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得好,凌溪长老”韩寂心潮澎湃的喊了一声。

    自从成为了钟楼魔法协会会长,韩寂自己也没有怎么经历这样血脉扩张的妖魔战争了,周围杀不尽的妖魔,身边无畏强大的战友,这让韩寂回想起当年在海岸线与大海之妖厮杀的情景。

    “为了古都”那黑影赫然是一位美妇,腰间细着一缕青色的丝绸,迎风飘扬而起的头发与丝绸写意着她唯美的杀伐之心,可以想象其年轻时候必定风华绝代。

    这位就是猎人协会的长老凌溪,地位比猎王还要更高,她虽然也在断头计划当中,可这并没有影响她杀出一片血路的决心。

    风,这是真正的风之奥义,张小侯便是主修风系的法师,这是他第一次身临其境在一个磅礴壮阔的风系超阶魔法之中,那千道风刃组成的震撼杀阵,那凝聚于双手一落而下劈开大地的屠风斩,一直以为风就是轻盈,就是闪躲,就是干扰,可面对这样一个杀伐风阵风斩,张小侯不得不对风系有了一个更高的定义

    真正的风系法师,那是方圆数百米绝不留活口,无处不在的风之刃将断去敌人的头颅

    这种境界,让张小侯无比触动,眼睛里满是神往。

    “两翼守护,全速前进”韩寂声音传遍每个人的耳中。

    命令下达,顿时绽放着不同魔法光芒的法师军团们分别出现在了禁卫法师方阵两翼,这群人或许做不到一个魔法便卷起成百上千的伤亡,可他们每个人的星轨星图同时亮起之后,必定可以组成一个威力媲美超阶魔法的魔法暴雨,轰炸着从两侧涌过来的亡灵海浪线

    前方是一片骸骨,禁卫法师方阵全速前进,长老凌溪劈开了很长的一条道路,令禁卫法师方阵畅通无阻。

    而水花天幕结界并非是固定防御,它们会随着魔法师的挪动而紧紧相随,于是这水蓝色的瀑布结界笼罩着莫凡张小侯方谷苏小洛四人持续前进,哪怕有一些漏网之鱼想要冲进来也都会被水花天幕给弹开

    “尸,尸群来袭”

    不知哪位指挥官的声音响了起来,回荡在这法师军团上空。

    莫凡等人已经前行了近一公里了,这段与内城墙的大地上全是残骸,壮观得令人窒息。

    很显然这还不够,刚刚屠过了一片骷髅群,庞大的腐尸军团也终于出现了,它们之前已经被那些自愿者们吸引到了小门处,也不知是自愿者们已经死尽了,还是有更高智慧的尸物察觉到了这边才是人类主力,已经号令群尸攻来

    尸数量最为庞大,所以才构成了整个亡灵汪洋的黑色,它们一旦袭来必定形成涨潮之势将它们这群人包围成一片孤岛,就连返回到内城的道路都会被断去。

    “山峰之尸在号令,群尸来了,全体迎战”那名指挥官显然是心灵系的法师,确保全部人都可以听见他的心灵之音。

    目光扫去,浩浩荡荡,黑色恐怖的黑色狂潮明明还隔着数百米却已经有铺面的感觉,光系法师们好不容易净化掉的死气瘴气却因为这群狂尸的蜂拥而弥漫过来

    “尸毒,尸毒风暴”

    腐尸军团未到,尸毒风暴已然盘卷过来,那空气里充斥着的毒雾已经化作了风暴,正迅速的吞没掉人类法师军团

    轰隆声震得内城摇摇晃晃,金色结界内,人们遥望着法师军团,眼睁睁的看着这支队伍被尸毒风暴给彻底覆盖

    黑色,一片黑色,连魔法光芒都看不见了,更不用说是那些身形渺小的法师了,好像有一只通天毒兽一口将所有的突围者全部吃进了肚子里,黯淡死寂得令人心灰意冷

    “就就这样覆灭了吗”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腐尸?!?br />
    “终究是这个结果,出结界便死路一条?!?br />
    留守的法师,等待希望的人们,刚才还抱着信念的他们一下子寂然无声,想哭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小门处是一片鲜血淋漓尸横遍野,北门外的战场又一下子消失在尸毒风暴里,留给全城的人一片错愕。

    “有光,你们看,有光亮起来了”站在城墙上的一位军法师突然间大叫了起来。

    “真的有光尸毒风暴在减弱,哦不在消散,尸毒风暴在消散”另一位法师高昂大吼。

    很快城墙上越来越多人看到了神圣的金色光辉在尸毒风暴中绽放,简直是数万柄金色百丈之剑刺穿了一个毒兽的身躯,毒雾风暴被驱散开,被打得一片澄清

    金光与乳白光交替,一下子照耀出了那群突围法师们的身影,紧接着密密麻麻的星轨星图星座在战场处组成了一副最为瑰丽最为振奋人心的魔法之阵,光芒通天彻地,气势磅礴狂然

    “他们没有事,尸毒风暴被光系法师驱散了,他们在反击”

    这个声音先是从城墙处嘹亮激动的响起,紧接着声音又此起彼伏的在内城中响起,并且快速的传遍了城市每个街道,每个避难所。

    有大部分人没在城墙,所以他们看不到这人类与妖魔之间的厮杀,但他们在听着,心更是在悬着,每一个用最为原始嘶吼方式传来的消息都会令他们心脏剧烈的跳动,或紧张的窒息,或昂然的跳动

    杀出去,狠狠的杀出去,茫茫尸海又怎么阻挡得了人类文明的捍卫者,纵然亡灵数量是法师们的十倍百倍,那也绝对浇不灭法师们心中被侵犯城市的怒火

    “法师万岁,法师万岁”

    “法师万岁法师万岁”

    这一刻,法师就是人们的信仰,在亡灵肆意屠戮,在亡灵践踏家园时,唯有法师可以将这些邪魔诛杀

    看到无数的残骸,看到法师军团越行越远,那被囚禁在内城的屈辱好像随着这场厮杀彻底宣泄了出来,没有人心甘情愿被这样蹂躏,被这样剥夺,就算节节败退,就算沦陷半壁江山,人类法师必然复仇

    就是这份不屈,就是这条法师们踏开的道路,便令人们热血飞扬,让人荡气回肠管它能不能通向曙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