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傻子还知道说遗言吗,马上让?个家伙把身上火焰去了,否则你的命就没了??!”洪俊恼羞成怒的喊道。

    咆哮之间,洪俊已经将那锋利的匕首更往张小侯脖子上靠,都要割断血管了。

    苏小洛看到这一幕,双眼通红了起来,有些祈求的看着莫凡,希望莫凡不要这样抛下张小侯不管。

    但是,莫凡并没有罢手,他身上的火焰已经澎湃到如火山一样要喷发了,刚才那威力可怕的陨石蛟拳将立刻飞出!

    “可恶,竟然无视我?。?!”洪俊整张脸都扭动了起来。

    他的手狠狠的往张小侯脖子上一刺,他要让莫凡知道瞧不起他的下场,所有瞧不起他洪俊的人都得死!

    要不是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洪俊早就把这个成天粘着苏小洛的傻子给宰了,哪需要等到今天。

    匕首刺下,这力道足以直接捅穿其喉咙,洪俊根本就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可是,预期的鲜血并没有喷洒出来,甚至匕首刺只是刺到了空气,根本没有刺进肉里的感觉!

    愤怒的洪俊只感觉面前一晃,紧接着一阵疾风扑涌过来,张小侯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前,身后更传来了一阵冷意。

    “你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黑教廷里面全是一群牲畜,你却心甘情愿给牲畜奴隶,像你这样跟与妖魔为伍的东西也配冠上法师之名!”张小侯的声音从洪俊的背后响了起来。

    洪俊一阵冷寒,猛的将刺魔具往后刺去,可惜它刺中的不过是张小侯的一个风之残影。

    张小侯已经在两米之外,那双眼睛从未有过的炯炯有神。

    手一扬,张小侯面前突然狂风大作,高速旋转的气流一下子化作了一道旋风。

    洪俊根本来不及做反应,旋风直接将他抛到了空中。

    “唿唿唿唿~~~~~~~~~”

    狂风变得凛冽,洪俊越飞越高,身子已经都有些渺小如草芥了,可以看到在张小侯的操控下,一条华丽的风盘龙卷拔地而起,漫天的雨水都被抽进去了。

    “别杀……”苏小洛刚要为洪俊求情。

    但是,空气中狂风凛冽,风风如刃,千百旋风之刃从洪俊的身体上掠过,将它一次又一次的解肢,鲜血都已经化作了血雾。

    “我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你,除了让我放过黑教廷的人!”张小侯面无表情的对苏小洛说道。

    一片血雨洒落,一滴滴落在了显得几分肃杀之意的张小侯身后,苏小洛有些惊然的看着他,感觉他一下子变了一个人。

    “轰~~~~~~~~~”

    同一时间,一道流星之陨分化成了九条烈焰蛟龙,彻底吞没了那名黑教廷女执事。

    女执事疯狂的尖叫,有痛苦,有求饶,但同样的,莫凡的杀意跟张小侯一样坚决,一想到整个博城被黑教廷作为预演之地,莫凡便恨不得再在这个女人的尸体上轰上几拳!

    “呤~~~~~”小炎姬从莫凡身上飞了出来,轻盈的落在莫凡肩膀上。

    莫凡侧过脸,冷漠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个笑容道:“你今天表现很不错?!?br />
    小炎姬扭着小身子,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莫凡缓缓的踏过阶梯,走到了张小侯的面前。

    张小侯也看着他,显得有些愧疚的样子,开口对莫凡说道:“对不起,凡哥……”

    “行了,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危居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吧?”莫凡并没有责怪张小侯。

    张小侯有些意外的看着莫凡。

    他承认他一直在假装失忆,甚至要表现出一副低智商的样子。

    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保。

    “凡哥,当你出现在华村的那一刻,我差点就藏不住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真的……”张小侯看着莫凡,显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伤得很重很重,经离死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确实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记忆,因为他头部遭受到一击重创,直到苏小洛不停的为他疗伤,他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那一夜,他们被刀斧尸将追击,其他人要么被直接砍死,要么坠入到了突然出现的煞渊之中……

    刀斧尸将本可以将他也推向那万丈深渊里,但或许正因为当初回头去救她的那一份善意,让刀斧尸将放过了他,他这才得以生还。

    可是,很快张小侯又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煞渊附近,出现了黑教廷的人??!

    张小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变故连发的夜里,竟然有黑教廷的人出现,并且就在煞渊周围。

    张小侯本想看个究竟,却不料被人察觉,于是他疯狂的逃跑,同时身负重伤……

    逃到了华村,苏小洛救了他。

    张小侯在疗伤期间险些被下毒致死,这让他意识到这个华村有黑教廷的同党,他们要置自己于死地??!

    于是,张小侯借着自己确实有失忆的头部重伤继续伪装。

    他很清楚,一旦让黑教廷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不该看到的东西,他们必定会派出蓝衣执事级别的人来除掉自己,为了自保,也为了能够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知他人,张小侯必须让自己变成一个傻子!

    他隐忍了很久,也一直在伺机寻找那个黑教廷的潜伏者。

    张小侯本以为自己迟早会遭毒手,却没有想到莫凡来了。

    他千里迢迢的赶来这里,穿过了没有任何法师愿意来的咸池之地,出现在这个与世隔绝之地,那一刻张小侯真的觉得自己藏不下去了,他很想重重的给莫凡一个拥抱,叙述自己经历的一切……

    可他不敢,黑教廷的那个潜伏者一直在盯着他。

    他坚信,只要自己表露出一点点有记忆,甚至有与莫凡单独交谈的趋势,此人一定会立刻通知黑教廷高层,然后未等他们踏出咸池,他们所有人都要被灭口!

    “以黑教廷的行事风格,多半不会留你这个隐患,假如你真的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莫凡提出了这个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