也是他不远千里飞来营救自己。

    他是历练时的教官,却更像是一位自己在魔法道路上的老师,没有教导自己任何一个魔法,却用行动告诉自己什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还好,这一次与黑教廷血战,我们应该没有令他失望?!蹦蔡玖丝谄?,将目光从北面收了回来。

    “恩”张小侯重重的点着头。

    他们两都是总教官斩空的学生,一直都是。

    这座城兴许永远不会知道让这一切褪去的人是谁,但他们一定会铭记于心。

    而黑教廷,他们步步为营,阴谋滔天,却绝不会想到真正令他们盛典毁于一旦的竟然是从未当做一回事的博城军部头领。

    预演之地

    他们在博城犯下的滔天之罪,却培育出了像莫凡张小侯许昭霆斩空这样只要听到他们黑教廷名字就会连命都不要去疯狂相抗的人。

    黑教廷带给世人的是恐惧和死亡,带给他们这些从灾难中走出来的却只有决不熄灭的怒火

    一个小小的博城,尚可以诞生这么多人,一座数千年底蕴的古都,必定会孕育出更多的勇者。黑教廷之人乱世恐世灭世的疯狂再高涨也决比不上这些人铲除黑教廷的决心

    种子已经埋下了,用为亲人哭泣伤心欲绝的眼泪浇灌

    将来势必爆发

    钟楼上,那个眼珠子已经突出眼眶,至今都无法相信这一幕的虎津大执事穆贺仍旧挂在风雨之中。

    举城欢庆,唯独他一副比死了还难看的样子。

    盛典没有了,那么他即将去的那个世界不再是天堂,他的灵魂会坠入到和黑畜妖们一样的诅咒锅炉里,永生永世丑陋痛苦奴役

    “嗒,嗒,嗒,嗒”

    鞋跟的声音敲打在古老的石梯上,钟楼这会已经空无一人,穆贺听到了脚步声,大气都不敢喘。

    不过,似乎有两个人一起走了上来。

    “你叫我来这做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会也就这里没什么人,本来我以为我们都会死不管怎么样,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大概是十年前,我们第一次在这里碰面,你还只是一名猎人大师的时候。我知道,我可能配不上你,十年了也还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禁卫法师但这十年来,你一直在我心里都是最完美的女人”一名男子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

    “你要说的是这些”女子声音带着几分冷淡。

    “是的,我不指望你能够接受,但希望你能明白我的一片心意?!蹦凶尤险娴乃档?。

    “换作平常,我会接受每一个愿意臣服于我的人,但很不巧你在我心情最糟糕的时候跟我说了这些没有用的废话,心意我不收,心,我收下了?!迸铀档?。

    “你说什啊啊啊”男子话说到一半,声音变成了痛苦的沉闷。

    钟楼忽然间寂静了,什么声音也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