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嘣嘣?。。。?!”

    无形之力重达千金,把顾剑整个身子都要砸扁了,水泥地凹陷下去一个人形的坑痕,周围溅开了顾剑的一片血花。

    顾剑好歹是一个中阶接近巅峰的法师,可在艾江图面前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若不是这家伙最后还唤出了铠魔具来?;ぷ∩硖?,就这重力狂锤估计能将他压成肉酱了??!

    这一击,艾江图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甚至理都没理会顾剑是否还有铠魔具。

    若顾剑铠魔具还在冷却,估计真就直接死过去了。

    水泥碎片飞溅,一片尘土也扬了起来,周围寂静无声,没有人敢出来阻止,更没有人敢去查看顾剑的情况。

    浑身黝黑的艾江图展现出来的实力跟他们这群学员不是一个级别的,甚至很多人压根没有见过他所掌控的力量!

    “空……空间系!”

    过了许久,莫凡才缓缓的吐出了这句话来。

    若不是火焰魔女-姜凤也使用过这种力量,莫凡也会和其他学员一样一头雾水。

    次元类魔法-空间系!

    召唤系也隶属次元类魔法,而其中空间系魔法据说只有高阶法师才会觉醒,并且觉醒概率极低。

    元素魔法是最为常见的力量,高中就开始学习,大学升华。

    而在大学,又还会学习白魔法、黑魔法以及次元魔法的知识。

    白魔法、黑魔法、次元魔法这些类别,初、中阶法师接触的都不会太多,其中次元魔法中的-空间系更相当少见!

    这艾江图展现的空间系能力太过强横了,连三位裁判老师都被其震慑住。

    莫凡之前一直很好奇,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是内定选手的人究竟有什么特殊本领,现在他是看得真切,吊得不行?。?!

    顾剑埋在水泥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估计半条命是去掉了。

    惊讶了半天的莫凡终于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前一秒还黑魔鬼一样的艾江图此刻已经变成了宠溺妹控的大哥哥,轻轻的用手抚摸着艾图图的脑袋,那份爱怜没有一点掩饰。

    “他……不会死了吧?”艾图图小小声的问了一句。

    “不治疗就死定了?!卑蓟卮鸬?。

    “……”

    莫凡是服了这个暴力护短狂艾江图了,急急忙忙给裁判老师使了个眼色。

    裁判老师估计也没回过神来,好半天才把顾剑从水泥板中扣出来,急匆匆的送到医务室。

    学生要是在他们的看管下死了,他们得负大责任啊。

    “这里人多,我们先离开吧?!卑忌艘谎壑芪?,缓缓开口道。

    不过,没等他离开,周围的学员跟见鬼一样,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深怕这个变态想要清静,把这里人都清理了。

    留下来的李杰、刘欣两个人看到顾剑那惨状,都暗暗庆幸他们埋怨归埋怨,却没有骂过艾图图。

    ……

    大家还是一起离开了,艾江图好像跟个没事人一样,请大家去喝酒了。

    艾江图明显酒瘾大,话还没有说几句就自己饮了几大碗了,喝完酒后的他倒没有那股威严,反而跟平常年轻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也或许只有在着喝酒的时候,他才会卸下一身军人肃杀气质的铠甲。

    “哦,你就是莫凡?!卑伎醋拍?,显得非常意外。

    整个中国被内定的学府选手一共就两个,一个是他艾江图,出自于军校,另外一个就是准内定,艾江图其实也好奇这人是谁,没有想到这货和自己妹妹是室友。

    “恩,要知道你这个做大哥的在,我就没有必要跳出来替艾图图出头了?!蹦残ψ潘档?。

    这艾江图收拾人更狠!

    “不一样,你是作为朋友,我是作为大哥……”艾江图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吧?!蹦部嘈?,照艾江图这理论,艾图图朋友、亲戚那么多,逐个把顾剑收拾一遍,那不得死几个来回?

    “不管怎么样,很高兴能够提前认识你,我这人对队员很苛刻,不仅是实力,更重要的是胆识和气魄,你算是合格的?!卑妓档?。

    “队员?”很懂得察觉细节的丁雨眠发出了一丝疑惑。

    艾江图愣了一下,急忙摆了摆手,用其他话语来掩饰。

    看来艾江图是喝的多了,提前吐出了一些信息来。

    莫凡也不笨,瞬间就明白艾江图无意中吐露里暗藏的意思了。

    和着这家伙就是学府国队的队长啊,岂止是内定选手,连职位也都已经内定了。

    想来也是,这个军校出身的家伙常年出生入死,实战经验肯定极强,指挥能力和纪律也是其他学员没法比的,再加上那高处同龄人一大截的恐怖实力以及神秘空间系力量……

    学府国队的队长是这人的话,莫凡隐隐有些期待这场世界学府盛宴了,会有多少绝世奇才聚集,又会迎来怎样的强敌!

    ……

    初识了一番,艾图图便拉着他大哥去逛大上海了,艾江图百忙之中来看妹妹,其他人自然不好打搅。

    返回到公寓里,莫凡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感慨了一声:“没想到啊……”

    “什么没想到?”牧奴娇宛如一个女幽灵一样从小酒廊后面钻了出来,白皙素手上正拿着一杯红色浆液状的酒,颜色挺漂亮的。

    “哦,艾图图哥哥,你认识吗?”莫凡说道。

    “你是说艾江图?”牧奴娇眼中闪过一丝敬畏。

    “对,这人好强啊?!?br />
    “确实,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他的传说了……他也是个狂人,走军校,杀妖魔,实力更甩开我们这些埋头苦练的人很多?!蹦僚靠瓷先ビ行┿俱财1?,坐在了莫凡旁边的沙发上,将酒杯放到了一边。

    “你怎么了,还喝起酒来?”莫凡见牧奴娇也有些不对劲,询问了一句。

    牧奴娇凄苦的一笑,叹了口气道:“还能因为什么……我恐怕连提名之争都很难夺得了。拿不到这一票,我想家里头也不会费劲为我再争取别的东西?!?br />
    说着这番话,牧奴娇又想喝上一口酒,谁知莫凡不动声色的拿走了杯子,然后他自己仰起头一饮而尽。

    牧奴娇瞪大了眼睛,带着几分羞恼。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那是自己的杯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