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们满意了吗”楚嘉指着那一堆骸骨,冷讽道。

    人已经死了,要不是有这邪眼铜镜又有谁会知道它埋在那连绵的骸骨堆中,它杀了再多又有谁知道,毫无意义

    大家都在注视着邪眼铜镜,他们看到了莫凡跌落,看到他被掩埋,看到那只统领级的血骷髅再一次朝着他迈去。

    很显然血骷髅是不会让莫凡那么轻易长眠的,它要一脚将埋在白骨中的莫凡给踩扁

    这就是顽抗的场,这和一开始就被杀死没有什么区别

    逃,这是这座城唯一的命运,别在管可笑的信念,没有什么人会去怜悯这种信念,活去才是真的,就算是抛弃那些民众活去,那总该有活的,道义在绝对的灭亡面前是最没有必要的

    “咚”

    “咚”

    骨堆在颤动,感觉脚步声都已经从邪眼铜镜之中传出,祝萧妖男左锋凌溪韩寂等人目光都没有移开,他们注视着邪眼铜镜,目睹着那只五十米高的血骨臣狠狠的往莫凡所在的位置踩去

    遍地的骨骸,可唯一一个有血有肉的就只有莫凡,所以一秒必定是莫凡的鲜血从那些白色的骷髅堆中渗透出来,鲜艳无比,鲜艳得令人痛心与肃然起敬

    “时间不多了恩”凌溪刚想说话,突然间看到邪眼铜镜之中翻腾起了一堆白花花的骨浪

    邪眼铜镜内,白色的碎骨漫天飞舞了起来,大家俯视去竟然有些看不清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隐约中。大家看到了巨大的光冕散射,照耀到了小小的天穹之中。将那片死门间的天空染成了一片妖异的血墨色,感觉像是有一轮统治了上空的邪月当空。预示着什么即将降临

    “怎么回事”祝蒙急忙问道。

    “不知道,好像有什么力量冲天而起,邪眼铜镜都受到了震荡?!币恢倍⒆判把弁档难兴档?。

    画面剧烈的晃动着,连邪眼铜镜都遭到了波及,当漫天的白骨如雪花一样掉落之后,他们这才勉强看见之前那个血墨色光冕的来源,正是那只骨臣一脚踩去的地方,也是莫凡躺的葬地

    “嗖嗖嗖嗖嗖~~~~~~~~~~~~~~”

    邪眼铜镜就类似一个瞳孔,瞳孔映着死门间整片天地。让众人吃惊的是那个妖异的光冕正肆意的席卷出一股震天动地的气息,威力强到连邪眼铜镜都出现了裂痕

    “那那是什么”裂痕铜镜内,一个浑身飞舞着烈焰的妖异之躯立在巨大的光冕之中

    那只是一个人形,可却穿着地狱烈焰之衣,朝着周围涌出去的血墨色焰舌不断的分化成一片片火羽,翩翩起舞。

    火羽并不圣洁,透着一股子邪性,更像是从魔鬼身上掉落的鳞羽,一旦飞离到很远的地方。这邪性火羽就会自己融化成空气里。

    巨大光冕踩在脚,浑身邪羽飞散,四方又有玄紫的雷电在乱舞,像桎梏着一身庞大力量的锁链披在身上。肩膀上手臂上脚全部都有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怪物”

    “莫凡呢,为什么看不见莫凡”

    人形怪物头发倒摆,修长硬直。妖异的倒扣在他的背后,他的手颀长。有锋利的爪子,整条手臂轮转着之前那些锁链一样的雷电。劈啪作响。

    脸上身上全是血墨色的祭纹,似乎还封印着一个更加可怕的灵魂,一旦释放,遮天蔽日

    “它它好像就是莫凡”独萧忽然间响起了什么,满脸错愕的说道。

    妖男与独萧互望了一眼,对于这种诡变他们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初军方一个试验品逃脱,正是他们两个负责将其捉拿回来的

    “你说什么,那是莫凡”神秘会白人说道。

    “人怎么可能变成那副样子”

    “嗷~~~~~~~~~~”

    火焰光冕荡开,狠狠的撞向了那只血色骨臣,血色骨臣都以及将脚跺去了,结果身体剧烈的一颤,猛的朝着后方弹开

    五十米的身躯连续往后退,踉跄了很久才终于平稳了来,这只血色骨臣瞳孔在轮动,它盯着那个突然间涌起巨大能量的人类,同样有些呆滞和疑惑不解。

    嘶吼声响起,极具穿透力,连灵魂都会为之颤栗,完全是来自九幽之的魔音,而这个声音正是从莫凡喉咙中传出,人类的身体中潜伏着一只被囚禁已久的恶魔

    “嗖”

    莫凡消失在了原地,就连他踩着的那个巨大的光冕也不见了。

    一秒,还在摇晃的血骷骨臣面门不到一米的位置上,一片片邪异的火羽飞散开,朵朵燃烧的过程中一个魔影从火焰中钻出,雷臂成拳,霎时粗壮冗长的闪电从四周出现

    “滋滋滋~~~~~~~~~~”

    雷臂挥出,更多的冗长闪电蔓延,壮观的雷电火光甚至窜到了一公里之外

    冗长雷电随着拳头贯穿,那只血骷骨臣依然用双臂交叉的方式来防御,但这一次雷臂的威力比陨拳强了不知多少倍,它交错的骨手直接被打穿,躲在双臂后面的骷头颅一样没能够幸免,拳穿,闪电疾驰,从前端一直飞舞到脑后,还飞逝出了数百米

    脑壳轰然裂开,藏在里面的亡灵结晶也化为了碎片。

    它魁梧身躯僵直了,正缓缓沉沉的往后倒去

    莫凡随着它垮塌的身子落,赤着的双脚踩着这头骨臣的胸膛,焦灼的电光还在他的手臂上乱舞。

    虎牙成剑齿,从上嘴唇暴露出来,躶在空气中,脸庞上全是祭纹,夸张得如一张魔鬼面具,瞳孔流转着不同的光泽,完全迥异于人类,透着绝世独立的冷漠与杀伐

    一样全是祭纹的胸膛正剧烈的起伏着,好像有无穷无尽的狂暴要从里面释放出来,莫凡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双手”,看着藏在指骨内的魔爪,看着手背上的祭纹,最后又看了一眼被自己一拳给粉碎了头颅与亡灵结晶的血骷骨臣

    “第六系这就是我的第六系吗”莫凡声音都变了,喃喃自语着。

    还以为自己体内的恶魔血脉已经彻底清除了,原来它一直都蛰伏着,就等自己拥有觉醒能力的那一天,卷土重来

    我就求点票,还有警告你们别在任何乱盟场所本乱胖,我有的是眼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