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男盘旋在整个前进的队伍空中,他的目光凝视着前方,在那密密麻麻的黑色腐尸军团中终于看到了一大群穿着白色鬼衣的幽灵模样的生物!

    白色的布显得苍白,它们的身子半虚无状好像能够从它们的身体穿透过去,它们并非是用行走的,而是处在飘浮状态……

    “看到那般家伙了!”妖男冷冷一笑。

    队伍开始全速前进,火系法师成为了整个队伍的主力,大范围威力的烈拳朝着那些黑色的轰去,便必定是血肉横飞,成片成片的火焰在焦黑的土地上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坑洞。

    “光法师团也在前面,和其他队伍汇合!”一名天鹰法师也盘绕在空中,高声对妖男说道。

    黑色的腐尸潮水之中可以看到不同的方向上分别出现了人类法师的队伍,那不断闪耀的魔法光晕便是最鲜明的旗帜,告诉各个分散在不同区域的法师队伍们他们正在朝着目的地汇聚!

    在中阶领域里,火系法师终究是占据了一个比较大的比重,火系觉醒的人数不会像雷系那么稀少,同时又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战意之中威力最强、范围极广的魔法,于是各个军队开始汇合的时候可以看见一片一片鲜红的火毯像是在给大家铺出一条光明的大道一般。

    亡灵最惧怕的是光,其次是火,大火燃起的地方奴仆级亡灵会相当无脑的走进去,结果便是被燃烧起来。

    火焰持续燃烧,不经意间就能够将一只奴仆级的亡灵给焚成一具焦黑的碳尸,不再对人类构成威胁。

    鲜艳的火焰是这黑色腐尸军团之中唯一让人类军团们感觉到一丝安全的东西,大家追寻着魔法之光,追寻着无数中阶法师们卷起的正义之火,便不至于在死亡道路上迷失方向!

    “其他队伍已经到了战略地点,瞧瞧你们这些慢吞吞的东西……”妖男的声音落了下来。

    “他们可是训练有素的法师团,相互之间的协作比我们这些临时组在一起的强太多了?!苯栌行┎宦乃档?。

    男没理会蒋黎,目光突然间锁定了黑色腐尸群中翻腾起来的一大团黑色雾气。

    黑色雾气如沙尘暴一样卷过来,目标正是他们这些还没有抵达战略地点的集结法师们,从妖男这里可以看到那些腐尸军团正在给这个卷起黑色沙尘暴的东西让路??!

    “有大东西?。?!”那名在空中的天鹰法师大叫了起来。

    天鹰法师才刚刚发出警钟,那团黑色沙尘暴之中便有一个肉色如触手一样的东西以极快得速度贯穿了到了半空中!

    像长舌、又像手臂、更像是一个能够无限伸长的肉瘤,这个怪异的东西袭击速度相当之快,在大家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便直接捅穿了天鹰法师的那只雪白色天鹰。

    天鹰连挣扎的叫声都没有发出,要害被刺穿的它身体变得无比僵硬,滞留在空中的它又莫名的抽搐了起来。

    “咕噜咕噜咕噜~~~~~~~~”

    那个长长的肉触手如同巨大的吸管,突然间鼓动了起来,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那黑色的沙尘暴中输送。

    同一时间,这只天鹰得身体变瘦,渐渐的这只雄壮的生物又开始干瘪。

    羽毛都好像失去了色泽,变成了一个不知道腐烂了多少年的羽毛皮囊依附在一具只剩下骨骸的尸体上,这只天鹰在短短得几秒钟所有的生命能量都被抽干了,看上去跟挂在某处被风风干了数年的样子!

    那名天鹰法师吓得从上面跌落了下来,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与惶恐。

    “是……是尸臣?。?!”

    天鹰法师算是幸运,逃过了一劫,但是他的天鹰却死得透彻无比,假如那个可怕的出手也打穿了他身体某个部位,兴许他也会马上变成一具干巴巴的尸体。

    “统领级的亡灵吗,不会吧,我们撞见统领级亡灵了???”那名退伍的军法师神色慌张道。

    尸将他们并不害怕,只要大家齐心将中阶魔法轰到尸将身上,瞬间就能够将一只尸将给摧毁得连骨头都不剩下,毕竟他们这个队伍有40多名出色的中阶法师,其中拥有火系的便不下10个了!

    可是尸臣便完全不一样了,哪怕他们这里的中阶法师数量再多出一倍来,只要一个统领级的亡灵出现,便可以在几分钟内将这个牢不可破的中阶法师队伍给打得七零八落。

    一旦队伍被冲散,茫茫的亡灵军团便会将大家逐个包围,也用不了多久全部人都会死在这些肮脏、恶心的腐尸獠牙下。

    “还差几步就与其他队伍汇合了,竟然碰到了尸臣,这下我们怎么办,我们队伍里只有一个高阶法师啊,虽然说我们所有人联合起来对付尸臣倒不是没有一点希望,可我们周围还有成百上千的腐尸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尸将,大家的火力用来应付统领级亡灵的话,很快这些东西就会把我们拖走……”一名魔法协会的法师心惊胆颤的叫了起来。

    统领级亡灵对他们来说就是噩梦,仅仅一只出现便可以让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办,我们要死在这了吗,我们不想死??!”

    “发信号,快发信号请求其他队伍的增援,他们那里有不少高阶法师!”

    “队长,快发求救信号吧,黑色沙尘暴越来越近了,我可不想那样被抽干生命……”

    集结法师们已经人心惶惶,刚才天鹰死法实在太惨了,想到自己要像一袋酸奶一样被亡灵刺入吸管般一样的东西生生的抽走血液、肉汁、内脏,他们便感觉浑身都在发抖!

    “哼,一般散沙,行军速度像乌龟一样不说,就连胆量也和正规军差得这么多,要知道你们这班人废柴一群,何必发什么集结信号……都给我继续前进!”妖男扇动着翅膀一脸嘲讽的对这些人说道。

    “队长,你话说的轻松……”

    “有时间废话,不如多描画几个星图。那只黑色沙尘暴里的尸臣我会处理,你们尽管给我杀过去??!”妖男一改平常妖里妖气的语调,神情肃然,声音寒铁,他目光扫过人群,见莫凡等人已经回归到队伍里了,于是接着道:“副队长,和我去宰了那个尸臣!”

    “操|你妹,老子刚归队!”莫凡喘着粗气整个人化作了一头狂躁的母狮咆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