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长老楚嘉已经连话都结巴了,好半天吐不出他想要说的。

    邪眼铜镜内,站着的哪里还是莫凡,分明就是一个有着莫凡面孔的九幽恶魔

    “那可是统领级的骷髅啊”

    “真的只是一拳”

    这家伙根本不是人类,人类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众高层惊呆了,他们怎么会想到油尽灯枯的莫凡会忽然间出现这样震惊骇俗的蜕变,刚才还在统治地位的统领级生物竟然在一拳之被击穿个彻底

    “难道传言那个唯一一个在恶魔实验中活来的人就是他”妖男忽然间想起了什么,高呼了一声。

    当初妖男和独萧帮军方收拾场面,或多或少接触了有关恶魔实验之事,不久之后便听闻有一群军法师因为滥杀无辜,强迫恶魔实验而被审判会全部处决

    妖男和独萧只知道又有人被拿去做恶魔系的实验了,并且有传言说是这个实验品活了来

    可他们绝没有想到这人就是莫凡

    恶魔系的可怕独萧和妖男是过目难忘,所以在莫凡这样蜕变后,他们立刻联想到了这项曾经被五大洲魔法协会给禁止了的实验

    “恶魔系不是被禁了吗”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恶魔系”

    “独萧,你会不会看错,兴许这是莫凡自己潜藏的一种我们没有认知的力量?!?br />
    独萧没有再说话,事实上他只是从一些特征上做了基本判断。要真说这是恶魔系能力,事实上莫凡表现出来的很多状况又与那骇人听闻的狰狞实验有极大的不同

    至少。独萧和妖男所接触过的恶魔失败品全部都面目狰狞,比众多邪恶妖魔还要狂丧。甚至是一群没有半点心智的杀戮怪物

    再看邪眼铜镜内的恶魔莫凡,他浑身上都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性与狂性,可他看上去并没有丧失心智

    “就当他身体里藏着一种力量好了,难不成你们指望他可以扭转一切吗,不要再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子上浪费时间了”楚嘉感觉忍耐到了极限了。

    管他恶魔不恶魔,无非是一个染上了病变的法师,早知道这小子有问题,更豁出那么多人的性命将他们送到煞渊里。

    “你可能不太了解恶魔系”军司陆虚在这个时候却开口了。

    作为军方高层,恶魔系的骇人听闻陆虚更有发言权。

    “我有必要了解吗。请你们认清现状”楚嘉已经咆哮了起来。

    一群无可救药的人,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人

    “你们想死,我可不想,既然你们还指望他能够从死门间逃脱出去,那你们慢慢等吧就因为你们这种愚昧,才让这座城变成这个样子,你们有骨气那就和这般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废物们一起埋葬”楚嘉一顿破口大骂。

    人一旦被逼到绝境,本性就会暴露,楚嘉可以说是将自己内心的话给吐出来了。

    楚嘉气急败坏的离开。留还在犹豫不决的众人。

    楚嘉离开,也带着一群想要独活的人离开了,这里面也有几位高层,他们不可能将自己宝贵的性命寄托在一个小法师身上。恶魔系

    真正的恶魔是黑教廷撒朗,是亡灵的最高统治者山峰之尸,这一个小小的法师算什么恶魔。连一只鬼奴都算不上

    牺牲那么多人将他们送到煞渊,这是他们高层做出得最愚蠢的决定。

    “楚嘉带着一些人离开了凌溪也跟他们走了?!弊蠓嫠档?。

    恶魔莫凡周身的火焰上不断幻化出妖异鲜艳的火羽。它们散到空气中就会很快消失。

    他缓缓抬起了目光,注视着周围剩得那些骷髅。大概还有三四千只,即便群龙无首了,这些骷髅们也会涌过来,这些没有脑子的东西根本不知道它们现在要面对的是什么

    魂影依附在身后,看上去像一匹直立起来的狼魔,恶魔莫凡长长的手指一指,霎时狼魂之影迫不及待的从他的身上分离,一眨眼间分化出无数道暗色的魂影

    “唰”

    “唰唰唰唰”

    狼影如风,它们影爪狭长,纷乱的朝着莫凡四个方向刮去,顿时爪声风声连连响起。

    看不到狼,唯有极快如镰乱舞的锋影,先是最前面的骷髅大军一大片一大片倒,紧接着是后面还未到的骷髅大军,黑色的魂影简直根本不是在杀戮,简直是在收割

    骷髅如麦穗,狼影如飞逝乱舞的刃,成百上千的骷髅被消灭,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的时间。

    魂影所攻击的范围相当广,七八百米开外那些都还没有做好任何思想准备的骷髅都被撕碎,皑皑白骨再一次躺成了一张范围更广的骨毯

    莫凡站在原地,移动的也不过是他控制着狼影魂的手指,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操纵这强大的狼魂影了,当初在洞庭湖尸臭熏天的场面便是暴虐的狼魂影的杰作

    无论是骷髅奴仆,还是骷髅战将,强大的狼魂影都只需要一爪,爪快如黑色旋风,残余的骷髅无论是三千只还是四千只都毫无意义了,当初莫凡还在四个系中阶级别时,他背后依附着的狼魂影就可以轻易灭绝成千上万的蜥颅巨妖,如今狼魂影比当初更强,就这些数量的骷髅还不足以让它磨利爪子

    倒,站着的骷髅全部倒。

    似乎还不够起劲,狼魂影擅自将比较大块的骨都切得更碎,让这些已经失去了结晶的骷髅再死上一遍。

    “回来?!?br />
    莫凡往前走了几步,连绵的骨毯踩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分化出无数狼魂的影子从四面八方疾驰而过,集体返回到了恶魔莫凡的背后,又恢复了原本依附在背后的模样,纵然有再多的杀伐没有发泄,却不敢有半点造次

    骨声作响,恶魔莫凡抬起眼睛,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空

    忽然,他所注视的地方出现了诡异的波纹,一个银色的斑点渐渐的往外扩散,扩散成了一个旋转的漩涡

    “没完没了”

    恶魔莫凡冷哼一声,索性朝着这个波震更加强烈的银色漩涡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