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人群细如泥沙,正无比缓慢的往城门挤去,可黑色的狂潮已经吞噬了过来。

    数百人,上千人,过万人,每个角落都在上演着死亡,真正的末日毁灭席卷?。?!

    在过去,站在城墙上人们可以看到一整座繁花似锦的都市,尽管主色调并没有北上广那么鲜艳华贵,但历史风霜过后的韵色总是更加令人神往,宛如一砖一瓦都藏着一个微微动人的故事……

    在此刻,漫天黑色的风暴,全部由一只只狰狞的亡灵组成,真实的末日景象笼罩在天地间,将生命与建筑化为乌有??!

    哭声、喊声、充斥在冷冷的空气里,嘶哑力竭!

    尸、鬼、骨漫天如海啸,大地与楼房崩塌,天空与云层失色!

    究竟还有多少没有撤离的人,单是看整个人满为患的内城的泪流满面与绝望嘶喊便可以知道,数也数不尽……

    整座内城渐渐的一片死寂。

    没有力气声讨,更没有半点心思去询问,浩劫的巨大足以将所有的骨气、质问、叫嚣都压制了下去!

    这是天要亡城,城毁人死,宛如绝灭!

    ……

    道路上全是人,铁皮车辆都不允许占用半点地方,蜷缩的蜷缩,哭泣的哭泣,埋着头的人比比皆是,不知是等待接下去的死亡判决还是在祈祷能够安然度过。

    所谓的人多口杂在此刻根本没有了,绝大多数人灵魂都已经被浩劫给泯灭了,剩下一具空壳。

    泪比雨多,心冷得胜过凛冬,谁还会去在意利益得失,谁还会在意舒服一点还是拥挤一点,反正最后大家都逃不过这场末日汪洋的吞没,或者说大家已经坠入了一片死亡国度,最为可怕的人性都显得卑微渺小。

    迈过拥挤的道路,穿梭在这密密麻麻全是逃难者的街道,张小侯不停的做着深呼吸,拳头紧紧的握着。

    真是无能,自己真是无能!

    明明很早就看到了黑教廷的人在古都附近谋划着什么,为什么就没有想到他们会卷起这样的灾难!

    更无能的是,明明听到了那个虎津大执事的声音,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早一些铲除黑教廷,兴许这场灾难就可以避免了。

    满街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全部紧紧的挨着,劫后余生的他们一脸呆滞,不单单是因为末日浩劫包围了这小小的内城,更令他们对活下去失去希望的是,被吞没的大部分城区里有着他们的亲人、朋友。

    对很多人来说,哪怕是一个至亲的人离开都已经是世界末日,更不用说是这个世界独留下他一人。

    “怎么了?”苏小洛见张小侯眼睛都红了,急急忙忙问了一句。

    张小侯抹了抹湿润的眼睛,呼吸了一口满是酸楚的空气才缓缓的道:“高三毕业那年,我们博城血流成河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到可以将一切给人带来不幸的罪恶给摧毁……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死的人更多,牺牲的法师不计其数,而我还是和以前那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就这样跟一个废物一样看着?!?br />
    渺小,这是一种让张小侯厌恶到了骨髓的东西。

    这座金色结界包裹着的内城,一样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而用不了多久他又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死去……

    这种感觉他已经体会过了,真的生不如死,他无法承受第二次。

    他想做点什么,看见满城的逃难者,他只是想做点什么,远好过如此卑微的等着死亡的到来。

    “你别太自责,是黑教廷太过丧心病和阴险狡诈。你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啊,至少你知道这次阴谋其中一个幕后黑手就隐藏在你们博城人之中,等莫凡找到你的那几个同学,说不定就能够揪出虎津大执事了?!彼招÷蹇砦克?。

    话刚说话,苏小洛便在人群中发现几个人朝着这里挤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穿着黑色衣服的莫凡。

    “莫凡,我们在这!”苏小洛马上招起手来。

    莫凡领着穆白、周敏、赵坤三、王三胖四人便走了过来,目光扫了一眼并没有离开的方谷,见张小侯眼圈有些通红,苦涩一笑。

    穆白等人脸色同样难看,这一幕他们是目睹过的,本以为这些成为了过去,却没有想到更加可怕的噩耗才刚刚到来。

    “情况我已经跟他们四个说了,猴子,他们会念他们知道的人,你来做排除……无论如何尽快找出那个虎津大执事,然后立刻通知祝蒙议员,让他们采取行动?!蹦捕哉判『钏档?。

    张小侯点了点头,神情肃然。

    穆白、周敏、赵坤三、王三胖四人同样神情凝重,莫凡在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时他们同样很久才平复心情。

    “我先说吧,我知道的人中,是法师的应该有林雨欣和邓凯。林雨欣我有些年没看见她了,一开始来古都的时候,她挺照顾我的?!敝苊羲档?。

    “林雨欣,她也在博城吗?”莫凡有些小惊讶道。

    一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莫凡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个穿着白色制服,面容娇美却自有一股子正气凝结于眉宇间的女人。

    想当初正是林雨欣将地圣泉甩给了自己,拼死都要护住这宝贵的博城泉水。博城能够幸免于难,她也是功不可没??!

    “林雨欣不可能是黑教廷的人?!蹦埠芸隙ǖ乃档?。

    “邓凯呢?”穆白问了一句。

    邓凯是猎者联盟的高层,当初也是非常奋力守护博城。

    朱校长战死后,原本是由邓凯来接任天澜魔法高中校长一职,后来博城变为了军方驻地,天澜魔法高中也变成了一个小军校,邓凯便虽其他博城人到了古都。

    “邓凯的声音比较特别,我还有印象,应该不是?!闭判『钜×艘⊥返?。

    “穆白,你说吧,你见过的人应该最多?!蹦菜档?。

    穆白沉思了一会,有话要说,却一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

    “穆白,你干什么呢,都这时候了……难道你不想找出黑教廷的人吗,别忘了我们所有人的家乡都被他们给毁了,这个仇无论如何都要报的!”周敏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