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怀疑我们,开什么玩笑,我们都是居高位者,怎么可能是黑教廷的,你也太看得起黑教廷了”李于坚勃然大怒道。

    “黑教廷的人大概也反应过来了,同样在满城找这个叫做方谷的亡灵法师,所以我们最好赶在黑教廷之前找到这个人,否则满城亡灵不分白天与黑夜,我们绝没有任何希望找到古老王的皇陵?!鄙衩鼗野啄凶铀档?。

    “事不宜迟,我这就通知禁卫法师?!被岢ず叛≡裣嘈?,事实上他从一开始脸上就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时不时会与神秘灰白男子有眼神之间的交流。

    假如魔法协会都是酒囊饭袋,任凭黑教廷肆意,那么他这个会长也就不用当下去了,更愧对古都数百万人民。

    神秘灰白男子会出现在这里,是他的意思。

    事到如今必须将这一切谜团都给拨开,并且从这一场巨大阴谋中找到关键,一举击碎。

    “似乎我的人已经找到他了?!鄙衩鼗野啄凶友劾锫冻隽艘凰啃θ?。

    “恩,先拿到昆井之水再说?!弊C梢簿醯妹挥惺裁锤玫姆椒?。

    “我现在就去见我的人,你们稍后?!鄙衩鼗野啄凶铀档?。

    众人点了点头,等待此人的消息。

    等这人离开之后,祝蒙议员倒是看出了些什么,低声询问会长韩寂道:“你的人”

    韩寂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声张。

    “审判会的”祝蒙接着问道。

    韩寂摇了摇头道:“审判会恐怕也遭到了一些监视,我是派外人来做的。这场血雨腥风已经有人嗅到了,只是没有想到发生的比我们想象中的突然和难以招架。黑教廷这次恐怕也是倾巢而出了?!?br />
    “城市面临如此巨灾,又还存在这样的叛逆禽兽,唉,也是我们太大意了?!弊C商咀牌档?。

    两人低声细语,目光也在扫视着周围的这些人。

    在场猎者联盟两位长老、两名猎王,魔法协会三名会长,军司两名、总教官飞角,大世家李家两位强者,无不是掌握着重权之人,若是黑教廷已经渗透到了这个级别,当真可怕至极

    “哗哗哗~~~~~~~~~”

    大雨下个不停,拍打着城市,寒冷穿越过钢筋水泥渗到人骨头里,冰冷难耐。

    “钟楼南面后巷,发现了一具尸体,似乎是刚才那位神秘男子?!币幻婪ㄊΥ痈叽Ψ陕淞讼吕?,满脸湿润的对瞭望塔上的众位说道。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急急忙忙让这位禁卫法师引路。

    没多久,他们便抵达后巷,果然一具穿着灰白色包裹严实的人躺在了那里,身体被一层若有若无的鬼气给笼罩着,空壳一具。

    “这这竟然在我们眼皮底下行凶,黑教廷这般畜生猖狂到了这种程度”祝蒙大怒道。

    好不容易有人探明了真相,并且找到一个化解之法,没有想到才隔几分钟的时间人就死了,这不正意味着黑教廷确确实实就在他们周围吗,这是何等惊人的事实

    “会长,这可如何是好啊”军司陆虚说道。

    “我们真的太低估黑教廷了?!背だ狭柘档?。

    “现在方谷的去向断了,我们该如何找到他,城市之大,又如此纷乱,倘若让黑教廷的人先将他找出来,我们岂不是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弊芙坦俜山撬档?。

    就在众人一片惊愕之时,一个穿着灰白色衣裳的人缓缓的从一旁走了出来,他那双眼睛有些不忍的看着那具穿着灰白色严密袍子的尸体。

    “真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正如我刚才对大家说的,在座之中就有撒朗的同党,或者撒朗就在其中,所以请原谅我要派人监视刚才在座众位的一举一动,防止我们接下去的行动泄露出去”这人在大家身后发出了声音,声音竟然和刚才完全一致。

    祝蒙也愣住了,回头看了一下尸体,又看了一眼还活脱脱站在身后的灰白色神秘男子。

    “你没死”凌溪愣了一下,但很快恍悟过来了。

    “在向你们揭穿这一切之前,我就让我的手下和我穿上一样的装束,在下钟楼的某个角落时,我藏在一处,由他假扮我去接应消息,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但结果实在令我心寒,也应该令大家都感到心寒?!鄙衩鼗野啄凶幼吖巳巳?,浮起了已经只剩下一具空壳的属下。

    最令人悲哀的莫过于你知道他走出去会死,却要让他这样做,哪怕他心甘情愿

    李大世家家主李于坚最为愕然,倒现在都还没有转过神来,前不久他才自责这个神秘灰白袍男子污蔑,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之中确实就有黑教廷党羽

    那么到底是谁

    “不出意外的话,潜伏在我们之中的这个人就是撒朗了,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就这样牺牲,会长,您来下达接下去的指令吧?!鄙衩鼗野啄凶庸Ь吹母判辛艘桓隼竦?。

    韩寂点了点头,这一切的安排他也早就知道了。

    “古都危在旦夕,我身为钟楼魔法协会会长也是逼不得已才用这种方式,刚才他所说的都是事实,我们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诸位,得罪了”韩寂大手一挥,顿时小巷周围出现了一队紫色的身影。

    禁卫法师涌现,迅速的将这群高层人员给团团围住,大家满脸错愕的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撒朗只有一个,但为了接下去的拯救计划能够顺利实施,就只能够委屈大家,浩劫若能平息,韩某必向大家谢罪”韩寂再一挥手,顿时一片紫色的灵魂之链飞来,迅速的束缚住了在场的众人。

    猎者联盟长老凌溪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决的看着会长韩寂道:“会长,但愿你这样做不会酿成更大的过错,失去了我们,八方亡君将无人可应对?!?br />
    “不出此险棋,古都必覆灭,我的人会尽快找到方谷,让亡灵大军暂且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