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现在我们又毫无头绪了,难道真要听天由命”韩寂抬起头,目光凝着金色结界之外。

    他满是皱纹的眼眶突然间缩紧了,眼珠子都要深陷进去。

    山峰之尸

    山峰之尸不知何时已经踏入到了北城区,其孤耸入阴雨之云的身躯是那么具有视觉冲击,那双绽放着死亡之光的眼睛已然宣判着一切都将沉入地狱

    “虎津大执事,对了,穆白你刚才不是说有一个怀疑的人吗”周敏忽然响起了什么,急忙对穆白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这位撒朗麾下的重要任务”灰白神秘人眼中一喜道。

    张小侯立刻解释了自己在咸池的所见所谓,灰白神秘人这才恍然大悟。

    看来当初他盯着华村,误打误撞保佑了装傻的张小侯,迫使那些黑教廷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也并非是怀疑,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前阵子我妈妈无意中吐露出来的?!蹦掳滓涣逞纤嗟乃档?。

    “就赶紧说吧,上百万人在这里避难,任何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成为阻止这一切的关键?!蹦菜档?。

    穆白点了点头,这才沉着声音道:“宇昂,你们还记得吧”

    “恩,这个黑教廷的走狗,怎么了”周敏问道。

    “宇昂是黑教廷成员这件事我妈妈是前阵子才知道的,她紧接着就叹息了一句说,想当初不是我叔叔给他一口饭吃,并且将他荐举给穆卓云,他哪能够舒舒服服的过上好日子?!蹦掳姿档?。

    “宇昂确实是穆家捡回来的,被穆卓云收养,他为黑教廷卖力,确实太可恨了”赵坤三咬着牙道。

    “宇昂是在进入穆家之前便已经加入了黑教廷,穆白你的意思是宇昂其实是你叔叔带入穆家的”莫凡很快抓住了关键,重新确认了一遍。

    “我我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们也能够明白,那就是博城办置灾民安置的人,其实也是我叔叔。他负责将灾难转到古都?!蹦掳自僖淮嗡档?。

    “你叔叔不是穆贺吗”赵坤三脱口道。

    一吐出穆贺这个名字的时候,张小侯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紧接着头部就传来一阵几乎要裂开的疼痛

    魔法协会会长韩寂眼中一闪,看到张小侯突然间痛苦至极,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之色。

    韩寂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张小侯的手腕,更是迅速的将他的袖子给撕了开

    霎时,一道黑色如蜈蚣一样的印记趴在了张小侯的手臂上,简直就像是皮肉里镶嵌着,看上去狰狞至极。

    “忘虫”

    韩寂惊呼了一声

    苏小洛和莫凡也看得呆住了,张小侯身体里有这样一只黑色蜈蚣它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黑色蜈蚣不知潜伏了多久,已经大有拇指般粗了,这样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情啊

    张小侯显得非常痛苦,嘴唇都咬出血来。

    这个时候,韩寂身上泛起了乳白色的华光,可以看到一只羽翼极其丰满的治愈精灵蝶在他枯老的指尖飘舞,随着韩寂轻轻一送,这只治愈精灵蝶飘入到张小侯的身体里,与那只惊人的黑色毒蜈撞在了一起。

    张小侯皮肤几乎透明了,一条如虫丝一样的毒线一直从他的手腕部位延伸到肩膀,再到脖颈后面,最后没入到后脑勺里

    “竟然是忘虫,难怪他记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也想不起那个人是谁,这忘虫是一种心灵系诡虫,会吞吃人内心深处的重要记忆。假如那个被种下了忘虫的人哪天能够记起所有发生的事情,就意味着他的死期到了”神秘灰白人急忙说道。

    “那张小侯记忆恢复”苏小洛满脸惊骇的看着他。

    “恢复的越全,死亡越近,你给他用的治疗药物之中多半有抑制这个忘虫成长的东西,否则毒虫早已经将他杀死了,这是心灵系与诅咒系混合的歹毒之法”韩寂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小侯痛苦至极,他浑身冷汗淋漓,青筋血管都要从皮肤中爆出来。

    最为可怕的是那只跟蜈蚣一样的忘虫,似乎知道自己生命受到威胁,它杀了那只治愈精灵蝶后竟然顺着那条黑色的丝线一直爬,竟然直接爬到了张小侯的后脑

    “这忘虫已经成型了,要杀它相当困难,看来你们的朋友应该不单单是听到了虎津大执事的声音,甚至知道了他们的密谋,只是他根本想不起来了,他想起来的只有声音?!鄙衩鼗野兹顺磷派羲档?。

    莫凡苏小洛看见张小侯这般痛不欲生的模样,心也揪了起来。

    本以为张小侯是已经康复了,以为他是躲避黑教廷的暗杀才故意保持失忆,原来张小侯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记了藏在心里很重要的东西,一旦这些记忆涌入他脑海,死亡也接踵而来

    “穆贺,就是穆贺”痛苦万分的张小侯几乎是从喉咙里嘶吼道,“还有还有”

    “快停下来,否则你的命就没有了”韩寂大吼了一声。

    张小侯那一段遇到刀斧尸将后的记忆正在涌入,宛如一个被遗忘了许久许久的梦一触即发,可越是往深处想,脑袋便感觉要炸裂开了

    “砰”

    忽然,神秘灰白人闪电出手了,他一个手刀重重的打在了张小侯脖后,强行将他打昏过去。

    张小侯昏倒了,便停止了搜寻遗忘的东西,那遍布他全身血管的可怕黑青色毒素也终于停止了,缓缓的沉寂了下去。

    身体一片苍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众人看到忘虫出现的那一刻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失忆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以为记住了一切,真正的失忆便是你生命里被抹除的那一段经历即便消失了,你也根本没有察觉

    “还好会长在这里,他辅修治愈系,以他超阶的境界也才勉强保住了他的性命,否则就在刚才发作的那一会,张小侯已经没命了?!鄙衩鼗野兹丝醋呕柝使サ恼判『?,仍旧心有余悸。

    莫凡脸颊都在抽搐,黑教廷是什么歹毒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张小侯凭借着自己的机智逃过一劫,谁知他其实早已经是个死人了,若不是这次正好因为方谷的事情被韩寂唤来,他已经被灭了口。

    “穆贺,竟然是你”莫凡拳头死死的握紧了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