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贺是撒朗”周敏赵坤三王三胖穆白都呆住了

    这是一个何等细思极恐的事实啊,要知道当初穆贺可一直是天澜魔法高中的董事长之一,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不陌生。

    而且,莫凡和张小侯的家庭当初都是为穆家服务的,莫凡的父亲莫家兴更是给穆贺做过司机和后勤,一想到穆贺就是黑教廷中最最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撒朗,他们浑身感觉一阵从灵魂涌起的冷意令他们久久无从那份心悸中平息过来

    “这这太让人难以相信了?!闭岳と丫行┱静晃攘?,身体往后退了几步。

    穆白一句话为吭,最难以接受的应该是他。

    前阵子母亲提到宇昂的事情时,穆白只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巧合,或者说宇昂是进穆家之后接触了黑教廷的人,可张小侯虎津大执事后,穆白便立刻想到了这些事情。

    穆贺一直对他非常好,关照有加,穆贺也是穆白一直最为敬重的长辈。

    可越是如此,穆白越想要洗清他的嫌疑,否则让他如何安心

    结果结果却已经往他最接受的地方发展了。

    张小侯拿命得来的情报绝不会有假,那么自己的叔叔穆贺真的就是黑教廷成员,包括宇昂这个棋子送到穆卓云身边,以及博城的人被安排到古都来,方便他们执行接下去的计划

    “撒朗应该已经被我们软禁了,这个穆贺是虎津大执事”灰白神秘人声音无比严肃的道。

    “软禁你们软禁了撒朗,那为什么不处理他”莫凡有些诧异的说道。

    “我们也想,但处决撒朗,就必定搭上近10位超阶法师的性命,因为我们根本无法确定谁才是真正的撒朗?!焙潘档?。

    当下神秘灰白人也将他们软禁古都高层的事情给道来。

    这是他们能够想到困住撒朗的唯一方法,事实上他们获知这个情报所牺牲的人远不止那位在巷子里的同伴,魔法协会审判会中探寻撒朗真正身份的,但凡了解到这个层面的,都已经死了。

    韩寂和神秘灰白人必须做这个赌博,一个可以让整个数百万人古都陷入绝灭的阴谋者是决不能放任他离开的

    “祝萧飞角陆虚他们四个也在其中”莫凡惊诧的问道。

    韩寂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祝蒙其实嫌疑最小,但”

    “那如果根本找不出谁是撒朗呢”周敏问道。

    “那只好”韩寂叹了口气,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做无比残忍,面容颓然无比,“只好”

    “都处死”神秘灰白人说道。

    空气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众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位魔法协会会长以及神秘人。

    全部处死

    为了一个撒朗,便需要近十位身居高位的超阶法师无辜牺牲,这未免太残忍了

    其他人大家或许不熟悉,可就在昨夜独萧祝蒙飞角陆虚四人还为北城墙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斩杀鬼魖暴君。

    “这样做值得吗”方谷也不由倒吸一口气。

    “这是最高审判会的决定,撒朗不除,必卷起更大的灾祸,你们也看到了,这场浩劫,多少生命,多少家庭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终于将名单锁定在这群高层之中,这次没有将他斩杀,很可能再也没机会了”韩寂咬着牙说道。

    没有人知道他们审判会为了找出撒朗,付出了多少代价。

    事实上哪怕不上演那假替的计谋,将高层召集在那里,也一样会采取软禁计划,那个人的死,是为了进一步确认,以及让那些高层们信服,甘愿被软禁

    只为了这点目的,便有人做出牺牲,能够做到将撒朗软禁这一步更是尸体堆积成山。

    换作是任何一个人和组织,又会怎么做

    再看看这茫茫的亡灵汪洋,看看这满城哭泣绝望等死的人们,真的可以放走撒朗吗

    这个决定确实对其他无辜的高层相当不公平,可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

    “黑教廷下一步计划正是复苏秦王嬴政,他一旦苏醒,内城便彻底沦为地狱。用近十位高层的命换满城百万人的性命,你们说,值得吗我们又还有选择吗”神秘灰白人话语说到激动处,身体都已经在抖动了起来。

    他一直身处黑暗,辉煌的魔法协会名册内甚至没有写着他的名字,他做着和黑教廷类似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黑教廷在毁灭,他在用无数属下的性命阻止毁灭。

    可数十年来他明悟的一个真理,那边是这场斗争无非是用一群人的牺牲来换大部分人的存活,任何上升到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安危的守卫任务都是如此

    没有不流血牺牲的安宁,魔法协会做的这个决定将违背正义,受到道义的谴责,甚至无颜面对这些兢兢业业的无辜高层和他们的家人,但他们这样做至少对得起饱受苦难的民众与绝大多数。

    “可如果撒朗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呢,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也不介意殉葬呢还有,假如,我说假如,你们判断错了呢,撒朗根本不在那些高层之中呢,高层全部殉葬,君主级亡灵无人抗衡,我想即便秦王嬴政没有复活,安全结界也支撑不了几天,你们这样做太极端了?!蹦掳琢⒖趟档?。

    “你说的我们又怎么不明白,但在你提出这些疑问之前,也将更好的办法也一起道出来,否则一切的质疑毫无意义,倒不如执行,做点什么,也许有效?!鄙衩鼗野兹怂档?。

    “这”穆白顿时语塞了。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执行这个断头计划”莫凡认真的问道。

    “山峰之尸对安全结界发动攻击之时?!焙潘档?。

    “我和穆白的想法一致,一旦高层死去,亡灵君主便可以屠城,这群人不能死,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穆贺是虎津大执事,而虎津大执事既然是撒朗的左膀右臂,那他一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撒朗”莫凡说道。

    “你说的这个虎津大执事一定已经代替撒朗在掌控全局了,内城遍布黑教廷眼线,我们禁卫法师一动,他必定逃之夭夭?!鄙衩鼗岚兹怂档?。

    “我们去”莫凡声音冰冷的说道。

    “是啊,我们来擒住穆贺”周敏说道。

    “你凭什么觉得这个虎津大执事会被你们找到”

    “我们不需要去找他,他会来找我们?!蹦埠芸隙ǖ乃档?。

    “我们在没有让禁卫法师将你们带过来之前,他或许还会亲自过来,但现在恐怕不会了?!鄙衩鼗岚兹怂档?。

    “会,他一定会来,现在问题就是如何把消息传递到他耳朵里”莫凡很肯定的说道。

    “我知道一个茶庄老板,那人时不时会跟我叔叔联系,我觉得多半也有问题我可以假装到他茶庄那避难,然后把无意间的把你要转达的信息透露给他,他是黑教廷的人,就一定会传给我叔叔”穆白目光闪烁着几分坚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