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是谁?”一个尖细的声音从纪念碑?面传了出来。

    “该死,怎么会是他。他是莫凡,那傻子的朋友,我建议先把他拿下,倘若被方谷发现我们在这里埋伏,下次要再逮住他就难了?!绷硪桓錾粝炝似鹄?。

    “直接杀了,我可没有时间跟这种误闯进来的小虾米浪费时间?!奔庀傅纳衾淠档?。

    “那他身边的女的呢?”

    “赏给你了,但先把正事做好!”

    “谢谢?!蹦侨艘丫朔芮壹ざ似鹄?。

    ……

    苏小洛和张小侯都看见了莫凡和柳茹走来,此时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陷阱,想要费劲力气让他们两离开,可心念都被锁住的他们根本吐不出一句话来。

    终于,两人还是走到了纪念碑阶梯处,这是村长谢桑已经笑呵呵的迎了过来。

    柳茹看见村长谢桑那副嘴脸就觉得恶心,真不知道这个家伙还有什么脸冲着自己笑,真怀疑他就是黑教廷的走狗。

    “原来是你们啊,吓我们一跳,方谷一直对我们村的人穷追不舍……”谢桑说道。

    “村长,你这人不厚道啊?!蹦残α似鹄?。

    “不厚道,什么意思?”村长愣了一下。

    “之前你就有事隐瞒着我们,我若不是看我兄弟的面子才懒得管你们村的闲事,结果你这人不懂的回报就算了,竟然还和畜生勾结在一起……”莫凡笑容保持得很好,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冷笑!

    村长谢桑一脸呆然,过了一会才道:“我……我也是被逼的?!?br />
    “动手??!”

    就在这时,那茂密的灌木丛传出了一个尖细的指令,顿时杀气凛然、阴风飒飒!

    一股恶臭气息扑鼻而来,完全就是从一个堆积了腐肉、粪便、尸骨的山洞中卷出来的阴风,让人一阵恶心作呕。

    一群黑畜妖从两旁爬出,数量达到七八十只,它们身身躯畸形、皮包骨头,舌头格外的腥红与颀长,瞳孔里充斥着地狱恶鬼般的毒怨与贪婪,这种黑畜妖恐怕和亡灵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不人、鬼不鬼!

    “好恶心啊?!绷悴唤蚪袅俗齑?,一副厌恶至极的样子。

    很多妖魔都已经算是丑陋凶残了,但黑畜妖往这里一站,尤其是这么成群成群的爬出来,换作以前还是小女生的话,她看到这种东西都会吓昏过去!

    “他们都是活人变的,一群甘愿被当做狗一样使唤的卑鄙堕落恶灵,跟着他们的畜牲主人一起为非作歹?!蹦财骄驳母忝枋龅?。

    “这种东西还是连灵魂一起超度掉好了?!绷闼档?。

    “咯咯咯,竟然还有识货的人,看来对我们黑教廷相当了解嘛。既然知道我们黑教廷的行事风格,那就不要反抗了,老老实实的给我们绑着,免得惊动了我们要捕的鱼。事情若是顺利,我大发慈悲的绕你一命?”刚才那个尖细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纪念碑后,一名穿着黑红色貂衣的女人走了出来,一袭貂衣都快要拖在地上了。

    大冬天貂衣敞开,一双长腿露在外面,套着艳红色的丝袜,锋利的高跟鞋都要将纪念碑的瓷砖给戳碎了!

    女人戴着纱巾,遮住了她自己的面容。

    然而目睹这位戴面纱的女人之后,莫凡深深的肯定了一点,不是所有戴面纱的女人都是女神,和那位同行了几天的混血天使叶梦婀相比,这黑红色貂衣女人简直就是一坨鸟屎堆起来的。

    “这位乡村大叔不要玩反串好吗,还好你戴着蒙面布,不然我就吐了……你要是不给黑教廷当狗,开个视频勉强能上网骗点小蠢肉?!蹦不卮鸬?。

    此话一出,空气都凝固了!

    这位黑红色貂衣女人厚厚的粉脂上全是寒霜,刮下来可以扎死莫凡!

    貂衣女子身旁还有七名黑衣教士,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衣裳,每人身旁更是跟着一只浑身纹满了蟑艛、蜈蚣一般的诅咒印记,诅咒印记相当深,可见它们诅咒之力要比莫凡之前遇到的更强上几分!

    随着女子杀气外散,那七只诅咒畜妖都不安的往旁边蜷缩,可见它们是怕极了这女人。

    “小子,你会用整个痛不欲生的下半辈子来悔恨自己说过的这句话!”貂衣女子声音冰冷的已经扑打过来,雨水都得凝结成冰。

    “实话就是这么难听,你习惯一下就好,估计你的这七个手下也是吐着吐着就习惯了的?!蹦菜档?。

    “拿下,要活的,别弄脏这里!”貂衣女执事杀气凛然的说道。

    莫凡见女执事已经下达了命令,同样不屑的对身旁柳茹说道:“都杀了,全超度,给下辈子多积点德免得以后长成她那副鬼样子?!?br />
    貂衣女子高跟鞋在阶梯旁微微一踉跄,差点就自己亲手撕了莫凡。

    这不知死活的东西,她能够成为新晋升的蓝衣执事,那也是全靠她的心狠手辣??!

    她冷冷的注视着莫凡,自己却不出手。

    有七名黑衣教士以及那么多黑畜妖,解决这小子搓搓有余了。

    ……

    莫凡也不动,目光与之对视,嘴角撇开的弧度分明在表示他对这乡村烟杆瘦大叔反串般女人的恶心与厌恶。

    旁边的村长谢??删图被盗?,颤颤巍巍的对莫凡道:“你怎么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她可是黑教廷的蓝衣执事……这事明明和你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蹚进来,别害了我们村子的人??!”

    “是啊,你还是顺从这位大人,我们被你连累,她要抓的人是方谷,方谷就是害我们的人……她是在帮我们?!贝迕窭羁布泵λ档?。

    “别害我们啊,你快滚吧!”

    莫凡听到从村民那里传来的骂声,倒是一点也不生气。

    一般无药可救的傻|逼,以黑教廷的行事手段,抓了方谷之后,他们这一村的人运气好点被杀掉,运气不好就变成那些在地上爬行的黑畜妖!

    不过,莫凡确实有些意外,这个丑陋老女人竟然是蓝衣执事,属于撒朗直属部下了??!

    总是杀一些虾兵蟹将,莫凡也真的腻了。

    黑教廷把博城当做一群白老鼠,而莫凡就不会把他们当人看了。

    正好,博城灾难死难者们需要祭祀……

    蓝衣执事,够资格做祭祀的猪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