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池一带总是随处可见一些细细的沙砾,据说被死气滋润久一些便也能够成为亡灵们的养分。

    一路走来,莫凡还真发现不少亡灵在拾取一些吸纳了月华与死泽能量的白色细沙,宛如大浪淘金。

    这群亡灵离外城墙有一段距离,它们只是游荡着,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一些能够对它们身体有用的东西,无论是那些细细的沙骨,还是丢弃被野狗咬过的残骸……

    “既然有这样一个辟邪的好办法,那亡灵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了?”黑丝女子的其中一位满脸胡须随从说道。

    “灰蒜比金子还难找,是无法种植的,它们大多生长在亡灵成堆的地方,依靠着死人肉作为养分,唯有危居村的人知道怎么采摘,并且每年数量都很有限,要不是我这位兄弟有一半危居村人血统,也没法给你们弄到这种东西?!卑行ψ潘档?。

    这个时候那个不是壮男也憨厚的一笑,眼睛还偷偷瞄了一下黑丝女子,估计他也是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带劲的女人。

    “前面不远就是羊阳村了,夜还长,我们到那里暂歇?!卑兄缸徘懊婺歉鲂∩狡孪滤档?。

    “村子有规矩,你们要进去的话最好遵守?!弊衬刑嵝蚜舜蠹乙痪?。

    众人点头都说没有问题。

    很顺利抵达了山坡,顺着山坡往下,大家正想要看看一个人类的村落是如何安然无恙的在亡灵之地中存活的,然而山坡之下,山溪之间,秦岭之下,他们看见的只不过是一堆废弃凌乱的木头堆,哪里有什么村落!

    再往别的方向望去,一片黑色的泥土,除了几处坑坑洼洼的地穴之外什么都没有!

    “你耍我们?”那个满脸胡须的男子立刻带着几分怒气的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卑辛成急淞?,目光转向壮男。

    壮男眼里满是惊愕,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开始跑,疯狂的往坡下跑去。

    那一片凌乱木头之地连一角茅屋都看不到,更不要说是村落!

    但是壮男就跟发了疯一样,即便那里还有几只亡灵在走动,他也一副毫不顾忌的样子。

    “这张地图上表明,羊阳村确实是在这个位置……”柳茹低着头查看周围的地形。

    “对对对,地图是不会错的,我没有骗你们?!卑屑奔泵γλ档?。

    “那村子呢??”

    “我也不知道?!?br />
    “除非……”

    从壮男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便可以看出,那里确实是羊阳村所在。

    可是,一整个村落赫然消失了。

    假如有木桩围墙,有房屋废墟,有一些物件散落,那还能够证明村庄存在过,可是那里只有一些零散的木头,剩下的全是黑色的泥土,什么都没有了。

    “难不成危居村也没能够躲过亡灵的暴乱?”柳茹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或许吧,没准新的亡灵统治者并不怎么给这些土著居民面子……”

    大家顺着山坡一同走了下去,发现这片原来是村落的地方有明显焚烧过的痕迹,遍地的木炭,成堆成堆,风一吹就弥漫起了一层肮脏的雾。

    “没怎么看见尸体,有烧毁过的迹象,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蹦敲澈氲哪凶佣院谒颗怂档?。

    “就算发生了什么,我们也看不见尸体的?!蹦仓噶酥钢芪в蔚吹哪切┩隽?。

    村民要是死了,多半也会变成亡灵,这里到处是烧过的灰烬,即便有血迹也根本看不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黑丝女子另一个随从说道。

    “只好去下一个村落了,假如下一个村落也是这样……”黑丝女子说道。

    矮男急忙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

    莫凡和柳茹又还能说什么,自然只能同意。

    “走了,走了,你在这里什么也找不到,他们有可能是迁徙了,别那么悲观?!卑卸运幕锇樽衬兴档?。

    壮男也还理智,发现没有大量死亡的迹象,便开始给大家引路,前往下一个村落华村。

    “这里离华村有两天的路程,本来我计算是在羊阳村这里度过下半夜,可以节省一些灰蒜……现在看来,我们在华村的半路上灰蒜就会用光了?!卑幸涣橙险娴亩源蠹宜档?。

    很显然,灰蒜的缺货是最严重的问题。

    矮男提出先返回古都,等壮男再从同族那里弄到一些这东西再过来,壮男表示他要弄到这些灰蒜怎么都得几个月……

    “直接闯吧,再返回去太浪费时间了,你们带好路就行?!贝蠛胨娲铀档?。

    莫凡和柳茹也是这个意思,再拖下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别莽撞?!焙谒颗诱飧鍪焙蚩诹?,她看了一眼矮男,声音柔美的道,“一路走来,我发现并非所有的区域都遍布着亡灵。我们这个下半夜暂时不要使用灰蒜,遇到亡灵数量过多而无法对付的情况再吃下?!?br />
    “这个办法好?!卑屑泵Φ阃吠?。

    莫凡也点了点头,心中暗暗感叹了句:难得见到胸大还有脑的。

    ……

    按照黑丝女子所说,这下半夜大家并没有一直使用灰蒜……

    大概离开了羊阳村有三四里地后,大家便能够明显感觉到周围亡灵的目光变得不太友善。

    这一带亡灵都是在随意游荡,三三两两,都是一些奴仆腐尸,除了看上去寒人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

    “它们来了?!卑谐錾嵝蚜酥谌艘痪?。

    一只正在拿岩石磨牙的腐尸似乎嗅到了人类肉香,脑袋咯吱咯吱的转了过来,绿油油的瞳孔锁定了离它最近的黑丝女子。

    黑丝女子眼睛里没有什么情绪,甚至对这恶心的东西也没有往常女子那般慌张与厌恶。

    她那满脸胡须的随从已经往旁边多跨出一步,脚下有冰色的星图在呈现霜叶那样凝结……

    “冰锁!”

    胡须随从手一扬起,霎时冰晶幻化从了一条粗大钢铁一般的锁链。

    锁链笔直的飞向了那只试图攻击黑丝女子的腐尸,顷刻间将它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

    “碾骨!”

    胡须随从手猛力一握,那冰锁突然间死死勒紧!

    (今天偶感风寒,昏沉睡了一天……这会才起床码字。乱叔尽量把今天的更新送上,要是没送上,梦里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