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银色漩涡将一片亡灵给卷走了”钟楼魔法协会处,神秘会白人满脸疑惑不解的说道。

    d t

    “怎么会突然间跑出银色漩涡来”众人更是一头雾水。

    现在金色结界之外不是大雨磅礴就是亡灵成海,银色漩涡又是什么

    “是空间乱流,一种可以将生命卷入其中然后抛到某个特殊地点的诡异时空之门?!焙呕夯旱乃档?。

    大家爬到了钟楼瞭望塔上,穿过内城的结界可以片漆黑的外面确实有银色的漩涡在转动,正是介于北城和煞渊之间

    银色漩涡不断的将亡灵给卷进去,被卷进去的那些亡灵很快就不知所踪,等到那突兀出现的银色漩涡消失之后,便出现了一大片空旷之地。

    “那些亡灵到哪里去了”猎人联盟长老楚嘉问道。

    银色漩涡出现的时间也算短暂,可被卷进去的亡灵数量怎么也有一两千只,相对于整个庞大的亡灵军团来说,一两千亡灵真的算不上什么,可这现象实在太过诡异了

    “如何,能不能想办法们的情况”独萧更关心的是莫凡等人。

    他们已经踏入了九死一生桥,桥上并没有铜镜,以至于他们现在都不知道状况如何。

    “应该可以,陵墓中的邪眼铜镜其实是有灵魂依附着的,它们会跟随着入侵者,刚才邪眼铜镜已经飞向了莫凡等人走入的生死桥,想来很快有了,有了,你们快谢桑急急忙忙说道。

    谢桑的铜镜内,呈现出了一个带着些许弧度的大地,由于是从高处俯视下去,整块小小的大地好像能够全部收入眼底。

    “你们什么”

    “银色银色漩涡”

    众人一片愕然,之前在城外出现的那银色漩涡竟然同样出现在了这片内天地里,更惊人的是,之前被卷走的那些亡灵正如雨一样下落,纷纷跌在了有些弧度的地面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住了。

    很快他们又在地面上显得有几分渺小的莫凡张小侯柳茹苏小洛四人,原本这片天地里唯有他们四人,其他一片空旷,可随着亡灵雨落下,上千只亡灵一下子让这一片空无变得鬼气森森

    “恐怕恐怕他们踏入的是死门桥,这就是死门间啊”谢桑道出了这个事实。

    假如是生门,那多半是出现在祭坛那里,他们几个莫名其妙掉入到了这样一个的空间中,正表明他们走错了桥

    死门间

    进入这里的人,根本没有活路可言

    “这表明他们就会活活困死在那里了”妖男问道。

    “的空间一定有出口和入口,否则空间就是死空间,无法进入。这个空间不大,似乎正好是一个内城大小,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出口很好找只是,银色漩涡一下子带入了一两千只亡灵,这些亡灵会要了他们的性命?!焙潘档?。

    “这要是换做我,一两千只亡灵轻轻松松就灭杀了。哼,我说要每个人走一座桥,这会倒好,进入了死门间,这几个小屁孩怎么对付那一千多只亡灵”楚嘉冷哼一声,言语中带着几分不满。

    “一千多只亡灵的话,以他们的实力应该能对付?!毖姓飧鍪焙蚩诹?。

    “我也觉得,莫凡实力远非是一个普通中阶法师能比的?!弊蠓嬉菜祷傲?。

    “中阶法师怎么可能应付一千多只亡灵,你当我傻吗”楚嘉已经彻底不抱希望了,整个人显得烦躁无比。

    神秘灰白人韩寂此刻神情也是凝重,死门间的出现可以说令他们已经感到几分绝望和无可奈何了,再加上一千多只亡灵为他们几个送葬

    “谢村长,这么说死门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假如他们中有一位高阶法师,想来一千多只亡灵也不是不能应付”女长老凌溪开口询问了一句。

    她同样觉得将一座城的命运交到几个年轻法师身上有些不靠谱,要是有超阶高阶随行,一切就不一样了。

    “不不不,并非是这样的。很多事物之所以有强弱,那都是相对而言,我们普通人口中所说的危险之地死绝之地在某些极强的人眼里其实什么都不是。而全能的古老王的陵墓之所以连禁咒法师都未必能够踏入,很大的原因是他的规则里,不管哪个层次的强者都会赋予他们能力之内难以渡过的难关。你们现在门间内是一千多只亡灵,那是因为他们几个实力都不算很强,可若是你们进入到死门间内,亡灵的等级和数量会是百倍千倍”谢桑说道。

    在这里的人中大部分都是超阶法师了,他们的知识要比谢桑更渊博,谢桑说的这番话其实他们很快就明白了。

    “位雄才谋略的王者不仅是亡灵系鼻祖空间系的贤者更是一位混沌系的高手啊,也不知它究竟在自己的陵墓上耗费了多少资源但不得不佩服他的智慧,哪怕过了两千多年还是令人叹为观止?!蹦晔乱迅叩囊晃焕涎д咚档?。

    能够做到像谢桑那样,创造出强者越强之境的,便只有混沌魔法了。

    异次元魔法里面,以空间系最为强大,召唤系强弱两极分化,音系偏辅助与干扰,而混沌系最为诡异莫测,本身异次元魔法就特别难研究,混沌系这种就更加复杂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古老王混沌系的掌控也是登峰造极

    “一千多只亡灵,但愿它们能够挺过去吧?!焙鸥锌?。

    “依我之见,一千多只亡灵应该只是刚刚开始他们不强归不强,可死门终究是死门,不存在有可能活下去这个说法?!毙簧2钩淞艘痪?。

    谢桑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韩寂目光更是不由自主的望向这座已经备受煎熬的内城望去,瞳孔里已经没有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