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桥开始崩塌,一段段古老的玉石化作了无数段坠落到了那黑色的万丈深渊之中,又被那黑色的风给切成碎片。

    真正的桥只剩下一座,那就是通往陵墓的祭坛。

    祭坛藏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像是一个不知道停浮在冰冷亘古黑暗宇宙中多少年的石台山。

    祭坛呈现冰冠的形状,下面的石阶巨大无比,比人还高处了好几倍,阶梯也根本不是给人攀爬的,更像是给天神巨人登用。

    远远看去的时候,这个祭坛上还有红色的丝绸垂落,一束一束,分布在每一级巨型阶梯的棱角位置,等走近了之后才知道红色垂落的根本不是丝绸,而是黏稠到了一定程度正灌溉而下的血瀑布。

    棱角位置,修成龙之颅,瀑布之血从龙口中吐出,高高的垂落下来,还可以听到跟瀑布一样的隆隆响声。

    张小侯倒是记得在内城的博物馆屋檐上,似乎也有这种相同的吐水之龙,但博物馆那的分明就是飞檐排水,一到下雨天便美丽壮观,但这个祭坛的龙之吐水就看得令人毛骨悚然,不知道那究竟是红色的液体,还是真正的鲜血两千多年还能够流淌的鲜血。

    顺着石长梯往上走,整个祭坛也开始层次收缩,越往上阶梯就越窄,渐渐的已经到人可以一步跨开的程度了。

    “可以看见祭坛顶了,上面应该就是方谷说的血王座?!彼招÷宀亮瞬炼钔飞系暮顾?,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

    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这里

    但愿还来得及

    那么多人的性命,虽然这个祭坛看上去实在可怕,又漂浮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但一想到百万之人困在死城内即将成为黑教廷撒朗的盛典葬品,上面是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

    “我们到了,我们到了?!彼招÷宓谝桓雠噬狭俗詈蟮慕滋?,激动的对身后的张小侯说道。

    张小侯疲倦的迈了上去,他目光朝着这个满是白色玉石的祭坛顶部看去,果然最中央的位置上有一块巨大的翡翠

    翡翠呈现红色,晶莹剔透,它棱角飞扬,看上去就像是无数柄剑倒插着组成一个气势凛然的王之宝座

    这就是血王座了

    那么血王座上的人,必定是古老王嬴政

    张小侯深呼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血王座上确实有一人,不知是死是活,他穿着黑色的铠袍,这铠袍明显就是历史悠久之物,但依然反射着寒光,甚至能够看到铠甲上面映着正怯生生靠近的有些卑微的自己

    血王座上的人就坐在那里,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颊,身体微微倾斜,帽盔的边沿落下的阴影正好藏住了他的面孔,能借助祭坛火光看到的唯有他凌厉的下巴和邪性勾起的唇角

    像是小憩,又像是在思考,总之绝不像是一个死人

    张小侯额头上全是汗水,他从没有想到一个已经死亡两千多年的君王会带给自己如此巨大的压迫感,在张小侯脑子里,这个家伙随时都会站起来,然后用那双足以令人魂飞魄散的眼睛直勾勾的凝视着自己,到那时自己恐怕会连站都站不稳

    “我很诧异”

    忽然,坐在那里的人说话了

    张小侯柳茹苏小洛全部吓了一跳,头皮都要炸裂开了。

    “你们是怎么走出死门间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并且缓缓的抬起了下巴。

    火光缓缓的驱散了他脸上的阴影,一个两鬓花白的熟悉面孔露了出来,其宽厚的嘴唇呈现绝对的暗紫色,紫纹还延伸到了侧脸颊,使得这张嘴看上去更加鬼邪

    “怎怎么是你”柳茹第一个发出了惊声。

    这张脸,他们几个并不陌生,因为那正是独自走了其中一个桥梁的方谷

    张小侯也惊呆了。

    他现在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古老王嬴政,还是走对了生死桥的方谷,因为他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坐在这里”张小侯不可置信的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方谷笑了起来。

    “古老王呢”苏小洛急忙问道。

    “我就是?!?br />
    “你是方谷?!?br />
    “现在不是了。一切和我猜测的一样,真正的古老王早已经在岁月之中消逝,留下的不过是一具和他皮囊粘在一起的铠袍以及这个号令亡灵国度的血王座?!狈焦日玖似鹄?,身上的铠袍立刻发出了尖锐的金属声音。

    “什么意思”张小侯质问道。

    “谁最先抵达了这里,谁就继承古老王的一切,他的这座白色宫殿,他一手创造的亡灵国度,他无穷无尽的魔力,他无与伦比的智慧”方谷声音也透出了一丝奇怪的金属之音,正回荡在这个空荡荡的祭坛顶部。

    “那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快让亡灵大军退去,让山峰之尸离开,停止煞渊的空间漂移?!彼招÷寮奔泵γλ档?。

    方谷听到苏小洛这番话,立刻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非常的奇怪,明明是从喉咙里发出,却感觉有别的东西躲藏在其皮囊里,代替他发出这个声音。

    “你笑什么”苏小洛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这个时候,张小侯却拉了拉苏小洛,示意她到自己的身后。

    苏小洛看到张小侯无比严肃的表情,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渐渐的往后退了几步。

    “可笑,我的士兵我的将臣我的君侯要帮我拿回属于我的都城,我为什么要阻止”方谷笑声隆隆,听上去更加的骇人。

    张小侯柳茹苏小洛都在慢慢的往后退。

    现在他们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穿上铠袍的方谷,还是借着方谷之身复活古来的古老王嬴政,无论是他那面目全非的尸鬼模样,还是他发出的变幻诡异的声音,都表明这绝不是什么善类

    “他到底是不是方谷”苏小洛低声问道。

    “恐怕不是了”柳茹说道。

    若是绝对的活人,柳茹是可以嗅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活人气息,事实上柳茹根本感觉不到这个穿着铠袍的方谷的气息。

    方谷或许觉得古老王已经死去,自己穿上铠袍就坐拥一切,但从他那扭曲的人格来看,方谷才是被取代的那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