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渊正在一步一步往内城接近?!辈坏饶潞乜?,莫凡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莫凡的这句话更在众人心中卷起了巨大波澜,仿佛五脏六腑都被冲碎了

    煞渊,正在接近内城

    祝蒙第一个反应过来,回想起煞渊之前出现的那几次。

    第一次在沙惘河尽头,也就是古都的西面,相隔六七百公里。

    第二次出现在咸池,那里已经是危居村的地方了

    第三次在北外城三十公里,离城市仅仅三十公里啊

    而这一次,直接出现在城中,尽管北城区已经被亡灵汪洋给吞没了,可煞渊确实在一步一步接近

    一旦这连骸刹冥主都可以轻易泯灭的煞渊在这座容纳了百万避难者的内城出现

    祝蒙浑身剧颤,那双瞳孔扩大到要爆裂了,他已经不敢想象这个画面了

    “下一次煞渊空间漂移,便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无论是这满城跟蟑螂老鼠一样多的普通人,还是你们这些一个个高高在上的法师,全都得死,全部得死

    “哈哈哈哈,盛典,到那个时候便是我们教廷盛典最隆重,最辉煌的时刻,而我们撒朗大人也将迎着这个盛典冠冕成神,所有人都将臣服于撒朗死神大人脚下,臣服于他的伟大智慧与创造”

    虎津的狂热癫狂与整个钟楼法师们沉寂与绝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煞渊,原来这就是黑教廷接下去的计划。

    难怪张小侯会在煞渊那附近看到穆贺,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经营的面对这样一个情景,还有人会不觉得撒朗和他的手下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吗

    这个撒朗,真的是一个死神,创造死亡的黑暗神明

    生命在他眼中已经连廉价都无法形容了,一座千年也不过是举办盛典的场地,遮天盖地的亡灵大军簇拥着他登上阶梯,再以满城数百万人,魔法协会众多至尊法师的绝望与死亡,作为最鲜红的地毯,让他踩着这死亡鲜血凝聚成的地毯走上阶梯,凌驾于这旷世葬礼之上一举封神,让整个世界都要为他的手段与辉煌颤栗起来,臣服下来

    盛典,这是黑教廷撒朗封神的盛典

    煞渊何其可怕,可终究会有撒朗的心可怕吗

    站在钟楼上,黑教廷虎津大执事已经面向北面朝拜了起来,那份荒谬的虔诚令人无言以对,但更令所有人为之心灵崩垮的是,这个心比煞渊的撒朗,这个用这场盛典来告诉这个世界他撒朗之名的死神就在这里

    韩寂后悔了,他死灰一般的心开始后悔。

    断头计划执行的话,这百万人城覆灭,撒朗也就此覆灭这个人,让人连恐惧的余地都没有,真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神

    然而,现在后悔又有何用

    亡灵汪洋包围内城,煞渊恐怕会在下一个黎明前出现在内城正中央,小小的内城将全部被这个地狱熔炉给吞噬,包括百万城人

    泪狂乱的落下,韩寂颓然的跪倒在地上,一代魔法天骄在此刻彻底变成了一个无助的老头。

    “撒撒朗,你想要什么都拿走吧,但我韩寂,恳请恳请你放过这一城的人?!焙派舳荚诜⒍?。

    堂堂钟楼魔法协会会长,一身的绝世魔法好像泡影,只剩下这样一声的哀求乞求。

    众高层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韩寂,从来不向任何黑暗势力妥协的韩寂竟然做出这般举动,向黑教廷求情,向红衣主教撒朗跪倒,那是心已经被踩到了何种低廉,那是精神要决堤到怎样凌乱的程度

    神秘会白人站在那里,满眼空洞。

    原来自己根本没有接触到黑教廷的真正计划,原来自己输得这般体无完肤

    古老王的陵墓在煞渊之下,无法阻止。

    煞渊也将空间漂移到内城,整座内城墙城要被拖拽到地狱深渊。

    所谓的一丝希望,便是让所有人不再心存一点希望,做好成为黑教廷盛典的一抹血色的觉悟。

    神秘会白人一眼扫过这些被释放的高层,每一个高层脸上都和大家一样的绝望木然,可他很清楚其中有一个人在心底已经笑得肆狂,笑得如魔鬼一脚将这座城踩在黑色铁环脚下

    “没有用的,会长?!鄙衩鼗岚兹嘶夯旱母∑鹆撕?。

    假如撒朗真的要践踏魔法协会数千年的威严与尊严,那他已经做到了。

    正如虎津大执事那番狂语一般,撒朗是要封神,要成为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的死神,就必须绽放这个盛典,也必须要全城覆灭。

    这个盛典,不知谋划了多久。

    黑教廷所挖掘的秘密,远比他们魔法协会知道的还多。

    他们懂得危居村的秘密,知道博城与危居村的关系,知道煞渊的秘密,更知道如何操控煞渊

    等死,真的就要等死了吗

    神秘灰白人扶着韩寂,他目光不停的扫视着那几位被释放的高层,可这又哪里可以看出破绽。

    更何况,在知道所谓的软禁其实就是集体处死,那几位高层真的还会束手就擒吗

    每个人都有求生渴望,即便现在让禁卫法师将这些抓起来处死,奋力反抗做最后拼杀的那个人,未必就是撒朗,反而自己人打个两败俱伤。

    就在神秘灰白人万分绝望与怒不可止时,一名禁卫法师缓缓的走来,交给神秘灰白人一张短短的纸条。

    神秘会白人将纸条打开,当他看到上面有一个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符号后,眼睛稍有些晃动

    此人终于带来消息了

    神秘灰白人快速的,脸上的神情也随着上面写着的文字而一点一点的改变,最后双手竟然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希望,这一行字才是真正的希望

    神秘会白人目光一下子锁定了方谷莫凡张小侯等人,但一考虑到撒朗还在其中,于是立刻在韩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韩寂空洞的眼睛也有了一丝神彩。

    “当真此人可信”韩寂问道。

    “绝对可信”神秘会白人非??隙ǖ乃档?br />
    “可是,他们真的能做到吗”韩寂说道。

    “别无选择了,必须放手一搏,希望再渺茫那也是希望”神灰白人异常坚定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