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都好像要冲澎湃的血管中涌出来莫凡全身涨得一片血红血红,再加上浑身燃烧起的烈焰,使得它整个人处在一个火山喷发的边缘。

    “噢噢噢噢”

    一声狂吼,霎时鲜红至极的烈焰形成了一个火凤形态从莫凡身上飞出,一下子窜到了前殿的天顶,烧出了一片震撼的火云

    “成功了”柳茹见到莫凡气势澎湃狂然,顿时欣喜无比的叫了一声。

    方谷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料到莫凡这家伙真的火凤冲天,从火系的中阶巅峰迈入到了火系高阶

    “星云化星河,343颗星子”莫凡激动的喃喃自语。

    整条火系星河就在莫凡的精神世界中流淌,比起之前拘谨的火系星云更加恢弘壮丽,星光连成一片,唯美的在浩瀚的精神宇宙中流淌着

    而343颗星子更是密集的在星河之中,它们一样飞逝着穿梭着其中有49颗星子是要比其他294颗星子更加鲜艳明亮,更充满活力,显然它们就是莫凡已经强化过的那49颗星子了,其他294颗还处在雏形阶段,光芒微微。

    睁开眼睛,莫凡感觉到周身飞扬起的火晕之中浮现出了一个星座的虚影,这个星座正是由343颗星子完全衔接在一起,完全描成图而成,也就是说莫凡能够将按照这个轨迹图案星架完成星子与星子之间的联系,星座孕育而生,充斥着毁灭之力的高阶魔法天焰葬礼也将形成

    然而,这个星座虚影只是一闪而逝,只看了一眼的莫凡根本无法记住它的整个轨迹与架廓,但掌握它将是时间的问题

    钟楼,一群从战场中疲惫归来的强者们围着铜镜。

    这些人已经是尽全力了,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祈祷莫凡等人这一路上顺利。

    还好村长谢桑送来了一个神奇的铜镜,可以让大家看到他们所在,否则干等着一点消息都没有,只会让人更加崩溃。

    “怎么样了”陆虚脸色苍白,身上还带着伤都不愿意去治疗。

    “铜镜能看到的范围也有限,莫凡把妖莲带到了角落,不知道在干嘛,刚才有火焰卷起,感觉有点像突破火凤?!弊蠓嫠档?。

    左锋也修火系,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踏入高阶时身上就有火凤出现,而刚才通过那光滑的地面的反射,大家确实看到了有火凤火影窜起。

    “莫凡出现了,莫凡出现了,奇怪妖莲呢”

    “是啊,妖莲怎么不见了”

    “话说,你们没觉得莫凡有什么改变”

    众人七嘴八舌,加上他们每个人身上多半带着伤,衣裳还有几分褴褛,根本不像是一群掌控着城市生死的巨头强者,而是一群乞讨难民围着什么宝贝似的

    “他们离开了,难道有出口出现了吗”左锋说道。

    “好像是,可惜铜镜看不到了,问题是那个需要禁咒才摧毁得了的妖莲莫凡是怎么将它弄死的”

    “是啊,太不可思议了”

    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在场的这些高手们要是遇到了永生妖莲,多半也无法将其摧毁,也就是说即便是他们闯入到了墓宫里,同样会被困死在前殿内

    然而莫凡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鬼法,一下子把妖莲给变没了,这让一筹莫展的众人疑惑不解的同时也异常的欣喜

    他们顺利过了前殿,按照谢桑这位村长所说,接下去就到九死一生桥了,过了桥便能够看到古老祭坛上坐着的王

    很近了,离古老王很近了,到了古老王那里一切就变得有可能,城不用葬,人不用死,甚至亡灵大军也可能退潮

    “我以为他们无法过前宫殿,毕竟永生妖莲确实太过神奇,但接下去的九死一生桥唉,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毙簧S行┝夹姆⑾值乃档?。

    洪俊死后,谢桑也相通了,他想弥补这次犯下的罪孽,这才交出了铜镜来,好让魔法协会的法师们能够知道陵墓中发生的情况。

    事实上谢桑也是前不久才意识到铜镜并非是简单的古画,毕竟他在铜镜里看到了正在攀爬阶梯的莫凡等人

    “九死一生桥是什么”神秘会白人立刻询问道。

    “要抵达祭坛血王座,就必须过这九死一生桥,这里恐怕是墓宫最诡秘之处,古老王是允许我们这些后裔进入他的陵墓,但他似乎不太容许他的血统里出现一群废物庸才,所以用煞渊来阻隔外人的同时,还在陵墓里设了这些为我们后裔者准备的考验,永生妖莲杜绝掉了弱者,而九死一生桥多半是筛选出有资格的人见他?!毙簧K档?。

    古训一直都在传承,若不揭开煞渊之谜,危居村的人始终不知道他们守护的是什么,而联系起煞渊,再联系起现在莫凡等人的经历,那一切就了然了。

    只是了然归了然,要真正抵达血王座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谢桑的话语让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他们几个的实力都算不上很出众,能够摧毁妖莲多半也是侥幸,那么到了九死一生桥,若是出现更加不可能的考验,他们岂不是全部会惨死在那里

    这恐怕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为了这场战役他们流血牺牲,他们不愿屈服于黑教廷的葬礼盛典,可一想到险而又险的陵墓需要几位年轻的法师和一位屠杀的村长去完成,便又感觉一切更加渺茫。

    已经是下半夜了,亡灵的咆哮越发凶猛,金色的结界不断的晃动着,强大的山峰之尸已经不是第一次冲击着结界,而那些迎击山峰之尸的人更是死伤过半。

    风雨飘摇的城,似乎已经很难见到下一个黎明了。

    “好消息是,莫凡突破到高阶了?!背良诺闹勇ダ?,神秘会白人突然开口说道。

    “高阶这远远不够吧”陆虚说道。

    “别人高阶那确实远远不够,但他到达高阶,一切还不好说?!鄙衩鼗岚兹顺烈髁艘簧?。

    大家只觉得神秘会白人是在自我宽慰,并没有觉得这算是什么好的兆头,聊胜于无吧,毕竟刚刚突破了高阶的法师除了魔能会更加充盈之外,星座是构架不出来的更不用说觉醒的问题了。

    “奇怪,你们刚才有没有觉得铜镜里有什么东西闪过”一直盯着铜镜的独萧突然间开口了。

    “有吗,我没太注意?!?br />
    “我也没有看见?!?br />
    独萧眉头一锁,脸色忽然间变得难看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