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灰白,一件素衣,任凭雨水打落下来弄湿头。し要看书

    神秘灰白人站在城墙一处,目光眺望着那些正在撤回的法师们,然而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杀出去容易,真正能够返回来的实在太少了,就连阶法师们都会在那群尸山尸海中陨落。

    黑茫茫的,魔法之光格外的熹微,随时都会被磅礴的尸气给吞没,他已经看到军法师队伍沉陷在了一片骷髅与腐尸的汪洋里了,光辉越来越暗。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任何魔法之光闪耀那支队伍便全军覆没了。

    再看一眼山峰之尸那片战场,闪耀起的擎天闪照耀下隐约可以看清这座山峰,但是也是在这一片苍白划破昏暗之中,神秘会白人看到某位阶被山峰之尸给杀死,具体是谁他也不太清楚。

    山峰之尸的蛮横依旧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即便他们现在想要撤离也根本毫无希望,死伤即将过半。

    “要不要出去支援”留守的一位协会人员开口说道。

    神秘会白人摇了摇头,真的支援出去的话,这座城能不能守到黎明就真不好说了。

    夜已经黑得彻底了,魔法在黑夜中卷起的光辉越来越渺小,消息已经无法再做出任何的传达了,剩下的就只有凝视着无边无尽的黑暗默默的倒数着灭亡。

    “好像是左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神秘会白人往下看了一眼,现有两名高阶法师被困在骷髅群中,他们离内城墙结界这里已经很近了

    左锋旁边还有一位穿着皮衣的男子,两人联手冲开了骷髅堆,迅的跳入到内城这里来。

    “怎么样”神秘会白人急忙问道。

    “已经成功护送到煞渊了,那里阴风强劲我们无法再跟过去,但相信他们已经跳入煞渊之下?!弊蠓嫠档?。

    “也就是说,你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神秘会白人皱起眉来。

    “恩?!弊蠓娴懔说阃?。

    什么消息都没有,这才是最令人不安的。

    “大人,有一位自称是危居村村长的人来见,他表示他好像看到了皇陵?!币幻婪ㄊΥ掖仪袄椿惚ǖ?。

    “看到了皇陵什么意思,他人在哪”

    “在钟楼”

    神秘会白人看了一眼左锋和妖男,三人刚要动身前往钟楼,却见到一位阶法师返回到了内城墙。

    妖男见到此人后,顿时欣喜不已,立刻迎了上去。

    “头儿,大块头呢”妖男扫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独萧,疑惑的问道。

    独萧没有回答,神色黯然。

    妖男看独萧的表情便知道答案了,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那只青色的巨兽死了,那可是独萧陪伴多年的召唤兽

    “你伤没事吧”妖男改了口问道。

    “还行,只是灵魂受到了一些创伤?!绷酝醵老艋卮鸬?。

    契约兽与召唤法师灵魂相连,一旦契约兽死亡就等于在法师的灵魂上重重的砍了一剑,难怪猎王独萧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猎王,你随我们去钟楼吧,华村的村长谢桑好像洞悉了有关皇陵的事情,正在那里等候”神秘会白人说道。

    “我在这里等会长和其他人,你们先过去吧?!倍老羲档?。

    “也好?!?br />
    起初莫凡以为头顶上那些是灰色的云幕,确实一抬头看上去和积云并没有什么分别,可是渐渐的他现有什么东西在积云上蠕动之后,他才浑身毛骨悚然的意识到那根本不是云,就是搅成一堆的狂尸头颅与煞鬼身躯

    “地狱熔炉里的妖魔鬼怪就在我们头顶上?!狈焦人党隽苏飧鍪率?。

    应该是空间之类的复杂问题,总之大家所处的这个天地里的云,正是煞渊中的尸和鬼,同理,他们所看到的整片天空便是熔炉之口

    而更加骇人的是,时不时会有一大片积云从天穹中跌落下来,宛如只笼罩了一片区域的阵雨忽然降下

    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尸雨

    “墓宫就在前面了,直接进去”柳茹询问道。

    前面的土地有些隆起,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古堡山道一样的石阶,再往前走一段距离便出现了白色的大阶梯

    阶梯极宽,从左到由的话都有两百多米,每一级阶梯倒是以人的步伐做设计的,可是真要爬到墓宫上还需要很长一些时间,阶梯实在太高了,抬起头望去简直是通向天空悬崖

    五人开始攀爬,稍稍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天空中的尸雨如何随机落下,都不会落到这片白色的墓宫。

    墓宫的洁白与这个污浊尸臭骸骨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倘若不是那种白的阴森令人坚信里面住着更可怕的东西,这墓宫简直是矗立在一个污浊空间的净土殿堂。

    继续往上爬,五人就像蚂蚁一样深陷在一张白色的褶皱大纸中,走不完的阶梯两旁渐渐的出现了一些石俑,它们的模样倒是让莫凡想起了自己曾经见过的一种生物。

    石俑每隔个十级阶梯就有两座,完全就是守护在宫殿前的侍卫,死气沉沉中又带着一股威严与庄重。

    “你说它们会不会动起来”柳茹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般来说会,我不觉得它们只是摆设?!蹦踩缡档幕卮?。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但凡一些诡异宫殿神秘石墓里出现了栩栩如生的雕像,那一定是会活过来的,莫凡一点都不自欺欺人

    “凡哥,你有没有觉得它们挺像白沙妖兵的”张小侯也开口了。

    “原来你也觉得??蠢瓷炽拥睦芬彩且匪莸搅角Ф嗄昵??!蹦菜档?。

    “是挺瘆人的”方谷走在前面,步伐比较快,“不过我还真想见见这位世世代代让我们守护着昆井的老祖宗?!?br />
    “但愿你们老祖宗比较好说话吧?!蹦菜档?。

    这次浩劫死的人实在太多了,人都已经麻木。

    这种麻木也令人觉得可悲,莫凡也希望能够尽快结束。

    “这里怎么挂着一个铜镜”张小侯一抬头,看见了墓宫的正门的同时,也看见了一个诡异的大铜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