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下手”薛藏问道。

    “万一是个圈套呢”

    “你不相信穆白”

    “相信我为什么要相信他。他又没有接受过教廷的洗礼?!?br />
    “那您说怎么办,撒朗大人又一直不愿意和我们联系?!毖Σ赜行┳偶钡?。

    地圣泉的出现确实对他们来说太致命了,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那是比昆井之水更加精华的东西,他们当初处心积虑想要得到也正是因为地圣泉比昆井之水更有效,谁知道当初博城没有留下的隐患到今日变成了一个重要的障碍

    “这可能是一个圈套,不过即便是一个圈套我们也得去验证他的真实与否,一旦那小子手上真的有地圣泉,我们就得将撒朗大人给救出来?!被⒔虼笾词滤档?。

    “那派谁去”薛藏立刻问道。

    虎津大执事笑了笑道:“要完成我们伟大的盛典,那么要有牺牲,谁都是如此,我也不例外?!?br />
    博物馆坐落在钟楼南面,这间古旧的场馆存放的并非是一些古物文献,而是证明着中华数千年魔法文明曾经的辉煌。

    灾难到来,古物和文献已经提早的存放到了仓库里,有些东西的存在确实无比重要,哪怕灭亡了也要保存

    博物馆很大,大厅博物馆便宛如一个古老的宫殿,穹顶高达十五米,立柱耸立。

    博物馆内一样成为了避难所,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相比起街道的冰冷与潮湿,这里简直就是所有避难者的天堂。

    人声鼎沸,莫凡等人抵达这里的时候便有些后悔了,万一在这里与黑教廷的人发生战斗,很多人都会遭到波及,得想个办法把人全部驱散到别的地方。

    然而令莫凡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刚到博物馆没多久,便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塞了一张纸条给他,让他一个人到博物馆馆顶上

    看到这纸条,莫凡便明白对方恐怕有恃无恐了,但他还是选择去见一见这位虎津大执事

    整个博物馆顶部都铺盖着砖瓦,檐角飞扬,宛如一个过去金璧辉煌的联排宫殿

    雨水打在上面,顺着砖瓦留到了檐角的一个凹槽,凹槽如溪,化作了一束小瀑布,从龙头檐角那里浇灌到地面上,正好落入到下方的水池鼎内,远远望去便像是四条褐龙趴在博物馆四面檐角吐出水柱

    博物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避难场所,下面人满为患,也只有这穹顶飞檐处还算清净,只是冷雨不断的从空中打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击打声。

    莫凡站在其中一个飞檐上,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灰色雨衣。

    从他这里可以看到这座正浸泡在雨幕中灰蒙蒙的内城,挤满的全是捂住的人。

    而再往远处眺望一下,掠过内城墙,黑色波澜壮阔的亡灵军团围堵在四周,完全看不到尽头,体型小的密麻成黑色的点,体型庞大的便如巨人正俯瞰着玩具一般的成型模型

    山峰之尸,它已经很近了

    莫凡坐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它耸立到雨水云层中的身躯,还有从云层中投射下的那一对如冷月般的目光。

    “莫凡,好久不见啊。你老爹莫家兴近来可好啊”一个声音从莫凡背后响了起来。

    莫凡缓缓的转过身,发现这屋檐顶上已经多了一个人,他一样穿着一件雨衣,细雨打在他的身上,朦胧的勾勒出了他有些高大的身躯轮廓。

    雨衣兜帽下,那是一张浓密眉毛和胡须的脸,脸颊却特别的白皙饱满,一看就属于那种养尊处优的中年人。

    莫凡打心里就不喜欢这家伙,很久以前就是,直到这家伙把自己家房产给夺走这种不喜欢就上升为了厌恶至极。

    可怎么都没有想到,此人的恶远不止这些,到了现在已经属于人神共愤

    “我爸过得很好,钱多的花不完,给我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后妈,买了几栋别墅住着玩,中年人生算是圆满了。没有想到你真的亲自现身了,很出乎意料?!蹦财骄驳幕卮鸬?。

    “呵呵,你们如此聪明的识破了我,我还藏着掖着做什么,倒是张小侯这小子,命出乎我意料的硬,这都没有死。不过,也无所谓了,他不该想起来的现在才想起来,毫无意义。哦,你爸是个好人,我穆贺这辈子唯一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之前直接制造点事故让你爸早点走,便没有你这小兔崽子给我惹这么多麻烦事了?!蹦潞剡挚煨α似鹄?,根本没有一点掩藏的意思。

    莫凡看着兜帽下这张脸,的确就是穆贺

    只是,如此顺利的将穆贺引出来这让他反而不太安心了。

    没有十足的把握,这家伙会自己跳出来吗

    他既然是虎津大执事,即便自己抛出如此大的一个隐患,那他多半也会派出一些其他执事来,完全没有必要自己亲自现身。

    “换作以前,我就有无数种方法让你死?!蹦潞亟幼潘档?。

    “我想你不会那么做?!蹦菜档?。

    “是啊,这样做必定会让那些藏在暗处的审判会人对我产生怀疑,哪怕我可以做得滴水不漏,我也不希望这个嫌疑粘在我衣袖上,那样很可能影响到我们今日这场隆重的盛典为什么让你来馆顶这,那就是让你陪我一起欣赏这份美景”穆贺打开了双手,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

    那种感觉不像是站在雨水里,也不是站在一个灾难之城,完全是一个沐浴着圣洁之光,正接受百万人膜拜的一种怡然自得与神采飞扬

    美景

    莫凡在听到穆贺的这个描述词后都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事实上,即便知道你会给我们造成这些阻碍,我也依然做好穆贺的本分,不会去动你分毫。要知道在这场恢弘壮丽的盛典里,你扮演的依旧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蹦潞亟幼潘档?。

    “你就那么确定我手上没有地圣泉”莫凡冷冷一笑。

    “天要黑了,你的地圣泉只能够留到明天黎明,你觉得这座城真的能够撑过今晚”穆贺反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