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雨眠其实蛮佩服莫凡的……

    作为明珠学府学员,无论是内院还是外院好歹也呆了快两年,竟然还能够在校内迷路!

    更佩服的是,别人为了这提名之争都险些要赛前沐浴更衣、焚香净手了,而莫凡居然不知道今天有比试??!

    带着这个路痴赶到了相应的比赛场上,比试已经接近尾声了。

    “你的队友才三人,你现在才到,他们怨气应该很大?!倍∮昝呓擦旖吮热?。

    不过,往比赛场上一看,丁雨眠一时间有些语塞了。

    四个人!

    赛场上分明是四个人,一个没少!

    可是莫凡明明站在自己旁边啊,台上那个人又是谁??

    莫凡脸已经黑了,看着正在比赛场上战斗的艾图图,千万个草字在内心奔腾。

    “她冒名顶替了你?”丁雨眠找了一个舒服的席位坐了下来,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那双漂亮充满魅力的眸子里还闪烁着几分看热闹的笑意。

    莫凡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比赛都已经进行,他哪还能跳上去把艾图图拧下来打屁|股,只能蛋疼的把比赛看下去,但愿艾图图别把事情搞得太砸。

    果然,把事情交给这女人,就一定不会有好结果,自己真的太低估艾图图的脑残了,上帝在塑造她的时候一定是打翻了智慧这杯元素,用罩杯来弥补……

    “他们很吃力?!倍∮昝呖醋疟热?,淡淡的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恩,很明显?!蹦驳懔说阃?。

    ……

    ……

    比赛场上,顾剑脸上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他现在真的怀疑那个叫莫凡的女人是纯粹来卖萌的!

    还主修植物系,魔藤的束缚准度严重有问题,对手即便不使用风轨、地波,都能够轻易的闪避开她的魔藤束缚。

    “光耀-失明??!”

    艾图图知道自己植物系魔法用的不是很好,于是没敢再使用了,当她看到顾剑陷入别人的围困中后,马上想到用光系的魔法来晃瞎敌人的眼睛,好让顾剑脱身。

    但是,光耀失明这是一个敌我不分的技能,失明了对手,也会失明队友,这需要光系法师很好的掌握释放距离和释放角度……

    顾剑手腕上有雷电印记在闪耀,正准备一个雷印麻痹住其中一个对手,再利用履魔具脱身,谁知艾图图一个光耀扔了过来,顿时强烈的光芒刺得他根本看不见对手。

    就在顾剑失明的这个时间,一条粗壮的冰霜锁链猛的抽打了过来,顾剑双目还灼痛,哪里能够做出闪躲,这冰霜锁链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腹部,将他整个人抽飞了出去……

    他身上有铠魔具,可这也是铠魔具最后的?;ち?,当他有些头晕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铠魔具碎了一地。

    再看看自己的其他队友,随着他顾剑受伤,没有了足够活力压制,其他人立刻被对方合理瓦解。

    局面崩盘,比赛再次失利。

    “16队,胜!”

    裁判一声宣读,顿时16队的四人脸上浮起了笑容。

    其中作为队长的白宇郎笑容更是极为放肆,像是在嘲笑顾剑的无能一般,不停的发出奇怪的唏嘘声。

    顾剑与白宇郎本就不和,这次惨败,顾剑胸中憋了一大团火焰彻底爆发了。

    “你是不是有?。?!”

    “你在用光耀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魔法也会让我失明??!”

    “你他妈难道是靠主动爬到别人床上进入系榜前20的??”

    “蠢如猪,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

    顾剑指着艾图图就是一阵破口大骂,气得七窍生烟的他根本就不会顾及任何东西了。

    提名之争三场最重要的比赛中的前两场全输了,他顾剑离提名权的名额越来越远,全都是拜这个蠢女人所赐!

    第一场输了,他忍了,这第二场,他忍无可忍了,甭管周围有多少人,甭管对方是不是个女人,提名之争关系到每个人一生的前程,他顾剑怎么会这么背,遇到一个靠身体爬到提名之争中的贱女人??!

    烦,真他妈烦??!

    顾剑的声音几乎在整个比赛场上回荡着,言辞中更是没有一丝丝的掩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比赛场人不多,可一个个听得真切。

    包括他的队友,李杰、刘欣都听得愣住了,他们心里也有火,可也不至于像顾剑这样直接指着人骂出来啊。

    这第二场比试中,这个女的表现其实还可以,会使用敌我不分的光耀,也实在是顾剑当时处境危险……

    寂静,比赛场因为顾剑这突然间的几句咆哮而寂静无声了。

    很快,哭声划破了安静。

    艾图图呆了好几秒钟,随后就是掩面而哭。

    顾剑这番话骂的极为难听,直接是彻彻底底的刺伤了她的自尊,让平日里也有几分没心没肺的玩闹的艾图图彻底精神崩垮了。

    她承认第一次冒名顶替的时候,她是有些玩闹的意思。

    可在看到大家因为比赛失利而阴沉着脸的时候,她便没有了一点玩闹之心,第二场比赛她是真的很认真很认真的在应对,更不惜让家族耗费巨大资金为她准备了一件斩魔具……

    斩魔具是起到了效果,可这次的对手远比上次强,他们整体实力不如对手。

    比赛输了,他原本以为顾剑好歹会对她今天更出色的表现而宽慰几句,没有想到迎来的是这样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那声音直刺她心,眼泪从眼眶里喷涌了出来。

    “哭你麻痹,滚远点,别让老子看到你!”顾剑怒喝道。

    从第一眼看到这女人的时候,顾剑就觉得她是个拖油瓶,哪知道她会废到这种程度!

    “顾?!懔恕?br />
    “是啊,还有第三场要比。她其实也是为了帮你缓解困境?!崩罱芗泵θ八档?。

    “还比什么,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还用得着比吗!”顾?;鹌揪兔挥邢吕?。

    ……

    艾图图已经不敢想象眼前这个骂声难听至极的男子便是家族为自己相中的人,她现在只想立刻逃离这里。

    捂着脸,艾图图有些失魂落魄的要冲离这里,可迎面撞上了一个胸膛……

    这个胸膛不宽,但很厚实的那种,她原本想要绕开,却没有注意到这人张开手臂就把自己抱住了。

    艾图图这才抬起头来,却发现抱着自己的人是莫凡。

    艾图图浑身更是触电了一样……

    回想起顾剑刚才那骂声,再联想到自己冒名顶替的行为,被莫凡这样撞见,她更加无地自容,害怕莫凡会一样那样骂她。

    顾剑只是一个家族为自己看中的人,铁起心来,自己不管就好了??赡埠么跏亲约旱呐笥?、室友啊,她更惊恐莫凡也会这样骂她……

    毕竟自己的胡闹,已经让他两场重要的提名之争惨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