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茹,你说有人给你送血迹?”?凡非常认真的询问道。

    “对,这个人的气息隐藏的非常好,事实上在我们进入华村我就有察觉了,直到他将血迹送给我,我才敢真正确定?!绷愕懔说阃?。

    “有人一直暗中跟着我们?”莫凡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应该不是跟着我们,是跟着华村的人,他既然会给我送血迹,至少不是敌人吧,否则我已经死了?!绷闼档?。

    “那现在跟着我们的人呢?”莫凡又问道。

    “好像是……”

    “是我!”

    柳茹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闯了过来。

    两人转过头去,发现大雕塑后面缓缓的走出了一名穿着兜帽雨衣的男子,男子两鬓为白色,头发却乌黑,面容保养的如三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一般,但眼眶中却写满了岁月痕迹。

    “你是……”莫凡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莫凡对这名男子有一些印象,正是那七百人潮之中抱着男婴的人,他将自己孩子交给了一位大妈,自己则站到了人群外围。让莫凡不解的是,他一直跟着自己做什么,总不可能是报答自己救命恩情?

    “方谷??!”柳茹眉黛一锁,目光露出了敌意!

    这个邪恶的亡灵法师,这个屠杀华村村民的刽子手,柳茹可对他没有半点好感,甚至觉得此人有些丧心病狂!

    “他就是方谷??”莫凡更是惊讶。

    好家伙,这方谷假装成普通人藏于人潮里,甚至还抱着一个男婴做伪装。

    “小姑娘,我觉得你动怒之前先想清楚,要你命的人可不是我,把你出卖给猎妖队的人也不是我。我说过,我只要华村的人死,其他人不妨碍我,我不会滥杀!”方谷缓缓的走了过来。

    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亡灵,似乎是像两人表明没有任何敌意的意思。

    “柳茹,先别激动,听他说完……看来事情一定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多了?!蹦捕粤闼档?。

    柳茹一切都听莫凡的,只能够暂且将敌意放下。

    “我得先澄清一件事,危居村其他六村村民的死亡与我无关?!狈焦纫蛔忠痪涞娜险婊卮鸬?。

    “除了你还有谁!”柳茹瞪着眼睛。

    “黑教廷?!狈焦绕骄驳幕卮鸬?,说完这句话他特意看了一眼莫凡,而提到黑教廷莫凡的反应绝对不正常。

    “继续说?!蹦采袂槌晾淞讼吕?。

    “我将昆井泉水炼化到我的亡灵身体里,无意间发现了昆井井水可以让亡灵在白天现身。很显然,黑教廷早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们选择合适的时机将其他六村屠杀,将六村的昆井之泉占为己有。随后他们让药师苏放以昆井之泉为引子,调配出九幽之露,混杂在大雨之中,卷起这场亡灵浩劫?!狈焦刃鹗龅?。

    莫凡认真的听着,方谷所说的和他之前对雨水的猜测正好吻合!

    最重要的是,黑教廷也曾经利用地圣泉调配出了狂暴之泉,一手酿成了博城阴谋??!

    “你们带着华村迁徙之后,我将华村留守的人全杀了,并带走了华村的昆井之水?!狈焦戎苯映腥狭俗约旱淖镄?。

    “有那个必要吗?”莫凡反问了一句。

    “仇恨只可能放大,不可能放下……哦,你的小探子们回来了,看看它们给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狈焦戎噶酥缚掌蟹晌璧哪切┬『焐?。

    柳茹用手去接,将小红色蝙蝠放在了耳边,听着它们小声的呢喃。

    没多久,柳茹便用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莫凡,她低声说道:“他们好像被挟持了,附近假山后面还藏着一种黑色的如畸形猴怪一般的东西,在等什么人自投罗网?!?br />
    “黑色畸形猴脸怪?”莫凡感觉这个描述再熟悉不过了。

    “是黑畜妖和诅咒畜妖,我已经和它们打过交道了。他们似乎错把我当成他们自己人,现在反应过来了,想要?华村的昆井之泉交给他们。很遗憾的是我把昆井之水都注入到了我的亡灵身体里,我的亡灵就是我的村民……”方谷说道。

    “你现在现身告诉我这些,是想和我联手解决掉黑教廷的人?”莫凡说道。

    “恩,我看见你和博城街的人一起了,原来你是来自博城。我得告诉你一个事实,我的村子从十多年前昆井井水就会莫名缺失,以前我不知道为何,现在来看多半是有叛徒将它们送给了黑教廷的药师做实验。就在三年前我村子昆井井水突然间枯竭,大量泉水不知所踪……而没多久,博城灾难就爆发了?!狈焦人档?。

    “你是说,他们以博城作为实验地点!”莫凡双眼突然间充满血丝,一字一句的问道。

    “正是!”方谷点了点头。

    一旁的柳茹听得都呆住了。

    博城灾难那可是全国皆知啊,而那竟然是黑教廷的预演之地??!

    难道在黑教廷的眼里,人命真的就连牲畜都不如吗,可以为了这样一个目的残害那么多的人??!

    柳茹这样没经历过博城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场人间地狱,更何况莫凡这样身处其中,深受其害的……

    难怪听到这个消息,柳茹可以感觉莫凡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杀气??!

    那是莫凡的故乡??!

    “你告诉我这些又是为了什么?”莫凡胸腔在剧烈的起伏着,尽量保持镇定的问道。

    “他们现在挟持华村的人,其实是设计让我跳进去,而你的那位法师朋友因此牵连了进来。所以我们三人联手,你救你的朋友,我杀掉这些黑教廷追兵……”方谷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黑教廷不除,自己的炼制的那些亡灵村民们便是他们的目标。

    生前他方谷无法?;ご迕衩?,但他们死后,自己绝不容许它们再遭亵渎??!

    “如何?”方谷见莫凡不回答,继续问了一句。

    莫凡摇了摇头。

    方谷皱起了眉,他以为莫凡会同意,毕竟他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他的那位朋友张小侯也在挟持当中。

    “你帮我救出我朋友,我要亲手宰了那些黑教廷畜生!”莫凡声音如寒铁一般,充斥着刺骨之冷的杀意!

    畜生??!

    畜生,这般黑教廷的畜生??!

    他们竟然以博做预演之地??!

    整个博城难道就是一城的白老鼠吗?。。?!

    ……

    老天爷能瞎了狗眼容忍这班畜活在这个世上,莫凡也绝对会一个一个将他们送到十八层地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