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淋淋、风萧萧,钟楼瞭望塔内却是一片寂静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祝蒙才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包裹严实的人,用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语气道:“预预演”

    那可是灾难啊,那可是血流成河啊,让一座小城陷入到妖魔的随意屠宰和厮杀之中,而这一切仅仅都是为了预演,为了这场在古都卷起的更大的阴谋

    在场的可都是上位者、高层、至尊法师,可在听到这句话后都不禁感觉冷到了骨髓之中

    预演

    拿千千万万的生命做彩排,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了吗

    冷雨飘洒,众人注视着这名揭穿事实的蒙面男子,内心的震撼与寒颤久久无法平息下去。

    “古老的王还没有完全苏醒,八方亡君却已经借着大雨侵占古都,想要将这里变成一个更加庞大的亡灵国度,作为古老王沉睡千年醒来后的第一份大礼八方亡君以山峰之尸为首,但山峰之尸极其狡诈,根本不轻易踏入城市半步,要想将它斩杀,震慑亡灵汪洋大军非常的困难,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八方亡君会先侵占城市内城墙之外的所有土地,坐等古老王苏醒,在一举摧毁内城传承结界?!鄙衩鼗野啄凶铀档?。

    众人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既然他可以出现在这里,毕竟是某个大人物的首肯了。

    “国主没有苏醒便已经这副景象,古都还支撑得住吗”猎者联盟长老凌溪说道。

    “不是亡灵国主,是古老王。亡灵国主根本没有号令八方亡君的能力,一定是古老王,那个一手创造了这个亡灵之地的人”神秘灰白男子非常严肃肯定的说道。

    “古老王”

    创造了亡灵之地的人,非要追溯遥远的历史的话,亡灵这种妖魔其实并不存在,但两千年前死亡后复生的东西才如瘟疫一样弥漫开,从最初仅仅在墓穴、陵墓中徘徊到如今已经冠冕堂皇的在大地中游荡

    亡灵究竟如何到来,这恐怕已经不是秘密了。

    “知道这些又有何意义了,我更希望听到如何去化解这场浩劫?!绷柘骄驳目醋耪馕簧衩厝说?。

    “雨恐怕只是黑教廷的第一环大计划,第二环便是让古老王苏醒。古老王一旦醒来,内城便会化为血池首先,我们必须阻止这场雨?!鄙衩厝怂档?。

    “我们连九幽之露是从何而来都不知道,如何去阻止,更何况雨又要怎么阻止”李于坚说道。

    “危居村全体覆灭,这并非是亡灵躁动导致的,而是黑教廷所为,那九幽之露就是来自危居村们世世代代传承守护的昆井井水。博城灾难雨水中藏着与地圣泉效果相反的狂暴之泉,导致魔狼族群袭击博城,而九幽之露也是通过昆井井水所变,并且是出自同一个药师,令它们都可以完美的融入到雨水里,一旦雨天到来,灾难也随之而来这也是为什么需要预演?!鄙衩鼗岚兹艘挥锏榔?。

    博城灾难具体细节众位高层自然都是有所耳闻的,看似与这场古都浩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除了都是在雨天,可联系起这些蛛丝马迹便会发现,这一切早已经都在预谋当中

    问题是,在没有爆发这场浩劫之前,又有谁能想到

    红衣主教撒朗行事风格令人发指的同时,更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等到发觉时便已经濒临绝望

    以一城做预演,再以一座千年古都做葬品,一切风雨欲来都隐藏于平静之下,老天爷赐予了这个黑教廷主教撒朗宛如恶魔一般的心肠,更给予了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与谋略,这才是真正令人不寒而栗之处

    审判会追击撒朗数年,抓捕的也不过是他的手下蓝衣执事。

    撒朗真正的影子依旧躲藏在黑暗里,用那双恶魔狡诈的瞳孔俯视着这座挣扎在苦难、死亡之间的古城,发出尖锐的狞笑

    “危居村竟然是危居村”总教官飞角双眼无神的说道。

    熑p>“前不久华村遭到袭击,我原本以为是黑教廷的人,但却是其中一个村村长与华村之间的私人恩怨。黑教廷和我一起掉入了这个误区,他们上下级身份完全保密的体制,导致黑教廷上层误以为是他们手下的人在屠杀华村村民也就是说,还有一份昆井源泉之水并没有在黑教廷手上,而是在一名叫做方谷的亡灵法师那里”神秘灰白男子说道。

    “昆井源泉可以化解九幽之露”祝蒙议员眼睛大亮了起来,脸竟然有些涨红了

    “对,昆井源泉可以总和掉九幽之露的狂暴与死怨,宛如一个酸性一个碱性??上乙恢币晕焦仁呛诮掏⒊稍?,为了不让自己行踪暴露,所以始终没有对他出手,而浩劫袭来,我已经寻不到他的下落了?!鄙衩鼗野啄凶铀档?。

    “可是,仅仅一份昆井源泉,阻挡不了这大雨之势吧,那毕竟是由七份昆井源泉邪化而成,会连续下几天?!弊芙坦俜山锹砩咸岢隽艘晌?。

    “这一场浩劫的关键是古老王,这一份昆井源泉可以综合掉雨水,为我们争取到半天的时间。利用亡灵沉睡的这半天时间,我们找出皇陵,封印古老王,这场浩劫便可以彻底结束”神秘灰白人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但丝毫没有头绪的他们似乎只能够选择相信这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人。

    在座几位都不是愚笨的人,假如此人身份有问题,那么他大可以不必走出来告诉大家这些,因为在他没有说破这些之前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黑教廷的存在以及黑教廷的计划。

    “我们愿意相信你说的这些,只是我们还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不把面具摘下来呢”凌溪开口质问道。

    神秘男子摇了摇头,语气生硬的道:“抱歉,我不能确定在座的几位之中是否就有撒朗的同党,或者说,在座有谁就是撒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