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外城墙城区

    夜幕带着雾气笼罩着城市的万家灯火,灯火朦胧着令人不能够看见整个城市的夜色。

    天气越来越寒冷了,冬天都容易起雾,天知道下一场大雨会不会变成鹅毛大雪,那样对整个城市的居民来说估计会更安心一些,因为冰雪一定程度上是会将泥土冻得更硬,亡灵就不容易爬出来胡作非为了。

    这一片居民区大部分都是老房子,老小区,偶尔几栋高楼在这一带都会有些鹤立鸡群。

    屋檐与屋檐之间,一个身材纤柔的身影如同夜间轻灵飞舞的紫色蝙蝠,一身紫色长裹身风衣的她简直是在屋檐之间滑翔,那些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她停在了瓦屋院落上,这个院落不算很大,但里面住着不少人,正是从华村里逃出来的那些村民们。

    村长谢桑坐在阶梯处,抽着一个很老式的烟斗。

    医女苏小洛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正用一双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这位老村长。

    “我爸离开了村子成为背弃祖宗的人之后,您就是我最敬重的人……但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怀疑您!”苏小洛质问道。

    “怀疑我,怀疑我什么?”村长谢桑故作糊涂。

    房檐上,柳茹原本是想要过来看看大家的情况,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在听到苏小洛质问的那一刻,她要从屋檐上跃下的动作也一下子止住了,苗条的身子慢慢的陷入到黑暗里,只留下那双微微在黑暗中发亮的眸子。

    “我听到狗子说了,他看到了羊阳村的人?!彼招÷寮绦实?。

    “狗子一直都疯疯癫癫的,他的话不用理的?!毙簧K档?。

    “我还听到了别的事情,还是有关羊阳村人的事情……难道你就不想告诉我,羊阳村的人到底去了哪里吗?”苏小洛继续问道。

    “丫头,报纸你不是看了吗,咸池一带,我们危居村已经有六个村莫名覆灭了,你也看到有亡灵直接穿过?;の颐堑哪就饭セ魑颐恰蜓舸迕蛔家彩钦飧鱿鲁?,你又何必问我?!贝宄ば簧K档?。

    “羊阳村很早就消失了,对不对?”苏小洛说道。

    “小洛啊……”谢桑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们村的人可没有消失,你看……我不就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吗?”一个声音毫无征兆的闯入到了这里。

    院落中央靠井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穿着黑色衣裳的人!

    黑色衣裳之人跟鬼魅一般,他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但是看到村长谢桑竟然吓得往后坐爬,不禁哑然失笑。

    “谢村长,我又不是鬼,你怕我做什么?”黑衣裳男子说道。

    “你……怎么是你??”谢桑那张老脸已经吓得苍白苍白的了,比见到鬼还要可怕。

    苏小洛转过头去,发现被黑色帽子遮住的这个人的脸看上去很是熟悉。

    “你是?”苏小洛问道。

    “方谷?!狈焦冉弊由讼吕?,露出了整个容颜。

    方谷在扫下帽子的同时又特意看了一眼不远处呆呆傻傻的张小侯,似乎在确认什么一般,见张小侯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才目光重新回到了村长谢桑那里,笑容阴森可怕道:“你不用怕,我今天来先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想知道是哪个混蛋杀了我儿子?告诉我,没准我会网开一面?!?br />
    “你儿子,你儿子不是早就死了吗??”村长谢桑已经吓得在那里不停的发抖,连声音都是抖着的。

    “是那个女的……是那个女的,就是傻子的那个朋友身边的女的,我亲眼看见她手爪变长,然后……然后刺到方流的脑袋里!”院子旁,疯疯癫癫的狗子一下子跑了出来,简直像是要求饶磕头一般,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狗子,你看到的华村的人是方流?可……可你看到的不是……”苏小洛质问道。

    “都是同族的,难得大家都在,那就一起聚聚也没有什么。你们等一会,我把他们都叫过来……”方谷突然间笑了起来。

    发出笑声之时,方谷已经描画起了星图,那是一个跟黑血一样的颜色,不是暗影系的那种纯粹的黑暗色,也不是火系的那样澎湃鲜亮的魔法色调,而是一种带着邪性、**的黑暗血色!

    黑气弥漫开,上面有着浓浓的血腥味,那暗血色的魔法星图便更像是某种祭司时用的图纹,当彻底描画完成之后更是血光乍现、怨气肆意??!

    死亡的黑气一下子充斥了这整个院落,而原本只有方谷的院落中央位置,却在黑气之中涌现出了一个接着一个身影。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出现的,鬼魅一样爬出来,亦或者像召唤魔法那样来自次元空间,更或者干脆是方谷打开了地狱之门,将他们给直接拉了出来……

    这些人看上去栩栩如生,除了脸色苍白与又血裂纹之外,跟正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院落的小屋子里,壮男方幼苗听见动静走了出来,可刚踏出的那一刻,他猛然间发现自己熟悉的一个个“人”都在院落这里,他们和自己当初离开村子时的模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让方幼苗有些激动的想要上去拥抱自己的这些跟亲人一样的村人……

    “别过去?。?!”苏小洛突然叫了一声。

    方幼苗止住了,他愣愣的看着苏小洛,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朝着自己大吼,羊阳村明明已经迁徙到了古都这里来,现在自己总算看到他们了,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不应该和他们团聚吗?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苏小洛神情变得异常的凝重,眼睛更充满了几分恐惧下的强作镇定,“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们都已经死了!

    方幼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更是不敢相信,待他去认认真真看自己这些熟悉的村人时,渐渐的不寒而颤??!

    冷夜里,在院子那灯泡的照耀下只要你稍稍吐一口气,便会立刻化作白雾。

    苏小洛呼吸沉重,她呼出了白气。

    村长谢桑吓得更是呼吸促急凌乱,但一样有白气冒出。

    失去记忆的张小侯也是如此,每个人呼吸时因为天气寒冷吐出的气都变成了白色可见……

    可是这些诡异出现在院子里的十几号自己村的人,他们或许看上去栩栩如生,但没有一个呼出白气,甚至,周围黑色的怪异的血雾正从穿梭在他们的口、鼻、耳之间,简直就是一具一具被滋养的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