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看了一下天色,心仿佛也随着那渐渐到来的暮色沉了下来。

    原来天又要黑了。

    亡灵们因为九幽之露而在白天出现,但事实上白天仍旧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了一些阻碍,一旦入夜,亡灵会变得更加狂暴

    可是,为什么穆贺要说这座城撑不过今夜

    安全结界怎么说也是凝聚了无数魔法师的力量,即便亡灵君主全面袭来,这金色的钟楼结界也还能够支撑几天吧

    难不成他们黑教廷的大计划今夜就会执行

    那究竟是什么计划,即便是强如山峰之尸这样的生物,也一样会有像韩寂卢欢这样最顶尖的魔法师去与之抗衡,即便有肉丘尸臣,有其他强大亡灵,那也还有禁卫法师存在,他们始终站在内城墙那里,用他们的魔法守卫着这座城。

    一夜便让内城覆灭

    不可能,除非秦王嬴政立刻复活,同时秦王嬴政还必须拥有超越君主级的实力

    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君王真的可能还具备着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你引我出来,无非是想知道撒朗究竟是谁,事实上我这次来见你,正好需要你帮我牵线搭桥?!蹦潞鼗夯核档?。

    “你觉得我会帮你吗”莫凡说道。

    “那随便你,你让穆白传话给我,正好我也要你帮我传话给韩寂那老头。哦,地圣泉的事情,我赌你没有,更何况我刚才说了,天一黑,地圣泉也就没有用了,这座城撑不过下一个黎明?!蹦潞厮档?。

    一阵夹杂着雨水的冷风袭来,让莫凡有些看不清穆贺的身影。

    穆贺这番话让莫凡一下子心坠谷底,似乎知道了虎津大执事就是穆贺也毫无意义,穆贺根本是有恃无恐,甚至莫凡相信以这家伙表现出的狂热与神经病,即便拿下了他,他也不会说出撒朗是谁

    这招棋,只是引他出来,而穆贺更是顺水推舟,那么他需要自己传的话又是什么

    谈判吗

    黑教廷要和魔法协会谈判

    现在黑教廷占尽了优势,已经将无数人拖入了地狱,让整个内城被亡灵汪洋给包围,那么他们究竟要谈判什么

    难不成,他们已经知道了断头计划

    他们想救撒朗

    “你们想救出撒朗”莫凡冷冷的问道。

    “你还蛮聪明的啊。没错,我们要救出撒朗大人,可惜韩寂似乎已经决定错杀十人,不放过一个了,这种丧心病狂的做法实在令我们都觉得不寒而栗,不得不说,那家伙这一招用得非常好。我们不能让撒朗大人死去,我需要你传话给韩寂。你帮我告诉他,取消断头计划,我们会给这座城一丝希望否则,我们撒朗大人殒命,绝不是那其他几位无辜高层做陪葬,陪葬的将是这整座百万人城,这些人绝活不过下一个黎明”穆贺声音冷如狂风袭来。

    百万人城陪葬

    这一句话吐出来的那一刻,莫凡心已经在剧烈的颤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黑教廷真的做得出来

    “你觉得韩寂会愿意跟你们谈吗,你们屠了这么多人,他们凭什么要相信你们给出的条件”莫凡说道。

    “他们会相信的,因为我会告诉你们秦王皇陵的位置”穆贺非常自信的说道。

    穆贺见莫凡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脸上露出了那如当初一样不屑的笑容,不等他回答的接着说道:“莫凡啊,莫凡,在庞大的教廷面前,在这个伟大历史性的盛典之下,你扮演的也不过是一个传信人的小角色。你别别无选择了,老老实实的去给我传这个口信,不然这最后一丝希望也会断送在你手上”

    穆贺语气带着命令,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莫凡没有跟他傲娇,现在他们手上捏着的人质确实数量太庞大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抛出的筹码正是古老王皇陵的位置

    钟楼魔法协会巨钟之下,莫凡韩寂灰白神秘人张小侯周敏穆白方谷等人都站在了这里,除此之外禁卫长王岂审判长石峥军司耀庭猎者联盟长老楚嘉也全部都齐聚巨钟之下。

    禁卫法师穿着紫色的衣裳,排排伫立,威风凛凛。

    禁卫法师统一听从韩寂的调遣,所以现在掌握着最庞大魔法军团力量的正是魔法协会会长韩寂。

    禁卫首席卢欢倒是没有出现,他需要坚守他的岗位,毕竟骸刹冥主已经在袭击金色结界了。

    事实上,山峰之尸同样逼近,马上就到了禁区。

    而山峰之尸一旦靠近,断头计划也将执行,所有被软禁的那些高层也将就此丧命。

    “人来了,好猖狂,竟然直接穿着蓝色执事风衣”审判长石峥目光望下,从高高的钟楼上便发现了一个穿着蓝色遮雨皮风衣的人缓缓的走了上来。

    他就是孤身一人。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他手上捏着百万人的性命

    穆贺如约而来,他甚至连一个面具都没有戴。

    如此隆重的盛典已经举行,一切的伪装也毫无意义了,他穆贺也总算可以用真面目示人,他甚至享受着摘下面具,成为一个人人惧怕的死神时刻。

    他走上了阶梯,周围满是禁卫法师,顷刻间便可以将这个黑教廷大执事给化为乌有,但韩寂没有下令之前,谁都不能轻举妄动。

    “张小侯带来了”穆贺走到了众人面前,脸上带着一个嘲讽之意的笑容。

    张小侯就在韩寂身旁,神秘会白人同样冷冷的盯着穆贺。

    或许他们两人都觉得这一幕实在荒唐,明明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就在他们面前,却不能立刻将他处决,甚至他们已经绝望落魄到要和黑教廷的人谈判。

    穆贺一眼扫到了张小侯,这才开口道:“他被我的忘虫吃掉了一部分记忆,事实上只要他完全想起来,那么不等他吐出半个字,他就已经死了。我会把秦王嬴政陵墓的位置告诉你们,你们可以等他服下这枚解药后与之对证,由此判断我说的是真是假。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把几位无辜的议员长老军司给放了?!?br />
    穆贺再提到无辜这两个字眼的时候还特意语调奇怪,仿佛是为了怜悯那些被滥杀的人才这样做的

    魔法协会一项拥有最权威的审判权和处决权,从未被逼到这种绝境过,他们真的太低估黑教廷的力量了,这是一个巨大惨痛的错误

    偏偏黑教廷又好像是故意要让高高在上的魔法协会生不如死,如此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狠狠的扇打无能的他们的耳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