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寂全程?;ぷ拍舱判『罘焦热?,现在希望就落在了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假如他们在跳入煞渊的过程中就彻底灰飞烟灭,那内城也将随之灰飞烟灭??吹?br />
    走入到安远门,金色的结界想必起最初的时候已经黯了许多,呈现的是褐金色,可以看到数以万计的亡灵吐出来的瘴气如暴怒的海潮一样扑打过来,拍打在金色的结界和内城墙上

    城墙总是在颤动,金色的结界更因为一波接着一波的亡灵撞击而摇晃。

    亡灵之气扑面而来,隔着结界都令人肝胆俱裂,若是真的身处其中恐怕这些亡灵军团的吐息风暴便足以令人粉身碎骨吧

    莫凡再一次目睹这样密集到令人头皮麻的一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亡灵军团已经如此恐怖,真的到了那黑色地带煞渊,还敢跳下去吗

    “奇怪,怎么还有普通人”方谷微微皱起了眉头,指着正在往这个方向上涌过来的人群。

    那是一群主要由男人组成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在军法师们的带领下抵达了北城。

    天已经完全黑了,照明昏暗勉强能够看清他们阴沉着的脸庞,他们步伐缓慢,甚至有些人神情木然,宛如一群死刑犯人正在走上断头台。

    “为什么把这些普通人唤来,难不成让他们也跟着我们出城”苏小洛满脸惊诧的说道。

    “确实如此?!鄙衩鼗岚兹丝诹?。

    “那不是令他们去送死吗,那么多的亡灵,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他们屠个干净”张小侯立刻叫了起来。

    “他们会先从小门出城,吸引亡灵的注意力,紧接着法师团才会带着你们从北门杀出,直达煞渊?!鄙衩鼗野兹怂档?。

    “天啊,这就是把让他们去喂亡灵,你们怎么可以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这和黑教廷有什么分别”苏小洛惊叫了起来。

    “是啊,?;に鞘俏颐欠ㄊΦ囊逦?,这样将他们推向亡灵”

    耀庭军司听到几人的愤议之声,却走了过来,开口说道:“我们没有下达任何命令,也没有强制他们入伍,是他们自愿的?!?br />
    “自愿难道他们不知道出去就是送死”周敏说道。

    “他们比你们更清楚这点,我们公布了煞渊的事实,也告诉他们黎明之前这座城便会沉沦到地狱。我们这些法师一定会不惜性命的来做这最后一搏,同样我们也希望有自愿者,以他们肉躯吸引亡灵大军的注意力,好让你们可以成功进入煞渊他们的身体会被亡灵啃得面目全非,他们的头颅会被狠狠的摘下来,他们的血会被吸食个干净,可这一切也将生在他们的亲人和孩子身上,所以便有人会选择做这亡灵诱饵,人数甚至比我们想象得多?!本疽チ成纤嗬湮薇?。

    法师可以死亡,那么普通人就不能死吗

    耀庭承认这个方案惨无人道,所谓的自愿也是让民众们别无选择,可这条通往煞渊的路一定血流成河,法师们牺牲的只会更多

    “对不起,我将你们和黑教廷相提并论了?!彼招÷宓妥磐?,声音低微。

    “我本可以不必告诉你们这些,但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这条路是用多少生命铺出来的,我需要你们拥有的不仅仅是不惧死亡的无畏勇敢,还需要肩担百万人城的真正决心,牺牲并一定是伟大勇敢的,死更是一种解脱和不负责的行为,活着,忍着拼劲一切去做到它,这样你们才值得我们钦佩与感激”耀庭军司声音雄浑有力的道。

    不要随便把死亡挂在嘴边,那是懦夫

    每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力,但也有死亡可以选择

    夜才刚刚降临,黎明还很遥远,无论是选择死去,还是选择活着,没有明确的伟大和渺小之分,只是做出任何选择的时候冷静的想清楚,自己的背后是什么。

    北门靠近东面有一个小门。

    自愿之人形成了长长的人潮,正聚集在了小门处。

    站在北城门这里可以看见那紧闭的小门打开了,可以看到有一位阶法师当其冲,直接杀出了金色的结界?;?。

    这位阶法师身上闪烁着紫色的电光,雷霆之力将小门外那一片黑压压的亡灵军团给扫出了一片空旷。

    紧接着穿着军衣的军法师团冲了出去,他们踩在也不知是否死透的亡灵尸体上,不停的朝着亡灵大军之中抛出魔法,魔法之光冲开了亡灵们的黑色吐息,勉强在一片黑色之中绽放出了一点光泽。

    很快,自愿人群也冲出了安全结界,他们站在那片法师们清扫出来的空地上。

    他们穿着衣裳,他们有些打着精致的领结,他们有的英俊高大,有的其貌不扬,可在亡灵眼中全部都是飘着香味的肉

    随着人群增加,那活人气息一下子引得整片亡灵汪洋都沸腾了起来,可以看到黑茫茫的亡灵潮水往小门位置狂涌,贪婪的腐尸们甚至趴着它们同伴朝着小门这片区域扑去

    “不是所有人都被吃掉,对吗”苏小洛脸色煞白的说道。她很想转过头不再去看那血淋淋的画面,可她强迫自己看着,她也决心跳入煞渊,她需要知道自己肩有什么

    “顺利通过这片亡灵区域,军法师会立刻护送他们从小门退回,会死很多人,但法师居多,主要是借助自愿者的数量和形成的活人气息,这样才可以稍稍拨开厚厚的亡灵墙?!鄙衩鼗岚兹怂档?。

    莫凡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坚强之人,可看到这群人纯粹的为开路做诱饵,看着一个一个鲜活的人被四分五裂,看着鲜血涂满了城墙,他感觉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这用血肢体涂出来的死亡之景却恰恰表明了这座城人们活下去的决心

    怎么敢辜负

    调节了一下心情,莫凡目光重新放在了面前。

    前方厚厚的亡灵军团确实散开了,前行度足够快的话,这可以令他们直闯近一公里。

    “全体煞渊之队准备”会长韩寂的声音忽然间飘扬在了这整座风雨城楼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