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角根本没理会献殷勤的蒋黎,反而是径直到了莫凡的面前。

    “我是与你联系过的那位,张小侯是我的学生?!狈山茄壑杏幸凰啃θ?,显然莫凡给他送去的消息他收到了。

    “哦,哦,抱歉我没听出你的声音?!蹦厕限蔚男α艘幌?。

    莫凡之前和他是电话联系的,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个话音沧桑的男子看上去挺年轻的,三十出头最多,能够担任古都军法师总教官,这飞角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

    “没事,说实话我原本挺佩服你的,几乎所有人只要知道那里出现过煞渊便至少一年以上没有人会去那里,可你却去了,还把我的学生给找了回来……”飞角说道。

    “原本?你没有想到其实我这个外来人根本不知道煞渊是什么玩意儿吧!”莫凡说道。

    “哈哈哈,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可是不止一次听我学生提到你,他对你这个大哥的认可与崇拜可远胜我这个做他教官和老师的啊,不过,你也确实不一般,不少事迹我都听说了?!狈山巧斐隽耸?,看上去很爽然的样子友好的与莫凡握了握。

    在场的法师没有五十也有四十了,以中阶法师居多,也有几个高阶法师,先是一个议员跟这小子说话,紧接着又是这位古都总教官赞不绝口,大家不免有些奇怪,这货到底谁啊,看法师之章也不过是中阶法师??!

    莫凡谦虚一笑,但却发现周围一下子投来许多不爽与妒忌的目光,当下不敢在这里继续和飞角说些私话,将话题引到正事上。

    飞角接着祝蒙的话,开口对众人道:“第二次煞渊出现在离城市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不巧我的一个学生在那里,险些丧命。而这第三次……就在离我们这道外城墙仅三十公里的位置,换作以前甚至还算入市郊的地方!”

    “一次比一次近!”一位猎者联盟的法师说道。

    “恩,一次比一次近,离我们现在的这座城市……”

    “不是说煞渊有空间不确定性吗,那会不会是巧合?”钟紫山说道。

    “我们也希望是巧合,但这三次实在令人不得不多考虑一些事情?!弊C缮肀叩哪俏怀聊砭玫木究诘?。

    这位军司正是这北外城墙的护城总军司,连绵了十几公里的北城墙道上那些穿着军法师衣裳的人全部听命与他。

    “那么将我们召集过来,难道是为了抵抗煞渊??煞渊这东西根本没法抵抗,更何况我们只是一些中阶法师?!庇腥怂档?。

    “煞渊出现过的地方会留下一团很浓烈的死气,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许多战将级的亡灵与领主级的亡灵在那里聚集……我希望在场的人今夜都守在城楼这里,一旦那群等级高的亡灵有朝着这里迈近的意思,大家都必须将它们消灭!”祝蒙议员大声说道。

    “只要不是去查探煞渊,我一点问题都没有?!币幻г彼档?。

    “议员大人放心,我们这些人或许无法和庞大的煞渊相抗衡,但有妖魔借着煞渊作乱,我们必定会将其铲除,这是我们法师的天职!”

    “我也没问题,愿意整夜守护!”

    “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br />
    众法师们一听不是去找煞渊麻烦,一个个如释重负。

    大家既然会出现在这一带,多半都有消灭亡灵的心,帮助政府守个夜,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在场怎么说也有四十多名中阶级法师,四五名高阶法师,以他们这群人的战斗力,即便是领主级的亡灵出现也绝对可以抗衡一番。

    “吼嚄~~~~~~~~~~~??!”

    就在大家纷纷表示愿意出力之时,北面那昏沉的天幕之下传来了一声震得这钢铁城墙都剧烈摇晃起来的嘶吼!

    众人都感觉耳膜一痛,宛如有一个巨大的冲击波以覆盖地平线的磅礴气势隆隆的撞到这座城市来。

    祝蒙议员、飞角总教官、北墙总军司陆虚脸色都是一变,纷纷转过身去目光骇然的注视着远方那黑魆魆的巨影……

    莫凡也顺势看去,发现当时第一次到城墙这里最后一瞥所看见的那个魆影竟然再一次现身了,这一次比上次更近,看得更加真切,隔着这样的距离仍旧可以感觉到它可怕身躯带来的视觉冲击力!

    “又是它,它想借着这次煞渊带起来的死气聚集更多的亡灵一举冲破北面城墙!”祝蒙愤怒的说道。

    “大事不妙啊,这只亡君本就统治着千万亡灵之军,眼下有煞渊助阵,它将更加势不可挡,必须再请求增援?!本文彼档?。

    “人员已经很难在调派了?!本韭叫槌磷派羲档?。

    “不行,我们兵力有限,亡灵却是无穷无尽,要是我们撑不过这个夜晚,北面城墙就会彻底被这只亡君给攻破,到时候北城区会是一片血海?!狈山亲芙坦偎档?。

    “看来必须执行我们之前拟定的计划了?!弊C梢樵敝迤鹈纪返?。

    “议员大人,这样做的危险太大,一不小心我们就会被困在亡灵军团之中?!蹦俏徊文彼档?。

    “朱参谋,我祝蒙在的城市,就绝不会让一只妖魔作乱,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去抵御这次亡灵的大规模集结,但我们这些人却有机会杀掉这只亡灵君主!”祝蒙大义凛然的说道。

    祝蒙之所以拥有在整个国家魔法协会至高的地位,绝不是他掌控着多少世家,也不是有多少势力在暗中支持,而是每当隐患涌现这位议员总是身先士卒,这是那些早已经腐朽在他们高高在上的会议长椅上纸上谈兵的其他议员做不到的。

    这份魄力,成就了他的地位!

    “不行,绝对不行,假如几位失败了,这个北城墙又有谁来指挥,一切都会大乱!”朱参谋坚决反对这几位高层以身犯险。

    祝蒙议员是喜欢身先士卒,但他不能因为他是议员就拉上其他人一起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那么你有什么办法来阻挡鬼魆暴君的攻势?”祝蒙反问道。

    “总会有?!?br />
    “不出一个小时,它们就会出现在三公里不到的地方?!弊C伤档?。

    “那也不行?!敝觳文备久挥型巳玫囊馑?。

    “那加我一个呢?”众多集结古来的法师中,一位穿着黑色长毛纱的剑眉男子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个沉着却自信的微笑。

    其他人纷纷将目光落在这人身上,其中那些猎者联盟的成员貌似一眼就认出了此人,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

    莫凡也看着这人,却觉得此人格外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