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黎看着妖里妖气的这个男人,顿时不爽的骂道:“你又是什么东西?”

    “我是妖男,小胖纸说话小心一点,否则莫凡刚才说的那种方式对我这种人来说都有些小孩子打闹了?!毖行ψ潘档?。

    另一边,几位超阶法师已经部署好了他们的战略,何时动手,何时派遣光法师团,又何时将那些白幽鬼臣给消灭!

    “高阶法师负责纠缠住统领级的亡灵,鬼魆暴君周围还有不少亡灵之臣,你们切记不必和它们死搏,要做的仅仅是将它们给拖延着……”军司陆虚说道。

    集结过来的高阶法师大概又四到五人,不过这次行动的话负责守卫城墙的那些固有的高阶法师也会调动出近一半,所以这次出动的高阶法师应该会超过20人,剩下的法师就必须继续坐镇城墙,防止其他亡灵乘虚而入!

    中阶法师的人数最多,若是将军法师也算在内的话应该超过了200人,这些中阶法师主要是负责掩护,并且分散亡灵军团。

    这次任务最关键是消灭白幽鬼臣以及它的白阴鬼军团,并非是要付出众多生命代价才可以取得的保卫胜利。

    “妖男,你来率领这批集结法师,务必保证光法师团在完成法阵之前不会受到任何亡灵的袭击?!弊C梢樵笨诙匝兴档?。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毖形⑿Φ男辛艘桓隼?。

    “什么要求?”祝蒙议员问道。

    “把莫凡这小子弄进来给我用?!毖心抗馍凉凰拷器镏?,甚至还带着几分戏弄之意。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凡只想默默的给妖男送上三个字:草你妹!

    “不好意思,我没说我要参加这次行动?!蹦惨膊慌露?,很直接的就说道。

    祝蒙议员立刻吹胡子瞪眼,一把就把莫凡从要离开的行列之中给拧了回来。

    “小子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是杭州,没有那条大蛇在你就是任我揉捏的柿子,少给本座在那里装孬,滚到队列里去?!弊C梢樵比枪ㄋ匠?,别人是否自愿他作为大议员也不会强求与干涉,但莫凡……祝蒙实在没觉得要跟他客气什么!

    杭州那么大有能耐,驾驭蛇祖大战银色穹主,这般胆色与壮举连他这个做议员的都没有过,这次守卫北城墙的关键在于光系法阵,也正是这批需要守卫好法阵的集结法师们,有莫凡这个诡诈、无耻的小子在的话,多半也会增加几分胜算!

    “拿去,随便用,他要敢逃走,我马上书信一封到明珠学府,让校长开除他学籍!”祝蒙议员毫不客气的将莫凡往妖男那边一推。

    “多谢议员大人成全……”妖男一下子笑了起来,整个人荡漾着可怕的妖气。

    妖男也不理会莫凡的抱怨和咒骂连篇,开始清点人数。

    妖男在猎法师里面也颇有威望,那些猎人都很愿意听他调遣,本身这次集结过来的就以猎法师居多,剩下的学员、协会之人、无具体势力的法师知道他是高阶法师,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

    不得不说,这是莫凡第一次参加“战争”!

    这里的战争不再是人与人之间为了利益与繁衍的厮杀,而是活人与死人,几千年一直如此。

    当初斩空想要招他入伍的时候,莫凡就始终是拒绝的。

    他不喜欢战争,并非是他不想去捍卫城墙背后的人,而是他不喜欢那种渺小……哪怕你是一位中阶法师,在这正常战争中也往往扮演着很微不足道的角色。

    参加这次任务的中阶法师有200名,就算自己双系加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胜利与否绝不会因为自己,但自己却可能在战争纷乱中死去。

    一个自己无法改变的战局……莫凡本身就是排斥的。

    ……

    连绵的黑色云团在无尽的远方与亡灵统治的大地接壤,接壤的位置上那个巨大的魆影正在不断的接近,正如莫凡最早看到的那副情景一样,它的周围有ζ水一般的亡灵正在涌去,简直就是一个揭竿而起的新王在号令饥饿、游荡、无家可归的民众们一起推翻暴君王权,住进温暖的城墙之内。

    煞渊出现的时间越长,所制造的怨气与死气就会越庞大,庞大到某些原本还要发酵一些年份的腐尸、骷髅、恶鬼都提前获得了进阶的资格,那些原本需要再沉睡个十年、百年的亡灵之臣也掀开了它们的棺盖,出现在这越发寒冷的世界。

    亡灵生物更讲究等阶,等阶高的可以对低等亡灵随意的呼唤,本身低等亡灵就没有脑子,更无所事事,假如有声音引导它们去做什么,它们反倒会非常乐意使唤,没有恐惧,无所谓死亡,只有对活物无尽的贪婪与渴望!

    怨气越庞大,集结的亡灵就越多,亡灵越多,那么死气更是滔天席卷,就算是站在离之有几十公里的城墙都已经可以嗅到腐烂的尸味如海风一样扑打过来。

    咆哮如雷,不断的在远处翻滚,起初也不过是让城墙不安的晃动几下,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咆哮声震耳欲聋,简直要击穿耳膜,和旁边的伙伴道出自己内心的恐惧时,伙伴都未必能够听见。

    长长的北城墙道的最中央耸立着巍峨的城楼,城楼之上聚集了两百多名中阶级以上的法师。

    随着一声令下,以祝蒙议员、军司陆虚、总教官飞角、猎王独萧四位超阶法师为首,众法师们纷纷跃出了这道抵御亡灵的完美防线,朝着人们最为恐惧的黑色远处冲去。

    和还蛮贪生怕死的莫凡不同,其中有很多法师都秉着自己的法师之章中的荣耀,心中想着假如大获全胜,他们不仅会受到更多的赏识,更可以告诉所有周围的法师朋友们,他们参加过一场斩杀君主级生物的战争!

    斩杀君主级生物的战争啊……

    倘若这位法师再没出息点,把这项荣誉发在朋友圈里那也是可以赢来无数个赞与惊叹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