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的回答让会长韩寂都愣了一下??吹?br />
    难道不是应该一番惊天动地的起誓吗

    不过,仔细一想韩寂也就释然了。煞渊之下究竟还有怎样的危险等着他们真不好说,连卢欢那种阶法师都生死未卜,他们能不能见到古老王都不好说

    韩寂转身离开了。

    无论他一身暗金色的铠甲有多威风凛凛,终究无法掩盖他的苍老和心系着一座城安危的疲惫。

    莫凡也不知道那句随缘是不是伤了他,总之煞渊就在眼前,前方的道路一片未知,从外面望去就是彻头彻尾的死亡,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冒牌的王后裔,没有地圣泉的存在自己早已经被撕成粉碎了。

    “走吧,时间不多了?!狈焦瓤谒档?。

    莫凡点了点头,刚要回答,却在一片阴风狂舞之间看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

    她好像被困在了狂煞阴风之中,宛如草芥一般飘摇,随时都会被撕成碎片

    莫凡看清了此人,心中顿时波澜翻滚。

    “是柳茹”

    “她好像承受不了阴风?!?br />
    “这笨蛋”莫凡骂了一句,声音还在阴风之中飘,他身子已经化作了一团黑色的影子快的朝着那里移过去。

    还好柳茹离得不算太远,不然她直接就被阴风漩涡给卷过去了,甭管莫凡怎么去救都不可能将她从那可怕的阴风漩涡中救回来。

    莫凡抓住了柳茹,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狂躁的力量正将柳茹死死的往煞渊中拖拽过去。

    莫凡也因为这力量一起往前滑行,方谷苏小洛张小侯见状也是纷纷冲过来帮忙,四个人几乎同时抓住柳茹,结果所有人被那股力量给拖向了煞渊。

    “小泥鳅,再来点光”

    莫凡索性直接搂紧了柳茹,尝试着让地圣泉的力量也能够将她笼罩进去。

    也多亏了柳茹身材苗条,小泥鳅所释放的那小小魂光守护本来就是一人座,这会生生挤下了一个柳茹进来居然勉强一起?;そチ?。

    吸扯之力终于消失,四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姐,不要命了啊”莫凡没好气的瞪着她。

    “我我就是想送送你们谁知道被卷进来”柳茹满脸通红,一方面是撒谎了,另一方面是莫凡抱得实在太紧了,密不透风

    “得亏我不是什么鬼王后裔,靠的是地圣泉,不然你就被撕碎了,那个会长你把我靠,会长人呢”莫凡刚打算让韩寂把柳茹给带回去,谁知道韩寂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送她回去是不可能了,一起下去吧,既然你的地圣泉能够?;に皇匾醴缢毫?,那多半跳下去也不会有事?!狈焦人档?。

    “嗯,我们赶紧走吧?!彼招÷逅档?。

    事已至此,莫凡也没得说了,不过柳茹这份心让莫凡还是非常触动的,只可惜再触动也没有用,大家能够活下来才有机会再搞别的乌七八糟的东西

    越往深渊内走,阴风就越像一个庞大的天地之漩,将这个地带笼罩在一片混沌之中,以至于茫茫的尸军团都不见了,完全像是踏入了另一个天地。

    煞渊黎明前就便会进行一次空间漂移,所以给予他们的时间大概就是一个夜晚不到,他们几人都不敢有半点的耽搁。

    只是,原本他们以为肩负着这样一个重责,无论什么艰难险阻都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可真到了煞渊之口,一眼朝着那片深渊望下去的时候,便感觉心脏一下子就跳了出来,五脏六腑全部打结一样难受,浑身都在痉挛。

    这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多半已经被这幅景象给吓死过去了用地狱熔炉来形容真的再恰当不过,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恶鬼邪魔妖物像垃圾场焚化池一样堆在一起,成海成山

    数以万计的嘶吼咆哮惨叫哭声混在一起,直穿灵魂,好像那种痛苦都已经爬满了全身

    苏小洛和方谷都是危居村的人,见惯了亡灵的他们看到这样一幅人间地狱后都是脸色苍白。

    假如这煞渊下面真的是他们老祖宗的皇陵的话,那么他当初究竟是犯下了怎样的一个罪孽才制造出了这样一个万煞之渊啊

    “方谷,你年长,你先”莫凡开口道。

    “凭心而论,我宁愿现在把自己脖子给抹了,也不想跳到这种地方。我想在这里死去的人,它们灵魂是永生永世都困禁其中的,那种堆积几千年的怨折磨着本就惨死的灵魂,这得化作多么狰狞的煞鬼,得扭曲到怎样的程度?!狈焦瓤谒档?。

    闭上眼睛往下跳这种方法根本不管用,灵魂都已经要脱离活人的身体飞逃了

    “我先吧?!闭判『罴焦群湍擦饺硕疾皇呛苡芯鲂?,最终还是挺身而出。

    终究是见过煞渊之景的男人,张小侯这第二次站在这幅地狱熔炉面前,承受能力比第一次的人要好上许多。

    当然这种好上许多是相对而言,事实上张小侯这会感觉下面那些密集的鬼怪狂尸正在狂挠着自己的头皮,估计内城少被困那么几十万人,张小侯都想打道回府了,他现在宁愿自己是之前那些作为诱饵的普通人,那样的死法简直是温泉度假

    “要不,一起吧”苏小洛提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意见。

    “行?!?br />
    莫凡还是得抱紧柳茹,即便一鼓作气的往下跳他也不敢有半点松开。

    柳茹和自己一样不是王的后裔,必须借着地圣泉那一点点魂光来形成?;?,随着张小侯方谷苏小洛三人已经一头栽入煞渊之中,莫凡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抱紧柳茹跳去。

    这个时候莫凡是没有一点猥琐之心了,贴再紧都没有,而柳茹更是跟吓昏过去没有多大的差别。

    煞渊之中有成千上万的鬼魂在飞舞,萦绕在煞渊周围的那些阴风就是从这些东西身上散出来的,每一只鬼煞都能够布置出一片跟风暴一样的阴风坟风,当上万只鬼煞聚集在一个深口,可以想象得到活物落下去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莫凡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甚至连思维都停止了,阴风无法撕碎小泥鳅的魂光?;?,但怨念却直接洞穿了一切,传递到脑海里记忆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