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的阶梯被雨水打得,几个泥泞的脚印促急的踩在上面。

    整座内城不仅仅是被亡灵大军给包围了,也被冷雨与黑暗困得水泄不通,人们即想要见到曙光,却又害怕它的到来。

    究竟过去了多久,谁也没有一个定论,钟楼上的时钟都已经特意遮住了,没有人愿意去守望着一个死亡倒计时。

    一对火焰的翅膀摇摇晃晃的从远处飞回到钟楼里,翅膀下那个人影几乎半跌落在钟楼平台的栏杆处,左锋和妖男看到了,急急忙忙的上去搀扶他。

    “祝蒙议员,您还好吧”左锋询问道。

    “我们输了?!弊C赡抗怊鋈?,连声音都带着几分颓然的沉重。

    “山峰之尸连你们都敌不过吗”左锋看了一眼远处,结果黑魆魆的什么也看不清,可一声又一声令人心悸的咆哮却从外面传来。

    祝蒙半躺在那里,腿部的伤令他站起来都有些困难了,他背后的火焰翅膀的残缺,雷霆铠甲更是面目全非,一位位高权重的大议员已变成了一个战败的将军,眼睛里没有了一点斗志。

    “他们如何”祝蒙问了一句。

    现在祝蒙最关心的就是莫凡他们几个,这次是出去的人很多,可真正能回来的却连一半都不到,祝蒙亲眼看到他们那批法师中实力最强的军司耀庭被那只山峰之尸给摁死在一座半山上。

    他祝蒙算是最后一批撤退的了,但他也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从山峰之尸那可怕的杀戮中存活下来。

    山峰之尸的强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甚至没有煞渊漂移,这山峰之尸都会将内城给夷为平地。

    “我扶您,您自己看?!弊蠓娼C陕姆隽似鹄?。

    祝蒙有些疑惑不解,这个时候妖男指了指旁边的谢桑,给他讲解了一下邪眼铜镜。

    “哈哈哈哈哈~~~~~~你们真是让人觉得可笑啊,竟然将所有的赌注押在那几个小鬼的身上”一个刺耳难听的笑声从上面传了楸来。

    祝蒙抬起头,满是厌恶的盯着被捆绑在钟楼下方的虎津大执事穆贺。

    穆贺在狂笑,笑得像一个已经饱餐一顿的恶鬼正偷窥别人悲伤的眼泪,奸邪狡诈,扭曲的脸上更是充满对黑教廷的那种无可救药的癫狂。

    死对穆贺来说是很无所谓的东西,他蛰伏了这么多年就只为了今天这个盛典,盛典完成,他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肉身灭亡,灵魂会带着无数的功勋遁入黑教廷的永生廷里,享受着宛如天堂神明一样的待遇

    他穆贺今日杀了这么多人,包括博城流血死去的人,灵魂全部都将遁入到永生廷里,变成他穆贺的奴隶,他的黑教廷功绩,足以令他在永生廷内成为一位国王,其他人只能臣服

    现在他什么都不要做,只要等待这具凡胎被摧毁就可以了,他会立刻升入他的“天堂”。

    “这个疯子,杀了他都不足以泄愤”妖男看了一眼穆贺,狠狠的说道。

    祝蒙没有理会他,目光注视着邪眼铜镜里。

    邪眼铜镜中出现了一片紫黑色的闪电,炫目的在大地上蔓延出了一片片霆纹,雷电狂舞之间,莫凡宛如一个孤舟在白色汹涌的暴风雨中飘摇,船身已经损坏严重,随时都会沉没。

    祝蒙看着这一幕,那双颓然的眼睛里却满是震惊之色

    “这些这些都是他杀的”祝蒙声音轻颤的道。

    “恩,他们坠入了死门间?!弊蠓嫠档?。

    “他一个人杀了这么多”

    骸骨遍地,洋洋洒洒化作了一张长长的骨之地毯,铺出了不知多远。

    而在骨之地毯的最中央位置上,一座骨山触目惊心的隆在那里,骷髅头颅骷髅四肢骷髅身躯肋骨胸骨腿骨趾骨颚骨这些凌乱的堆在了一起,赫然组成了一座骨山,森白的吓人

    身上伴随着火焰莫凡站在骨山上,那宝贵的玄蛇铠甲此刻也已经残缺不齐了,被?;ぷ〉耐凡坑幸荒ㄐ涯康南屎旎淞讼吕?,掠过眉旁,划过脸颊,正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一眼看去,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站在不平稳的骨堆山一阵风就能够将他吹落。

    换作一个意志力一般的法师,眼睛就该合上,然后自己一头栽入到这骨头堆里永远长眠。

    可他还站着,那双黑色的眼睛疲惫至极却还在强迫着自己挤出一点光芒来。

    “祝蒙,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几个脚步声在背后响起,去准备逃亡计划的高层们此时陆续回到这里集合,包括韩寂和神秘会白人也已经走了上来。

    凌溪楚嘉陆虚飞角等人已经恢复了一些,他们将会是逃亡计划中的主力,带领少部分人活着出去。

    神秘灰白人见祝蒙呆呆的站在邪眼铜镜前,知道他的心情,走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他们为我们做了很多,也为这座城做了很多,本来套计划名单上该有他们,却令他们死在了那个两千多年的陵墓里”

    “是啊,祝蒙,别难过了,往前看才是最重要的?!狈山且采侠纯砦孔C?。

    “被一支骷髅族群围困,唉”

    “他他们没死?!贝糁托砭玫淖C赏鲁隽苏饷匆痪?。

    祝蒙的话让大家愣住了。

    没死

    不可能啊,这已经过去多久了,别说是几个中阶法师了,即便是高阶法师在里面也已经死上几轮。

    “你们自己看”祝蒙指着邪眼铜镜说道。

    这时众人才重新围了上来,第一眼看到的正是祝蒙所震惊的那一座骨山

    骨山隆起,莫凡站在那里,他的手掌上还有火焰在燃烧着,无数的骷髅顺着骨山往上爬,莫凡的火焰又逐一将它们给打得粉碎。

    谁都看得出来,莫凡气数已尽了,可是当他们这些高层发现他脚下踩着的是一座庞然的骨山时,眼睛都开始湿润了。

    他还没死

    他竟然还没有死

    他们这群人早早就放弃了对他的那一丝丝期望,谁能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活在那个死门之中。

    这颗心脏的不屈与孤傲需要靠这么多具尸体这样一座骨山才能够体现得淋漓尽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