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幼苗坐在地上,精神上已经变得崩溃了。

    他也猜想过羊阳?出现了某种变故,被什么东西给洗劫了,更甚至做好了全村人都已经死去了的最坏打算,可是在知道村长方古竟然手刃了所有人将他们变成了活死人,便感觉灵魂都不由自主的颤栗了起来!

    柳茹无法?;ぷ∷腥?,尤其是所有的活死人在死气的浓郁下变强了之后,七八个活死人的围攻便让她根本抽不出身来,剩下的活死人张小侯也应付不过来……

    “可恶??!”柳茹一咬牙,手掌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物质,狠狠的朝着一只壮年活死人的胸膛上拍去。

    黑暗物质拥有吞噬的能力,它没入到活死人躯体中之后立刻将它的胸膛给吞噬出了一个大窟窿,透过窟窿都可以看到其身体内那些僵死的肉。

    然而柳茹判断错了它的亡灵结晶所在,这只活死人仍旧活动自如,钢铁一样的手臂就往柳茹腹部位置砸去……

    柳茹被这一臂打飞出去,身子滑行出去了十米远,脚跟碰到了阶梯才停了下来。

    只是,还未等柳茹完全站稳,三只少年活死人便全部冲了上来,它们灵活的像妖猴却又拥有无比锋利的颀长的爪子……

    柳茹脚尖一点,如云燕一般轻盈的后跃到房梁之上。

    她伸出手来,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虎口位置,几滴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虎口处滴落了下来……

    血珠还未坠地,忽然间在柳茹的操控下弹射了出去,化作了一道道鲜红的血线,分别打穿了那三名少年亡灵的身体!

    “傀控!”

    柳茹手指忽然间抓住了血珠划开的丝线,宛如操控着提线木偶一样,那三名亡灵少年身体先是出现一阵不协调,紧接着竟然朝着另外三只活死人扑了过去,僵硬的与其他活死人拼杀了起来!

    方谷眉头一锁,这个女人还真是难对付,她这样操控另外三个活死人的话就等于一下子牵制住了6个活死人。

    那个外来的军法师实力也不弱,可以与三四个活死人周旋,若是再消耗下去等城市猎妖队的人过来,他想要跑就来不及了!

    “哼,再杀一个!”

    方谷手掌心上有一团黑气,朝着其中一只壮年活死人撒去。

    那壮年活死人双眼突然间腥红腥红,浑身血管都要从皮肤内爆出来,骨骼劈啪作响……

    不到几秒钟时间,这只壮年活死人竟然徒然雄壮了几分,暗青色的身躯泛着青铁一样的光泽,坚硬、残暴??!

    这壮年活死人突然间发难,狠狠的撞开了张小侯布置的岩障,小山屏一样的岩石壁障直接崩碎了一大片,而这只活死人却毫发无伤!

    它撞开了防御,双手抓住一个妄想逃走的村民,其钢铁之手力大无穷,生生的将这个村民的脖子给拧断了!

    方谷知道城市猎妖队快要来了,现在他顾不得去让这些村民死前被折磨,而是尽可能的将他们屠杀个干净,否则他们一定会逃窜到安全的地方,再要下手便难了,最重要的是,这次好不容易那个火雷法师不在,他在场的话自己这些活死人多半要全军覆没!

    “嘎??!”

    脖子断裂的声音悚然传来,屋顶上的柳茹看得血牙都暴露了出来,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怒令她胸口起伏剧烈。

    在成为吸血鬼之前,柳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别说是人命了,哪怕是一只小流浪猫、小流浪狗死去都会令她伤心一阵子,这点她和其他少女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虽然现在成为了黑夜的行者,成为了一个经?;岽ヅ龅胶诎?、血腥、杀戮的血族,但并不意味着鲜活的一个生命在自己眼下惨死可以无动于衷!

    羊阳村的井水枯竭那是天灾,他们逃难到华村华村的人不救济他们也只是自保而已,毕竟井水是有限的,村民每个月都要接受井水神的洗礼,若不赶走他们他们自己村子里的人就会死去。

    华村的人固然不人道,却也别无选择,反倒是这个方谷将这种天怪罪到别人的身上,甚至作为一名法师,动用邪恶的亡灵系力量让那些本应该死去的村民不能安息,跟着他一起为祸人间,难以饶?。?!

    柳茹扫了一眼院落,发现还活着的村民仅剩下四五个了,愤怒的她操纵着那三个亡灵的同时身体滑翔到了那只壮年发狂的亡灵背部……

    娇柔的身子几乎贴在这壮年亡灵的背影上,壮年亡灵猛的一转身之时,柳茹也随之快速挪动,完完全全依附其背后,身法诡异十足!

    等到这壮年亡灵妄想再袭击下一个村民时,柳茹忽然间双手一撑,暴露在空气中的白色血牙如蛇袭一般咬在了这狂化的活死人脖子上!

    壮年亡灵马上反应过来,钢铁手臂疯狂的朝着柳茹砸去……

    柳茹骨骼都被砸得碎了好几块,但她却没有松口,如同败毒唾液迅速的从这个血口渗透到这只钢铁活死人的全身。

    前几秒活死人还暴虐十足,试图将柳茹从它身上打落下来,可没多久这壮年活死人身体就如老旧发条一样僵硬了。

    血族在进食的时候可以分泌两种毒液,其中一种就是强效败血毒,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将身体组织破坏殆尽,包括亡灵重要的亡灵结晶……

    所以一旦被血族血牙咬住的猎物,多半难以逃脱。

    柳茹知道自己很难短时间解决掉这只身体钢化的活死人,唯有直接用血族这种最为直接粗鲁的方式,血族所有的能力都不如这一对血牙来得强大,哪怕是等阶高出许多的生命若是被这样咬住几秒,也会在接下去的时间里快速流逝生命的死去。

    以断几根骨头的代价解决掉这只强大的活死人,剩下那几个跑出院子的村民应该不会死了,那几个可都是孩子,柳茹说什么也不能让方谷将他们杀了!

    “原来你也是个怪物……”方谷冷笑的看着满嘴鲜血的柳茹。

    “是不是怪物并非由是什么来决定,而是做了什么!”柳茹抹了抹唇边的鲜血,眼神凛然的注视着方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