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张小侯从来没有感觉夜幕降临会是一件多可令人可怕的事情,随着斜阳渐渐的落下,内心那一份安宁也在慢慢的消散,无边无际的恐惧与颤栗也在这广袤的大地上铺开……

    “天……又要黑了?!辈恢朗撬嗔苏饷匆蛔?,众人不由的觉得双腿一阵痉挛,好像已经有无数肮脏的爪子勾住了他们的脚一样。

    “但愿上次只是我们运气不好,在一个尸坑附近?!笔倬账档?。

    “大家做好准备吧,别再想上次那样被偷袭了?!鼻鼗⒅龈懒艘痪?。

    南面的山很高,像是一条黑色的巨龙,横卧在大家的左手边几公里的位置上……

    大家面朝西前行,可以看到夕阳如同时钟的针点,正在为大家做着倒计时,殷红如血,洒在了不远处的长长卧龙之山上,也洒在了大家要踏过的黑色土壤上。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昏暗笼罩了,有一种看不见回头路的感觉,某种腐烂的臭味在渐渐弥漫开的死气下飘荡在空气里,让人恶心作呕。

    记得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他们还有说有笑,没有把小小的亡灵当做一回事,可现在,没有一个人说话,一行八人的脚步声都沉重了许多,心脏莫名的开始加速跳动。

    “村长说的方法真的管用吗?”王童还是有些不安的说道。

    村长方谷告诉了大家,亡灵并非是靠视觉来追踪活物的,很多亡灵甚至连脑袋都烂的,眼睛也没有,它们却能够嗅到活物的位置……

    亡灵的视觉很差,尤其是等阶低的亡灵,偏偏活物走过,方圆数百米的亡灵都好像会往这里聚集一样,其实是因为它们掌握着人类的气息。

    亡灵出没的地方,一定会有死气,它们呼出的气息也是死气。

    活物呼出的气是生气,科学点说大部分是二氧化碳。

    亡灵视觉很差,听觉一般般,可它们可以通过吞吐死气的时候感知到方圆数百米中飘出的生气,活物吐出来的气息对它们来说简直就是能够饱餐一顿的香味,隔着很远都能够嗅到……

    亡灵永远都是饥饿的,而活物终究是要呼吸的,所以附近的亡灵很容易“闻香而去”。

    要躲避亡灵,唯一的方法就是解决呼吸的问题。

    奴仆级的亡灵,它们多半愚钝,只要人吐出来的气被掩盖了,或者经过稍微的处理,便很难察觉了。

    战将级的亡灵,它们嗅觉和听觉很强,视觉一般般,所以若有战将级的生物出现,不仅要解决呼吸的问题,还保持绝对的静止……

    “这东西,看起来跟大蒜一样。不知道有多难吃?!倍游槔锏谋下档?。

    “天暗下来了,吃,没人先吃一个!”队长秦虎发出命令道。

    众人纷纷按照队长说的,快速的从挎包中掏出了一个长相跟大蒜极其接近,但遍体通黑的农作物。

    这东西叫做灰蒜,少数能够在亡灵土壤中生长的植物。

    这种植物比大蒜难吃数倍,吃下之后,喷出来的气味道更是恶臭至极,可当地人却会随身携带几个,以防止意外的发生……

    吃了这种灰蒜,人呼出来的气会臭化,可以掩盖住生气,让亡灵误以为是一觉到天黑没洗漱的同类,由此亡灵便不会追逐。

    古时候说大蒜可以辟邪,估计也是这个原因,就是鬼闻了都不想接近你……

    天刚有黑的迹象,所有人就分别吃了一个下去,顿时一片干呕之声传来。

    “草,这比屎还难吃!”

    “说的好像你吃过屎一样?!?br />
    “确实难吃……让我吐一会?!?br />
    大家都是军法师,野外生存的时候一般什么都吃的,可他们吃下这种东西后都想吐,可见这玩意儿真不是人吃的!

    “都忍着,不想死的话……”

    “队长,别冲着我说话?!?br />
    “嘘,别出声!”

    石少菊突然间一脸警惕的对大家说道。

    众人脸色难看,可一下子都屏住呼吸了。

    土壤开始诡异的松动,简直像是埋在墓里的人要爬出来,敲打着棺材板的声音都清晰可见。

    大家面面相觑,眼睛死死的盯着脚下。

    突然,一个满是蠕虫的脑袋从土里钻了出来??!

    头发干枯,头皮剩下一半,头盖骨锃光瓦亮,看得人一阵心里发毛。

    这个脑袋就在另一位女军官-肖静的旁边,她整张脸吓得苍白如纸,几乎下意识的要描画星图将这颗恶心的脑袋给轰得稀烂,可一旁的石少菊猛的按住了她,不让她有任何的举动。

    石少菊做法是明智的,因为这个脑袋过后,一下子好几个半骷髅的脑袋钻了出来……

    不过几分钟,越来越多的腐尸、骷髅从泥土里爬了出来,它们沐浴着黑暗,呼吸着死气,要是双目再有神一些,便是一群活脱脱出来透气的东西!

    军官八人已经彻底化作了雕塑,他们心跳正在剧烈的跳动,快要嘣出来的那种。

    张小侯所在的位置有两只骷髅爬出,正巧就在王童的前后……

    张小侯近的可以看见前面那只骷髅光洁的后脑勺上被捅开的骨洞,很明显这是一只后脑被利刺给贯穿而死的。

    他没敢动,呼吸都是停的。

    可是,人怎么可能不呼吸,就算可以憋气一分钟,再憋下去就要窒息而死了。

    终于,张小侯闭气到了极限,他尝试着一点点的从鼻子里呼出气来……

    “咔咔??”

    气一呼,前面那只骷髅猛的转过脑袋来,它那双发出了腥红光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小侯,手臂上紧紧握着的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闸刀竟然有举起的迹象。

    张小侯心都悬起来了??!

    这两只骷髅不可怕,他一个风盘就可以送它们到天上……

    问题是,在这片土地上至少有一百只亡灵,可以说只要他出手,那些亡灵就会顺着魔法波动而来,将它这里围个水泄不通??!

    张小侯不敢动,可他闭气真到极限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灰蒜是不是真的管用,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几个人可以保持冷静的,周围全是亡灵,全是会将活人啃成白骨的死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