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胧的雨幕下,灰色的城楼耸立在冗长的墙中央,也不知多少年的风雨飘摇在让它沉淀下了这样沧桑的颜色。

    城墙道上仍旧有很多法师们在守卫着,他们听着远处传来的钟声,祈祷着白天早一些到来。

    阴雨总是会推迟晨光,兴许一些在外厮杀的法师便因为这天气的原因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妖男叹了一口气道。

    “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莫凡询问道。

    “夏季末开始的,有很多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出真正的原因?!毖兴档?。

    “总不能一直这样吧,每到夜里就成为它们的舞会,所有人必须躲在城市里,法师们都必须守卫在城墙上?”莫凡说道。

    古都亡灵的局势比莫凡想象中的还要可怕,想必这些日子生活在这里的人也都提心吊胆的吧。

    “什么事,这么慌张?”朱参谋询问一名匆匆跑来的军官。

    “有一支小队被一群骷髅给包围了,现在我们调派不出人手来?!蹦敲儋鞅ǖ?。

    “是谁的队伍?”朱参谋问道。

    “王莽的队……”

    朱参谋目光转向了妖男和莫凡这里,现在能够调派的人确实不多了,城墙不同的位置都遭到了亡灵的进攻,又有一大部分人执行弑杀鬼魆暴君的任务,哪里还有救援队。

    更何况救援队往往需要更多的人,更强的法师。

    “我们两个都已经没有多少魔能了,去也是送死?!毖忻靼字觳文钡囊馑?,他也直言不讳道。

    莫凡魔能现在都还没有恢复,现在跳入到城墙下面的话不仅救不了人,还能够把他们自己给搭进去,妖男情况也差不多,他的魔能倒是还有,但和那只肥硕尸臣厮杀时,他身上的伤还没有恢复,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让他们再坚持一会吧,天就快亮了?!敝觳文碧玖艘豢谄?。

    “恩?!蹦敲俚懔说阃?。

    …

    ……

    军官说的那个由王莽带领的队伍其实离城墙不算太远,像莫凡这种拥有黑暗凝视的人其实可以看到城墙远方一片白茫茫的区域。

    白色代表这骸骨,一大片白色更意味着那里已经被骷髅生物给占领了,偶尔亮起的一些魔法光晕表明那个小队还在顽抗着。

    莫凡凝视着那片区域的时候,突然另一个方向上传来了一阵欢呼。

    妖男也往那里看去,发现不断有乳白色的光芒升入到天空中,脸上顿时有了笑容:“他们成功了!”

    “谁?”莫凡问了一句。

    “鬼魆暴君被杀了,我们的大部队正在撤回城墙!”朱参谋焦虑得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整夜都在为这事担心。

    毕竟是几位超阶法师都出动了,要出了什么闪失,他们北面将蒙受巨大损失。

    乳白色的光芒越来越近,鬼魆暴君一死,那些亡灵变成了一盘散沙,尤其是超阶法师介入到战斗中,那些统领级的亡灵也不再构成太大的威胁……

    “很好,很好,非常好??!”朱参谋见大部队开始陆续返回,激动得叫了起来。

    他身边的那些留守的军统也兴奋的手舞足蹈,在之前的一个多月以来,他们北城墙每天夜里都在为鬼魆暴君提心吊胆,这个残暴得亡灵是对这北城墙威胁最大的生物,有几次险些让城墙出现了大缺口。

    现在终于将这个最大的隐患给铲除了,他们这些北城墙的守卫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阴云密布在东边,曙光也算是姗姗来迟,北城墙上的人们齐声高呼了起来,迎接新的一天到来,也迎接着英雄们凯旋……

    陆续的那些法师出在城墙附近,已经有一些行军速度快的返回到了城楼上。

    雨幕之中,一个背部焚烧着一对烈焰翅膀的男子俊逸的划过,瑰丽的拖出长长的火焰尾巴,宛如火焰流星!

    烈焰翅膀快速的扇动着,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城墙这里飞来,尽管此人身上遍布着伤痕,但却没有令他的威严与傲然褪去半分。

    莫凡认得这对烈焰羽翼,正是祝蒙议员!

    他挥动着火焰的翅膀,照亮了这灰蒙蒙的城楼,带着几分火爆气势落到了城楼这里,满脸的髯须还在扬动即便他已经稳当的落在了朱参谋等军统的面前……

    “我头儿呢,不会牺牲了吧?”妖男看见祝蒙,马上问了一句。

    “命倒是保住了,就是什么时候能够起床的问题,这家伙果然不要命……不过,没有他这一招险棋,兴许就让那鬼魆暴君给跑了!”祝蒙喘了一口重气,眼睛扫了一眼莫凡,浓浓的眉毛立刻就锁了起来,喝斥道,“你小子怎么逃回来了?要是军人,肯定军法处置?!?br />
    “我杀的亡灵比你召集来的那些法师加起来还多!”莫凡没好气的回答道。

    “他今天表现不错,协助我杀了一只尸臣?!毖幸材训酶菜盗艘痪浜没?。

    “哼,那还差不多!”祝蒙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道,“其他人会陆续返回,这次伤亡并不算多,是一次大捷!”

    “议员大人,我先带您去休息吧,您身上的伤也不轻?!敝觳文被搅艘晃慌ㄊ?。

    那名女法师显然是治愈系的,身上穿着白色的军袍子,她搀扶着祝蒙议员到城楼三层去休息。

    祝蒙眼尖,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白色的区域,用手指着那片骷髅密集的地带问道:“那里怎么回事,有人被困了吗?”

    “恩,是一个小队,他们被骷髅给包围了。不过天马上亮了,想必不会有什么大碍?!敝觳文彼档?。

    祝蒙看了一眼天色,发现确实有晨光在挤破东方的密集云层,想来自己赶过去天也大亮了,还是尽管处理好自己身上的隐疾,天知道第二个夜晚会迎来什么,他得尽快处理好伤势,这个北城楼还需要他来守护。

    (周一啦,你们知道我需要什么的,所以我就不说我要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