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别去??!”王童朝着张小侯大喊了一句。

    可话语还在嘴边,便看见张小侯一个急刹,掉转了奔跑的方向就冲回去救那个叫贾曦的女军官。

    女军官苦苦支撑着,它的冰锁猛的被那只刀斧尸将给震得粉碎,冰渣还在空气中飞溅的时候,刀斧尸将便身体如一辆越野车一样冲向了女军官贾曦。

    贾曦发出祈求,看到张小侯回头来救她后,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表情,可是她刚伸出手要张小侯拉她一把的时候,体型惊人的尸将猛的一吸舌,生生的将女军官贾曦给卷到了半空中,直接扯到了它的血盆大口前??!

    “咔嚓?。。?!”

    刀斧尸将贪婪的一咬,就像咬在了可口无比的水果上,顿时鲜红色的果汁迸溅了一大片。

    几滴血溅在了张小侯的脸颊上,张小侯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

    “走啊,蠢货??!”

    王童的声音在张小侯耳边响起,张小侯稍稍回过神的时候,那只尸将双瞳中放射出腥红之光,正锁定着他。

    “对……对不起?!闭判『钋嵘剜艘痪?,脚下有一阵疾风扬起,托着他的身体化作了一柄离弦之箭,极速的飞窜而出。

    张小侯的速度极快,刀斧尸将都跟不上,那些包围过来的腐尸更是无法捕捉到他灵巧的移动轨迹,于是就在腐尸群几乎将这一片区域给彻底关上的时候,张小侯踩着狂风之轨冲了出来,并且追上了继续前行的队伍。

    ……

    “擦一下吧?!笔倬漳贸隽艘徽潘颗?,递给了张小侯。

    张小侯没有接,只是用自己袖子往脸上一抹,上面全是那个叫做贾曦的女人的鲜血,尽管张小侯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

    “我以为以你出色的能力,早应该看惯了生与死,早应该会像我们一样放弃那些不可能能够救活的人,你返回去,很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这里的团队与其他地方的团队不同,沦陷的,就该放弃,回头,全军覆没!”队长秦虎走了过来,高高的俯视着坐在地上休息的张小侯。

    张小侯没有说话,他确实是“插班生”,从南方到中部,到这古都……

    “下次不要做这种蠢事,也不要违抗命令?!鼻鼗⑷酉铝苏饩浠?,便没有再多说了。

    张小侯依旧没有说话,他只是沉浸在那份不甘当中……假如自己速度能够再快一点,便能够在尸将将她卷走之前救下她。

    “这里没有什么亡灵,前面就是羊阳村,我看到它们的木桩围栏……”王童开口说道。

    “好,尽快到村子里?!?br />
    羊阳村离秦岭蜿蜒而下的山也不过几公里,完全是坐落在山下。

    村子不大,沿着一条山溪而建,房屋全部是由木屋建造而成,踏入这个村庄的时候便有一种回归了古代的感觉,在这个村子里看不见任何属于二十世纪后的魔法科技,没有电灯,没有电线,估计连手机信号在这里都是零的。

    “妖魔对我们的这些设备有极强的感知力,这个村庄不使用任何设备,这多半是他们不会引来妖魔和亡灵的原因之一吧?!笔倬展鄄斓暮茏邢?,一踏入到村落之中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入夜,村子格外的安静,一盏灯都没有,唯有一轮悬挂在上空的有些黄色朦胧的冷月。

    山溪流动的声音清晰可听,一眼望去村子死寂一片,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的。

    “你们……要进村子前,把不该带的东西都褪下,包括血……”一个显得几分苍老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从村子口的木塔上传来。

    木塔类似哨岗,应该每夜都有人在上面值班,防止意外的发生。

    “老人家,我们是临潼军区的,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大批尸物的袭击,已经有人阵亡和受伤了,赶紧让我们进村,为我们同伴治疗吧?!笔倬占泵Χ允匾估先怂档?。

    “所以我说,把不该带的东西都扔了,那些是会给我们带来厄运和灾难的?!笔匾估先思岢值?。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只能够入乡随俗。

    “这个也留下?!?br />
    “这是我们和总部联系的唯一通讯设备,经过特殊处理,不会引妖魔察觉的?!鼻鼗⑺档?。

    “不行,要么别进村子?!?br />
    “听他的,他们既然能够在亡灵之地中生活那么多年,自然有特殊原因和规矩……”石少菊说道。

    众人将所有与外界联系的东西都褪了下来,守夜老人干脆一把火就把它们全部烧了,这让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看,什么通讯设备都没有,他们要是全死在这一带都没有人知道……

    貌似那只勘测队也是要进村子的,他们的设备全被毁,不失踪都有鬼了!

    “好了,进来吧,看你们风尘仆仆、浑身带伤的,先到溪边去洗洗吧……哦,别用上游的水,我们还得喝的?!笔匾估先怂档?。

    老人带着八人穿过了村子,抵达了村尾。

    整个村庄不大,估计还没有某些富人家的一个庄园来得广阔,从村口到村尾也不过是十来分钟的事情。

    村子很安静,他们一路走过去压根没看见守夜老人之外的活人,这让大家不由的心里开始发毛。

    “周围是一大片亡灵,村子孤立,走进来就没看见一个喘气的,这里会不会是**啊,只有亡灵不袭击亡灵?!蓖跬沟蜕舳哉判『钏档?。

    “你别瞎说,村里的人估计都睡了。这里没电视、没手机、还没网络,大半夜的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张小侯说道。

    “哦,你说的也对?;八滴腋章虻纳隽捅簧樟?,早知道进村前给我娘们发个信息,免得她以为我死在这了……心疼啊?!?br />
    张小侯翻起白眼,懒得理会王童,自己则观察着这个村子。

    话说起来,这个羊阳村等于原始村落,可张小侯发现了他们这里有一个奇怪的民俗,那就是每家每户门前会插上一株狗爪草。

    狗爪草是俗名,其实应该叫灰梅。

    张小侯是来到古都西安后才知道灰梅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灰梅以前哪里见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