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莫凡真的以为这个虎津大执事疯了,本身自己就不应该觉得这些丧心病狂的东西会真的想谈判什么的??吹?br />
    但是,当他顺着穆贺那狂热的目光望去的时候,莫凡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

    天空中是卢欢与骸刹冥主在战斗,不断有震动空间的能量之波肆意席卷,可就在它们战斗的那片空间里,空间开始剥落

    正雨水朦胧的空间宛如被吞噬了的墙纸,竟然生生的剥落了

    剥落的地方裸露出了一片混沌,像是一个突然间涌现出来的黑洞,但里面又有除黑暗之外的东西。

    空间剥落与扭曲,混沌黑洞慢慢的扩大,从最初的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的扩大成了天空之下的一个斑痕

    从他们这里看过去是一个斑痕,那么在那一片天幕下恐怕就是一个惊人的空层了

    扭曲的空间一直通向了云端,原本浓密的云竟然也出现了一个空洞,一眼望去非常醒目,简直就是天都缺了一块

    “那是”韩寂那双深陷的眼睛都快要从眼眶中挤出来。

    祝萧站在莫凡附近,他们两人同样震惊的望着那里,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

    扭曲的空间渐渐的下沉,那黑色的空斑也在扩大,渐渐的化作了一个黑色混沌的漩涡,搅动着撕扯着

    对应着的空间轴位置的地面,大地猛然间沉沦了下去。

    在那里其实已经铺天盖地的亡灵了,可随着大地沉沦,数以万计的亡灵竟然全部跌落,从钟楼这里都可以看到那些黑色的亡灵化作骤雨跌落

    沉沦的大地之坑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完全就像是通往地狱的入口正在缓缓的张开,又像是某个巨大骇然生物的食道裸露出来

    鬼哭尸哮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最寒人灵魂的鬼音从那个突然间出现的沉沦之坑中传了出来,那是几万只可怕的恶鬼同时出的凄惨叫声,完完全全就是最真实的地狱传来的哭音,带着绝望,带着怨念,带着至深的痛苦

    虽然没有看到坑下的情景,但从那盖过亡灵大军的滔滔怨啸便能够想象得到那下面究竟有什么

    “煞渊”

    不知道是谁出了一声惊呼,霎时一种不寒而栗传遍了所有人,四肢颤,头皮麻

    地狱熔炉

    那里尸山遍地,那里骸骨为土,那里鬼飘荡庞大如云气

    那就是传说中的黑色地带煞渊

    怨气死气庞大到扭转着空间,几乎所有法师都相信,那是通往地狱的入口,那下面就是一个真实的地狱

    所有人的眼睛都好像已经被黑洞给吸住了,没有半点神魄。

    可虎津大执事的笑声依旧尖锐的在大家耳边回荡着,狠狠的敲打着大家那已经饱受摧残的心灵。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想要知道的答案最伟大的亡灵法师,他将自己的陵墓放在了那里,那是一个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你们尽管去和他商榷吧,哈哈哈哈哈”穆贺狂然大笑的叫道。

    他的面容因为他的笑容已经渐渐狰狞了,可他的眼神却狂热虔诚的凝视着煞渊,甚至还带着几分欣赏世界最唯美星空的激动。

    “你是说古老王的陵墓在煞渊内”神秘会白人惊恐万分的说道,即便蒙着脸,都可以感觉到他面目肌肉在抖动。

    煞渊,竟然是煞渊

    “天啊,那是人进得去的地方吗”

    “黑色地带,那就是人类禁地”

    钟楼之上那都是阶级的法师,此刻他们在煞渊面前表现出来的怯弱竟然和那些避难无助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难怪会有恃无恐,难怪穆贺会将这个东西作为交换撒朗性命的条件,事实上即便告诉了他们又能如何,难道这里真的有人可以从煞渊中活着走出来

    没有人,这里最强的韩寂都做不到。

    “卢欢和骸刹冥主好像被煞渊吸扯住了”不知是谁突然间大叫了一声。

    钟楼一片哗然,刚才震惊煞渊的出现,竟然忘记了卢欢和骸刹冥主其实就在煞渊上方的混沌漩涡之中啊。

    之前的黑斑已经扩大为了一个真正的空洞,可以看到有空间漩涡纹在无比缓慢却充满力量的搅动着,卢欢和骸刹冥主同时被这股力量给抓住了,他们几乎同时想要脱离这片空间,但是他们的身躯却渐渐的被吸扯到下面的地狱熔炉里

    那可是一位极强阶法师和一位骷髅君主啊,连他们都逃不过那黑色禁地之力吗

    心悬起,连满城的人都在注视着卢欢,然而他们心中的法神却一点一点被拽入到煞渊里,宛如一个无力的人踩在了一个巨大的泥潭中

    莫凡内心巨浪滔天,他睁大眼睛,本以为强如卢欢这样的法师一定可以挣脱出来,可最后是卢欢与骸刹冥主双双拖入到地狱入口里。

    他们一坠入,煞渊又好像扩大了几分。

    莫凡死死的盯着那里,还带着一丝希望,希望卢欢能够从煞渊中冲出来,可这期望的并没有生。

    卢欢坠了下去,骸刹冥主也坠了下去,煞渊之下根本不分人类还是亡灵,骸刹冥主惧怕正是因为它也会在下面化为乌有

    寂静

    天地突然间一片寂静,好像所有的音波都被那可怕的空间漩涡给卷入到煞渊之底了

    茫茫雨幕,连绵厚积的云海。黑色亡灵军团,弥漫铺盖到地平线。

    而就在这灰的天和黑色的地之间,一个宛如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空间漩涡与炼狱煞渊震惊骇俗的出现在那里,无法理解的画面,更是噩梦之景淋漓呈现

    “对了,作为我们黑教廷的诚意,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你们可以把剩下的高层都施放了吧”虎津欣赏完这样壮世景色之后,嘴角勾起了笑意。

    韩寂已经被什么冻结了,下达命令的时候都好像魂魄不在。

    禁卫法师们施放了其他高层,6虚凌溪李于坚等人6续恢复了自由,可是当他们看到这末日噩梦之景后,便感觉这里不比地狱好多少

    你们乱叔乱胖乱大大好久没刷存在感了,今天要怒唰一下,知道为什么吗

    今天遇见一个看我书的人,可他竟然不知道作者是谁,不知道作者是谁,不知道作者是谁

    你们能明白我大乱当时急于表现逼格都已经挂起来却一下子被打得体无完肤的心情吗,能明白吗,能明白吗

    给我记住了,你们看的书是乱写的,乱写的,乱写的

    啊啊啊,气死我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书友,当天就断更还有王法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