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色的瞳孔密密麻麻,它们绝不是像繁星一样密集的唯美,而是密集得令人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感觉心脏被那些这个世界上最为贪婪、饥饿、凶残的目光光束给打得千穿百孔一般??!

    深渊下很黑,但是张小侯看到了有无数的躯体、四肢在下面蠕动,它们完全是堆在一起,一层又一层,尸盖尸,尸爬着尸,堆砌得如山一样……

    深渊有多大,目所能及之处就看不到一点点的泥土,全部都是那些恶心得令人头皮都要炸开的尸物??!

    之前土地上还有几十只亡灵,可它们掉落下去之后便如同雨水落入到大海里一样,顷刻间都找不到身影了,淹没在尸堆当中……

    千只!

    万只!

    这么多的亡灵全部趴在一个巨坑之中,简直像十八层地狱的装着万阴的锅炉突然间被人掀开,展露在了人间,炼狱的折磨、痛苦尽数呈现出来,滔滔的怨气要化作了一个冲天巨柱,幻化成黑色的云在滚动!

    张小侯已经看得呆住了,他离这个煞渊很近很近,再多踏出几步就会掉下去……

    现在的他,宁愿被那刀斧尸将给跺成碎片,也绝不要掉落到这种万尸之坑中,那跟直接下到地狱没有任何区别。

    ……

    刀斧尸将在后,张小侯前方无路了,往侧面逃过更来不及。

    那张贾曦阴沉至极的脸越来越近,长长的舌头都吐了出来,好像要****干净人身上的血。

    刀斧飞舞,张小侯咬着牙,背对着那地狱一般的万尸之坑,要与这刀斧尸将做最后的搏斗。

    可就在他准备战死之时,刀斧尸将突然间转了一个方向,竟然是朝着石少菊的方向追去了……

    一窜狰狞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张小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得连双腿都不听使唤,不仅仅是因为夺命的刀斧尸将突然间放了他一条生路,更在于他的背后就是裸露在人间的地狱,装满了千万尸物的锅炉?。?!

    他整个人跟虚弱一样跪倒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力气爬起来。

    身后死气滔滔,说不定就会将活物给卷进去,张小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

    没有了刀斧尸将的追击,张小侯可以沿着归路逃去。

    其他人已经不知逃向什么地方了,死的死,跑的跑,从军队中选出来的他们这只军官精锐队伍在这亡灵土地上不堪一击,完全就是猎物被随意的追逐!

    ……

    ……

    钟楼魔法协会

    一个尽显古老的办公室内,一名年轻的女监察员急匆匆的朝会议室跑去,手上还捧着一台电子仪器屏。

    “黑色!黑色??!”女监察员一边跑,一边惊慌的叫着。

    “冷静点,把话说清楚?!惫哦寄Хㄐ岣被岢づ碛袼档?。

    “黑色,这里出现黑色的点……是煞渊??!”女监察员急急忙忙的指着电子屏说道。

    电子屏内是一幅电子地图,地图版块貌似正是古都以及古都周边区域……

    此刻已经是深夜,古都安界之外已经全部血红血红,颜色醒目而又惊心,这意味着周围的亡灵比往常躁动了数倍。

    而就在一片通红的区域里,一个黑色的点在不久前赫然亮起。

    黑色,那是人类禁地!

    紫色已经是妖魔国度,至高法师到那里都是九死一生,而黑色便更是任何活物都毫无生还可能。

    古都周围一片通红通红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点??!

    这就意味着亡灵之地中最最可怕的东西出现了。

    “是不是仪器出错了啊,怎么可能出现黑色,那得上万只堆成山吧?!蹦昵岬男岢稍毙ψ潘档?,并且将目光看相副会长彭玉,可是这位年轻成员发现副会长彭玉脸色凝重到了极点,笑容赶紧收敛了起来。

    “你懂什么,这恐怕是煞渊出现了!”女监察员声音提高了几分。

    “煞渊??我来这里这么久,怎么没听过?!蹦昵崮凶铀档?。

    副会长彭玉过了许久才吐了一口气,开口解释道:“你刚才说,那得上万只亡灵堆积成山才可能出现黑色对吧?”

    “是啊,亡灵再密,也不可能密到这种程度?!蹦昵崮凶铀档?。

    “事实上煞渊就是你说的这个样子,煞渊也叫做万尸坑和地狱之渊,仪器不会出错,在羊阳村西面土地上确实出现了一个煞渊……”

    “不……不会吧??”年轻男子脸颊僵硬了起来。

    “通知其他几个势力,煞渊出现了!亡灵活跃到连煞渊都暴露了出来,再寻找不出这样一切的原有,这片疆土恐怕会彻底沦为地狱!”副会长彭玉神色沉重的说道。

    古都一带有亡灵游荡是很常见的事情,千百年来这里人都懂得如何与亡灵“共存”。

    可是自从沙惘河的东尽头发生了暴动之后,这块疆土也变得难以控制,成堆成堆的亡灵在天没有完全黑的时候爬出泥土,高级别的尸物肆意的在人类活动范围游荡,现在就连世间最接近地狱的坑洞-煞渊都出现了,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说明大霍乱要爆发吗??

    古都屹立数千年,那是因为亡灵数千年来都对城市俯视耽耽,这里的人在数千年不曾停歇的战争中学会了如何防范与如何抵抗……

    昼夜界限不明,亡灵暴动凶残,煞渊地狱惊现,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

    ……

    羊阳村临近山溪,听说每天凌晨那会,溪水是最为干净的,用来泡茶的话会更为香甜。

    苏小洛每天天微微亮的时候都会爬起来,取山溪最初的水来,然后沉甸甸的挑回到自家的水缸里,不单单是因为爸爸能够喝上一口好茶,更在于这些水能够滋养自己的肌肤。

    这天,她像平日里那样去取水,远处虽然传来一些“熬夜”的亡灵的咆哮,可她并不害怕。

    取一瓢,她刚要灌入水桶里,却猛然间发现水全是红的。

    水散发着一股腥味,苏小洛嗅到之后,不满的皱起眉头来,心中暗想又是哪只蠢亡灵跑到溪水上游……

    她抬头望上游看去,却猛然间发现一个浑身都是血污的男子倒在了溪水中,半截身子都浸泡在了里面。

    血不停的流,伤痕满身,死状无比凄惨!

    苏小洛胆子也大,走了过去将这尸体翻了过来……

    “还有气……来人,快来人??!”苏小洛发现这个男子勉强有气,立刻叫醒村子里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