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那般黑教廷畜生是怎么做到!,但这次的灾难手法和当初我在博城时如出一辙。同样是毫无征兆,同样是一场大雨,同样是万物狂躁??!或许你觉得两场雨不过是巧合,但我觉得凡是都有关联,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没有原故的发生,天灾必定夹杂着人谋!”莫凡说道。

    古都如此多年安然无恙,莫凡不相信这个世纪便注定多灾多难,假如不是老天爷要惩罚人们,那一定是某个想要人类覆灭的组织精密策划!

    莫凡承认自己没有一点证据表明这一切有黑教廷,他仅仅是直觉……

    可他经历过博城,经历过黑教廷的一次阴谋,在博城假如不是地圣泉在自己手上,他们迫切想要得到地圣泉,黑教廷恐怕还藏在黑暗里、人群中,谁都无法撕下他们的面目!

    “你跟我们一起离开,否则你未必能够安全抵达内城墙结界……”祝蒙相信莫凡说的话。

    就在不久前祝蒙刚刚了解过黑教廷的动向,他们在全国不同的地方都有诡异的行动,但偏偏古都这里平静至极,宛如上海魔都那样被扫荡过了一番。

    可越平静,代表着他们越有行动,精密、严密到不允许任何一个蓝衣执事、灰衣教士们暴露一点点行踪,

    莫凡摇了摇头,他告诉祝蒙这番自己似曾相识的经历不是为了祝蒙带上自己逃跑,只是希望自己提供的信息能够对上层的决定有所帮助。

    “那你留在这里做什么,亡灵大军很快会吞没外城墙,以内城墙为方的安全结界之外都是死地,紫色警戒意味着法师都无法在安全结界外存活!”祝蒙一把提起了莫凡,显然是要强行将他带走。

    “我有几个朋友还在北城,我得带他们一起撤到安全结界……”莫凡很认真的说道。

    祝蒙见莫凡目光坚定,拽住莫凡衣领的手也松开了几分。

    “我派人……”

    “别了,我自己能够带他们离开,你的人宝贵着,救该救的人吧。我这几年努力修炼不楸到头来还跟当初在博城一样面对这种灾难只能够苟延残喘……”莫凡说道。

    妖男就在莫凡身边,他看着莫凡道:“果然博城的人只要一听到黑教廷这三个字,都会变得特别有骨气?!?br />
    “还没证实?!蹦不卮鸬?。

    “不会有错了,我们青天猎所协助审判会追击撒朗所得到的零碎不确定的信息便指向古都,可惜太迟了?!毖信牧伺哪布绨?,一脸枉然如梦,“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竟然会是这副样子,以前总是听闻红衣主教撒朗如何可怕,今天站在这个即将被亡灵大军摧毁的城市上……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了?!?br />
    “撒朗……”莫凡念着这个名字,神情惘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了。

    “我魔能还没有恢复,帮不了你,内城墙见?!毖卸阅菜档?。

    “恩,内城墙见?!?br />
    事实上,这座城楼里也已经响起了许多“内城墙见”。

    他们这些法师集结在一起赢了一次胜利,却输了大半座城。

    每个人都有要在这纷乱末日之下寻找的人,与其在这里绝望,倒不如尽早出发,所以千言万语也只一句……

    是祝福,是希望,但更像是诀别。

    ……

    不仅仅是北外城,其他三个方向上同时遍布了紫色警戒。

    外城墙支撑不住了。

    外城墙毕竟是将城市都笼括进去,其范围之广根本难以防守,而此时此刻亡灵的数量早已经超过了人类,若是死守外城墙唯一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被亡灵海洋给吞没和包围。

    既然会拉响紫色警戒,就意味着所有人必须迅速撤离到安全结界里。

    莫凡清楚的记得血色警戒下,安全结界之外普通人生还的希望几乎为零。而紫色警戒,更意味着法师都难以存活……

    逃,现在整个古都做出的唯一决定就是撤离、逃离。

    每个城市都有最后的防线,那就是安全结界,古都的安全结界便是那周长为近14公里的内城墙,隔着这么远的一片大城,隔着密密麻麻交错的街道、街区、城区勉强可以看到内城墙上空笼罩上了一层泛着金色光辉的结界……

    同时,莫凡也可以看见如同黑点一样的人群正密集的往内城墙逃去,道路塞满了汽车,汽车瘫痪堵住道路,直升飞机在高空俯瞰、协助……

    博城,那也还没有古都的一角北城区来得大,这是一个宏伟悠久的都城,人口是博城的近百倍。

    可现在这百倍人群不得不和时间赛跑,能在亡灵大军吞没之前抵达内城墙的又有多少??

    ……

    “囖囖囖囖囖囖囖~~~~~~~~~~~~~~~~~”

    “囖囖囖囖囖囖囖~~~~~~~~~~~~~~~~~”

    大地颤抖声与亡灵震天呐喊声混成了一片,如风暴一样从后面席卷过来。

    没有几个人敢回头,亡灵的数量远比法师们想象的还要多,它们踏在大地上的力量都可以震得城楼、城墙摇摇欲坠。

    莫凡鼓足勇气回头看了一眼……

    黑色!

    白色!

    灰色??!

    腐尸、尸将,骷髅、骨将,恶鬼、鬼将,这些密集无比的铺在大地上,大地因为它们而蠕动、波澜!

    臣级的亡灵体型往往出类拔萃,一大片浩荡翻涌的亡灵军团之中偶尔可以看到它们鹤立鸡群一般的躯影,那些构成整个亡灵潮水的尸、鬼、骷途径它们的时候便像是遇到了河礁分股继续流淌而过。

    最为可怕的,依然是盘旋在天空中那一口死亡吐息摧毁掉一公里城墙的骸刹冥主!

    它拥有智慧,它在疯狂的摧毁阻挡它子民们侵城的连绵城墙,北面城墙垮塌数公里,城楼一座接着一座粉碎,这一道人们赖以生存的防线在这家伙面前不堪一击!

    莫凡不知道其他几个方向的城墙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但他从祝蒙、独萧、飞角等人惊恐万分的眼神里得知,这骨翅亡君绝不是最可怕的东西,令他们超阶法师都要潜逃的正是那号令一切死物的山峰巨尸??!

    那真的是一座山峰矗立在茫茫的亡灵潮水之中,它险些没入云里的头颅正放射着睥睨冷光,从数十公里之外打向这座岌岌可危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