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王!”

    “喔喔,猎王您什么时候来到古都了??”

    “这人是谁啊,你们为什么叫他猎王?”一个魔法协会的成员万分不解的推了推旁边的猎法师。

    “猎王独萧你都不认识,玄榜高手啊……”那名猎法师目光露出了几分崇拜之意。

    莫凡认识这人,当初鳞皮母妖在明珠学府体育馆为非作歹时正是整个家伙驾驭着一头青色巨角怪兽从天而降,那份霸气莫凡至今难忘啊。

    而他的手下,是一个穿着皮衣的妖冶男子,和青天猎所似乎有一些关系,灵灵总是叫他妖男。

    莫凡往后看了一眼,发现穿着淡青色厚皮肤身材如同女人一样纤细的妖男果然也在,他并没有跟着猎王独萧走出去,反倒是走到了莫凡这里来,笑盈盈的道:“怎么,妖魔杀腻了,想换换亡灵的口味??”

    莫凡耸了耸肩,开口道:“我跑到这古都来,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熟人?!?br />
    “得了,现在古都亡灵霍乱,我们这些爱管闲事的能不聚集过来吗?”妖男说道。

    莫凡没有和妖男闲聊,反倒是目光注视着猎王独萧,很早就见过这位人人敬畏的猎王了,却一直没有看到他真正的实力,想必这次守卫北城墙之战能够亲眼目睹了。

    果然,猎王独萧极具影响力,那位坚决不同意几位领导去以身犯险的朱参谋脸上的表情也松下去了一些。

    “哈哈哈哈,你来得正好??!”祝蒙看见独萧,马上笑哈哈的上去迎接。

    “要知道一个召集令能把鼎鼎大名的猎王独萧给召集过来,我就弃木修光了?!弊芙坦俜山峭冻隽诵θ?。

    “朱参谋,我独萧不能保证大家这次猎亡君一定安然无恙,但胜算至少能够增加几分,最不济也能够把他们几个活着带回来……煞渊出现,鬼魆暴君借此号令所有亡灵,若不立刻将它斩杀,有更多的统领级亡灵、战将级亡灵苏醒,我们的北城墙必定出现一个大缺口!”猎王独萧也不多说,严肃的对朱参谋说道。

    “既然楸你加入……”朱参谋最后还是妥协了。确实他也无法在短短一个小时内想到别的法子瓦解鬼魆暴君的亡灵集结,只能够启用这个之前准备好的斩杀方案!

    “好,现在超阶法师人数够了,就看接下去的部署了?!狈山亲芙坦偎档?。

    “鬼魆暴君周围有一群骨将、尸将、鬼将。骨将与尸将对我们来说如同挡道的蟑螂而已,直接踩过去便可以了,但由鬼臣所统帅的那群白阴鬼数量庞大的话会给我们造成极大的心灵冲击,我要是还没有糊涂的话我们几个人之中并没有修心灵系的吧?”军司陆虚说道。

    “这是我们击杀鬼魆暴君最大的障碍,无论如何都要清除,在我们原拟定的计划之中便是最难攻克的一项,不过……”祝蒙缕着胡须说道。

    祝蒙议员转过身来,目光扫视着这些还能够随意调动的四十多名法师们。

    “众位很抱歉,现在的事态已经比我们刚才说的更加严重,我需要你们协助我们一起斩杀鬼魆暴君。当然,鬼魆暴君会由我们这些超阶法师来对付,你们要做的便是为我们清扫最大的障碍,那就是白幽鬼臣以及它的白阴鬼群!”祝蒙议员说道。

    众人都没有说话,事实上刚才几位领导的谈话他们都听到了,只是守着城墙是一回事,出城墙去与亡灵大军厮杀又是另外一回事,一不小心就回不来了!

    “众位,我们这次行动是有严密的计划,若不是这整个防线始终要保持着该有的守卫军队实在抽调不出别的队伍,也不会连发四个召集令请求大家过来支援。大家尽管放心,你们要对付的并非是统领级生物,也绝非是成群的战将级亡灵,而是确保我们的光系法阵能够开启,一次性消灭掉那些精神、心灵干扰的白阴鬼群……”军司见大家心有动摇,急忙把具体细节道来。

    “祝蒙议员都身先士卒,我们这些人又怎么会退缩呢?”很快,一名硬骨头的退伍军法师便站了出来。

    “?道城墙后面是城市,城市里住着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请算上我一个,我不放心把这样艰巨的任务交给别人?!币幻成嫌邪痰牧苑ㄊζ橇κ愕恼玖顺隼?。

    学生是最具热情的,与超阶法师并肩作战这对他们来说是无尚的荣耀,很快几名学员就请求加入。

    “我也加入!”

    “假如要退缩,看见集结信号的时候我就转身离开了,算上我吧?!?br />
    领队钟紫山目光扫了一眼自己带的这队学生,原本他还想询问一下他们的意见,结果极其想要立功的蒋黎以及很有正义感的周敏已经主动加入了。

    穆白犹豫了一会,最后也选择了加入。

    那位长相俊俏的学员没有说话,但看他的样子是不想去犯险了。

    这事强求不来,领队钟紫山也没有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加入的话现在就离开城楼吧。

    “钟紫山,你呢?”周敏问了一句。

    “我答应你们老师看好你们,自然得随你们去?!敝幼仙叫α诵?。

    “还挺殷勤的,不过感觉我们系老师未必看得上你的样子?!苯杓バα艘簧?。

    “无所谓了,答应别人的事那就得做到?!敝幼仙讲⒚挥芯醯萌绾?,反倒是目光落向了莫凡。

    莫凡耸了耸肩,很直接道:“我就是来旅游的,所以祝你们一路顺风?!?br />
    “不会吧,莫凡?”周敏大失所望的叫道。

    莫凡也不解释,反正自己没有义务拯救世界,更何况城墙虽然已经有兵力在守着,可总会缺人手的嘛,自己执行法师之章的职责就好了,这出去冒险的事情交给这些想要建功立业、?;ぜ以?、铁骨铮铮、热情高涨的就好了。

    “哼,还以为有多厉害,就是个孬种,根本不配做法师!”蒋黎一下子高傲了起来,感觉整个人比莫凡高尚了不止一个档次。

    “傻|逼你要再多骂我一句,不要那些亡灵把你肠子挖出来,我现在就把你这猪一样的脑袋拧下来挂在城楼上辟邪?!蹦泊永淳筒还咦判∪?,冷冷的对这蒋黎说道。

    “好了,好了,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强求?!敝幼仙郊泵Τ隼慈白璧?。

    这个时候旁边的妖男却发出了怪怪的笑声。

    “你笑什么!”蒋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爽的对妖男说道。

    妖男还在笑,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对蒋黎说道:“小胖子,你骂得这个孬种救的人要全部站在这里,每人朝你吐口口水,就会变成一个中阶水系魔法暴浪把你淹没?!?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