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就是小炎姬小女王的子民,任何的烈精灵都会无条件的服从。

    魔法师的火焰魔法是遵循着星图之力,卷起的烈焰往往拘泥于固有的形态,但小炎姬的火焰是任意操控的,它想化成旋风龙卷,烈焰火舌便以它为中心疯狂的飞扬盘绕,它要像烈焰为变成动画片里看到的哥斯拉,便可以让火焰幻化成一只火焰怪兽,奔涌而出,它想要让火焰分化成无数个火球像尾巴一样跟在每一只黑畜妖后面,这些火球便绝对尾随,烧得黑畜妖四处乱窜!

    七八十只黑畜妖,柳茹灭了一二十只,剩下的五十只黑畜妖根本就不够小炎姬玩的……

    没多久,黑畜妖就死了一个大半,剩下的一些遍体烧伤,离的小炎姬好几百米,要不是被那几个黑衣教士操控着灵魂,它们早已经掉头就跑了。

    ……

    小炎姬的出现算是卷起了极大的动静,动静越大,女执事便越不想看到,万一方谷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们计划便全部泡汤了。

    她的脸色阴沉,显然这名法师的实力超出她想象太多了!

    女执事看了一眼渐渐涌来的亡灵大军,黑色的汪洋尽管还有一两公里,却已经近在咫尺一般,黑压压吞天噬地!

    “一群没有用的东西!”女执事狠狠的骂了一句。

    高阶魔法能量波动极强,这很容易引起那些同样在找方谷的禁卫法师注意,这也是她迟迟不动手的主要原因。

    可眼下必须自己亲自动手了,再耗下去不仅会让方谷跑了,他们所有人都会被亡灵汪洋给吞没,那可是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女执事脑袋微微抬起,那双描着浓妆的眼睛里绽放出了冰蓝色的魔光……

    星轨与星轨飞描,转瞬间一个星图便出现在女执事的高跟鞋下。

    下一秒又是一个冰白色星图出现,如一朵硕大的冰霜雪花绽放着耀眼夺目的光辉印在了她的头顶。

    星图继续出现在女执事的不同的位置上,那些星图与星图又交相辉映,即将编织成一个冰雪星座!

    高阶冰系魔法??!

    这女执事果然是高阶法师??!

    换作以前,莫凡遇到这种级别的法师绝对掉头就走,自己根本没有资本与高阶法师抗衡,甚至连一个高阶魔法都很难抵挡下来。

    但是,对方出手的同时,他也出手了。

    不得不承认,女执事描画星图的速度比莫凡还要快,只可惜她要描画七幅星图才能够完成星座,而莫凡只要完成一个中阶魔法……

    “小炎姬,附体!”

    莫凡星图描画完成,双脚踏着熊熊窜起的烈焰,头发与衣襟都随着热气而飞扬起来。

    “冰封灵柩……”女执事冷冷的念出了冰系高阶魔法之名,雨水化成了冰,密密麻麻的打落下来。

    “陨拳-九蛟!”莫凡更快,全身烈焰旺盛到了极点已经焚烧得连诅咒畜妖都不敢轻易接近!

    女执事在看到莫凡描画星图的时候就暗自冷笑了,他以为速度更快的中阶魔法便能够阻止自己的冰封灵柩??

    难不成她身旁这七个黑衣教士全是摆设,他们就没有防御类魔法??

    可是,随着莫凡烈焰的气势暴涨,狂到了连自己的冰霜气场都好像要被掩盖的时候,女执事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

    冰封灵柩高阶魔法戛然而止,女执事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名黑衣教士,他们分别使用了光佑与岩障来?;ぷ约?,可这一刻女执事已经嗅到了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两个中阶防御魔法根本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轰~~~~~~~~~~~?。。?!”

    火焰狂蛟发出了一声咆哮,声音叠加在一起震动公园都颤了起来。

    火焰蛟龙飞舞,横跨过了那些到处乱爬的黑畜妖,却是在没有沾到它们身体的情况下将这几只黑畜妖给直接蒸发了??!

    龙烈焰旁,黑畜妖化为乌有,狂躁的火焰能量撞向了挡在女执事前面的那两名黑衣教士身上。

    同样的,在中阶防御魔法支撑的情况下这两名黑衣教士在火蛟呼啸之下化为了乌有,那光佑与岩障的中阶超强防御在火蛟面前形如虚设!

    拳芒火蛟扑涌,直达女执事面前。

    女执事还算反应快,唤出了一个零冰之盾,莫凡的陨拳划破了公园上空,焚尽了所有的植物,直到撞在了女执事的零冰之盾上踩终于有气势减弱的迹象。

    “呼呼呼呼呼呼~~~~~~~~~~~~~~~”

    霸道的烈焰在冰盾上冲开了一片散炎,女执事连人带盾都倒滑了出去,被九蛟火焰狠狠的撞拍在了纪念碑旁的一面刻字墙上!

    刻字墙直接化作粉碎,而女执事被轰出去的这条道路上更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烈焰沟壑,焦土遍地。

    一片烧起来的枯木林里,女执事零冰之盾尽碎,洒落在了她的周围,她浑身发抖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头发和貂衣都被烧得面目全非,口中更是满是从胸腔之中撞上来的气血,溢出嘴唇。

    她与莫凡之间相隔着的赫然是一片焦土与火焰狼藉,而她灰头土脸的脸上更写满了震惊??!

    中阶魔法??

    这真的是中阶魔法??

    就算她只是一位刚跨入高阶不太久的高阶法师,那也掌控着高阶之力,可以随意的将任何中阶法师踩在脚下……但此刻,她竟然被一个中阶法师给轰得如此狼狈,若不及时唤出零冰之盾,可能下场和那两个帮自己防御的黑衣教士一样??!

    烈拳,这真的还是火系中阶魔法烈拳吗???

    高阶魔法也不比这一拳强多少吧!

    “好好的人不做,非当畜生,你们这些撒朗的走狗,我见一个杀一个??!”莫凡双目血丝与烈焰并存,那憋在胸腔中的怒火蓬然狂涌!

    一拳又如何能够让知道博城灾难真相的莫凡泄愤,更无法让莫凡释怀许昭霆当初求死时的悲怆!

    今天在这个公园里的黑教廷成员,莫凡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包括这个蓝衣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