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洛被钉在那里,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她不明白,不明白?长为什么要这样做,假如不是柳茹拼命?;ご蠹?,这里所有人都被方谷给杀了。

    是吸血鬼又怎么样,她和大家无亲无故却不顾自己安危的?;ご迕衩?,结果遭到这样的恩将仇报,假如村长谢桑不收留羊阳村的人是为了?;ぷ约捍迕裾夥形姑闱磕芄焕斫?,那么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看着不同的魔法呼啸而过,轰在了柳茹所在的那片房屋废墟里,苏小洛便感觉心如刀绞……

    “可以了,好歹留个尸体做交代,毕竟这里死了这么多人?!焙崦级映ひ簧钕?,阻止了所有人轮番轰炸的行为。

    “这里的人不是她杀的!”苏小洛愤怒的喊道。

    “无所谓了,反正我们逮到了一个?!焙烊夼叟匀说坏乃档?。

    “你们……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明明是你们姗姗来迟让这么多无辜人惨死,竟然要把罪名落在她的头上!”苏小洛喊道。

    “我们姗姗来迟?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你们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杀死了,哪还能够在这里指责我们?!焙烊夼叟匀怂档?。

    “村长,你说句话,你快告诉他们……”

    村长谢桑不言不语,低着头眼睛里充满了复杂。

    “咦,尸体呢?”

    “不会是被轰成渣了吧?”一名猎妖队成员说道。

    “不太可能,这女人体质异常,刚才我烈拳轰在她身上她都没有什么事……”

    猎妖队的成员到废墟中寻找,结果除了一些破损得衣物之外什么都要没有找到,横眉队长顿时愤怒的推开了那几人,自己亲自寻找她的尸体,结果仍旧什么都没有寻到。

    “让她跑了??”红绒袍女人一脸愕然的说道。

    “哼,跑不了,发通缉令!这种东西决不能让她留在古都内……”横眉队长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

    ……

    绵绵冷雨从空洞的天幕上洒落下来,淅淅沥沥的打在了古老青石小巷子里。

    小巷紧闭门窗,幽幽深邃的看不见半个行人……

    昏暗之中,一个身姿娇柔的轮廓慢慢的显现了出来,她的头发被雨水打得湿漉凌乱,衣裳更是褴褛无比,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全是伤痕。

    她扶着墙,走路踉跄,时不时重重得咳嗽一声,吐出来的全是本源之血。

    “哈哈哈,我告诉你们,算那小妞聪明,没有喝那杯我下了东西的酒,不然现在我已经把她拖到某个角落让她升天了!”一名粗野的声音出现在巷子口。

    “那我们呢,我最喜欢那扭的腿了,长得啊,盘在腰上不知道啥滋味,啧啧……老大,老大,快看!”戴着耳钉的青年眼睛精光绽放,指着黑漆漆巷子中间那柔弱性感的背影。

    “好像喝醉了,这妞光看背影我就硬了,那腰、那腿、那屁|股!”

    “让那妞跑了,结果这里撞见一个更极品的,你们看她衣服……好像已经被那啥了一遍的?!贝鞫さ那嗄暄劬锫切朔?。

    “走,跟上去,我还没有尝过雨天嘿咻,还是这么性感的!”

    这几个满身酒气的酒吧青年快步追了上去,金链子的老大更是走到了柳茹的前面,目光注视着她的脸庞。

    这一看可不得了,当真极品,漂亮不说还有着一股子娇弱,衣裳褴褛间露出的锁骨更令人生起强烈的“?;ぁ庇鹼望!

    “美女,喝醉了,哥几个就住在巷子头,到我们那里解解酒?”金链子老大打着伞说道。

    “是的,是的!”另外两个早已经激动的想扑上去了,实在太诱人了。

    柳茹深呼吸了一口气,那双眼睛突然间变幻了迥异于人类的色彩……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这几个称火打劫的流氓,倘若自己真是一个弱女子,天知道他们会对自己做什么。

    “人渣!”柳茹声音冰寒的骂了一句。

    “喲,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做人渣禽兽的事情!”耳钉青年大笑了起来。

    “让我先……让我先……”另一个青年马上将手伸向了柳茹,他迫不及待要抚摸她那双饱满得长腿了!

    柳茹猛的转身,血牙从鲜红的上嘴唇上彻底暴露了出来,尖尖的牙齿在这黑漆漆的箱子里闪烁着寒光,加上那双不似人类的瞳孔,使得她整个人充斥着一种令人心惊胆颤的诡异!

    那要摸大腿的青年吓的傻了,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魂魄被一下子给吓散了。

    目光再一闪,柳茹分别朝着另外两个流氓射出了摄魂之芒,刚才还满脸淫}笑的他们立刻浑身一颤,整张脸木然的好像傀儡。

    “送我到你们住的地方?!绷惚涞拿畹?。

    “是?!比嘶髁诵惺呷?,机械的撑着伞护如护送女王一般带着柳茹往巷子尽头走去。

    柳茹血牙还在嘴唇上,她看了一眼这三个人的脖颈……

    血族越是重伤,越是渴望鲜血,她已经可以透过这三个人得皮肤嗅到他们血管里混杂着酒精的血液味道,可以说只要她将这三个人的血液直接抽干,她身上的伤势将立刻愈合。

    柳茹深呼吸着,最终还是止住了自己吸食这些肮脏之血的念头。

    她连碰这三个人渣都觉得恶心,更不用说是将嘴唇凑到他们脖子边上去吮吸!

    ……

    刚刚走到巷子口,便看见一间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屋子,柳茹操控着他们送自己进了房间,并且差遣其中一人去给自己买一身干净的衣服,差遣另一个人去买血剂。

    衣服很快就买回来了,但血剂太过昂贵,再加上每买一份血迹都需要登记和法师担保,这名普通小混混自然不能购买,这让柳茹更加为难了起来。

    她的本源血失去了不少,不补充血就等于身体始终处在一个虚弱状态,恢复极其缓慢不说,还可能影响自己活动。

    “谁??”正在柳茹不知该怎么办时,她敏锐的听觉听到院子里有人。

    此人行动非常灵敏,柳茹差点没有听到,事实上人类法师都很难做到逃过她的听觉。

    柳茹追了出去,发现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反倒是遮雨棚处放着几包鲜红的东西……

    “血剂?”柳茹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几包血剂。

    她急急忙忙环顾四周,想知道是谁将自己急需的东西放在了这里,但周围空空如也。

    “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我急需……难道他一直在暗中跟着我?”柳茹看着那几包血迹,满心的疑惑。

    想来想去没法明白,柳茹还是将血??焖俚暮认?。

    此人若是想害自己直接现身出手就可以了,她已经相当虚弱,一个最为普通的中阶法师都能够将她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