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咯吱咯吱~~~~~~~~~~~”

    骨骼直接被碾碎,发出的声音更是听得人浑身鸡皮疙瘩。

    不过几秒钟,这只腐尸就化作了一具被冰冻的软肉了,虽然还没有彻底死亡,但它根本动弹不得。

    “阿力,别浪费魔能?!焙谒颗蛹胨娲佣愿兑恢桓级昧酥薪啄Х?,于是叮嘱了一句。

    那个叫阿力的胡须随从急忙行了一个奇怪的礼,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话说,一同走了这么久,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矮男笑嘿嘿的询问了一句,独具慧眼的他早就看出这个女人身份不简单。

    “叶梦婀,叶子的叶,梦境的梦,婀娜的婀,你们可以叫我梦婀?!焙谒颗釉诔率鲎约好值氖焙蛳缘靡槐菊?,好像怕哪个环节会说错一样。

    一旁的莫凡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由的笑了起来:“这是你临时取的中国名字吗?”

    黑丝女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这个名字有什么古怪吗?”

    “婀娜的婀……梦婀,中国人很少这样取名字,其实翠花会好一点。你还能把这个名加到你本姓氏里,比如说伊丽莎娜-翠花,彰显你中外精通的学识?!蹦惨惨槐菊乃档?。

    矮男、壮男、柳茹都是中国人,听到莫凡这番话差点没喷出灰蒜渣来!

    不带这样坑外国友人的?。?!

    偏偏黑丝女子还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绝对莫凡的建议很值得考虑,而她的两个随从多半也不是中国人,能说好中国话都算不错了,又哪里会明白名字之中的奥义。

    “你别听他瞎说啦,姐姐,你的名字其实很好听的?!绷愫芸炀桶涯哺舻袅?。

    黑丝女子也笑了笑,并不在意莫凡跟她开的这个玩笑。

    “内个,我们也能这样称呼您吗?”胡须随从阿力问了一句。

    黑丝女子只是看了他一眼,阿力马上缩起脑袋,不敢再多说半句话了。

    ……

    一路上,更多的是矮男和梦婀的两个随从在出手对付那些游荡的亡灵。

    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没有踩到墓穴之地,一直到了接近凌晨时分都很安全,算是节省下了不少灰蒜。

    “大概还一个小时天就亮了?!卑锌戳丝词直?。

    “还以为古都亡灵有多厉害,不就是一群没脑子的蠢尸吗?”胡须随从阿力笑了起来。

    “大哥,你千万别这样说,亡灵之地很邪门的,这种话真不能说的!”壮男这个时候开口了。

    随从阿力不以为然,咧着嘴在那里笑。

    前方是一片有些松弛的泥土地,完全的黑色。而天空中的云团更是浓密无比,压得很低很低。

    “撕啦~~~~~?。。?!”

    猛然间,一道惨白的闪电划开了这片狭窄的天地,顿时天空那压抑的黑色天幕与连绵大地的乌黑被照耀了出来,让人感觉走在一个无尽的黑匣子里。

    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沉闷了起来,随着不断雷鸣在云层上轰响,一滴一滴豆大的雨水落了下来,重重的打在土地上,都能够溅起一团小小的泥花!

    “麻痹,下雨了??!”矮男顿时大骂了起来。

    话刚落,大雨漂泊而下,白色的闪电划过,天地一片雨水的反光,连成了一片密麻。

    雨水激烈,冲开了松软的土,一脚踩上去便是泥泞一片。

    闪电再袭,顿时前方一片被雨水冲过来的血红印入到了众人的视线里。

    血水流过脚边,悚然至极,偏偏雨幕密集的让人看不清前方,于是众人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要不要吃灰蒜。

    “快走,雨水会将吐出来的灰蒜气给洗去!”壮男在这个时候提醒大家道。

    “也就是说,灰蒜不能在雨天用?”莫凡说道。

    “对!”

    莫凡心里有众多的脏话要吐,奈何雨势来得太猛了,实在无心在这里瞎BB,必须赶紧找一个地方躲雨。

    “队伍里就没有一个水系法师吗?”莫凡问了一句。

    可惜,没有人应答。

    水系法师在的话,每人身上施加一个水御循环的话,大家都不会被雨打成这副模样。

    黑丝女子梦婀的两个随从倒是无微不至,他们并没有带伞,倒是急忙脱去了外衣给梦婀做雨衣,一路掩护着她前行,彰显出与寻常人不同的尊贵。

    “该死,这里血水越来越多了,恐怕有大尸!”矮男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判断道。

    “不会吧,这大雨下的,战斗起来的话全成泥人了?!蹦脖г沟?。

    “我怎么说的,这亡灵之地很邪门,别瞎说话!”壮男则将问题都归咎在随从阿力之前的话语。

    众人踩着泥水前行,速度都不由的加快了起来。

    这地方一片平原,除非往秦岭那边走,否则根本不可能找到避雨的地方。

    秦岭那边秦岭妖族是很欢迎人类的,没准油锅都为你准备好,就等人类往里面钻。

    “嗷呃~~~~~~~?。?!”

    “呃嚄~~~~~~~~~?。?!”

    忽然,两声听起来令人心脏噗咚跳起来的嘶吼从旁边传了出来。

    柳茹离那声音最近,她转过头去看,不由浑身都打起冷颤来??!

    雨幕之中,一个硕壮如牛的巨尸之影越来越清晰,目标正是柳茹。

    这家伙拥有好几条手臂,每条手臂上赫然握着锈迹斑斑的刀斧,雨水冲刷在这刀斧上,将那些风干的血全部洗了下来,看上去更加恐怖,不知道这刀斧砍死过多少活人??!

    体壮如牛,四肢狰狞,更悚然的是这样一个粗阔的身躯上竟然长着一个女人细小的脑袋,一头脏兮兮的长发披散了下来,一张在雨水冲刷中满是阴沉、恶毒的脸庞??!

    “为什么……为什么抛下我?。?!”女人张开了嘴,发出了非常含糊难听的声音。

    这声音已经变质了,虽然是人类的语言,却充斥着怨灵恶鬼的索命之意??!

    “我草,你他妈谁?。?!”莫凡急忙将柳茹拉到自己身边。

    看着这个令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刀斧尸将,真不明白这具尸躯上到底嫁接了多少死物,否则怎么会丑陋恶狰到这种程度!

    “尸将,大尸将!完了,完了,我们死定了??!”矮男惊恐万分的盯着这大尸将,完全一副要逃命的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