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波,装过了!

    莫凡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不提前了解信息是一个多么愚蠢的行为,但是,丁雨眠这第二系的心灵估计就算知道了,那也不过是少一点惊愕与狼狈罢了,莫凡拿这种心灵系法师一点办法都没有!

    丁雨眠的星轨描画速度极快,基本上达到了顺间释放的境界,莫凡连星轨都描画不全,更别说是星图了!

    难怪这妞之前可以看到自己内心的一个大致想法,辅修心灵系的她很多时候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烈拳??!”

    丁雨眠根本不给莫凡施展魔法的机会,乘着心灵冲击会在法师的心神之中留下些许回荡时间,她却乘着这个间隙完成了火系的星图!

    发丝在丁雨眠的光洁额前飞扬,狂涌的热力从比赛场中央位置扩散到边缘的结界之处,硕大的火焰红环随着丁雨眠娇喝一声之后猛的凝聚在手腕上。

    烈拳迎面轰来,范围极大,要将莫凡这方圆几十米区域全部笼罩进去了。

    “这烈拳,攻击范围怎么这么广?”莫凡满脸愕然。

    他与丁雨眠相隔了有近百米了,一般而言烈拳威力轰到百米范围扩展开的攻击区域也就一个直径20米的圆区域,可是,莫凡发现这个烈拳拳头极大,没有直径40米,也绝对比普通烈拳攻击宽度强了许多!

    用腿的话,根本就别想躲开。

    施展不出任何魔法的莫凡不得不开启血兽靴,血兽靴狂踏,滚烫的火焰拳头砸了下来,边缘位置还是烧到了莫凡,让莫凡疼得直咧嘴!

    躲是躲开了,但回头看那个直径接近40米的火焰坑,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

    “这就是她的天生天赋吗??”

    “火系魔法的攻击范围比常人要广近一倍!”

    莫凡心中大骇,当下再也不敢有一点点小觑之意了。

    可是,他现在严肃应对也没有用,丁雨眠的战斗方式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血兽靴持续时间里,莫凡还有闪躲的余地,可一旦血兽之力消失,再有烈拳轰过来,要闪躲起来就难了。

    “烈拳-九宫??!”

    丁雨眠平日里如同一朵娇柔的睡莲,可战斗起来气势凛然,咄咄逼人,完全不给莫凡一点喘息的机会。

    此刻,她的星图再一次描画,已经可以看到她脚下的图案轮廓成型,就差几道画龙点睛的星轨便足以唤醒恐怖的九宫之力!

    心灵脉冲终于在莫凡的心神间淡去,可等莫凡能够自如施展魔法的时候,丁雨眠星图都快完成了,假如现在去施展中阶魔法,时间肯定不够……

    留给莫凡的只有施展一个初阶魔法的时间,眼见丁雨眠烈拳-九宫就要完成,莫凡险些要使用暗影系的能力了。

    现在唯有使用遁影,才能够躲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行,输了也不能亮这张底牌!”莫凡放弃了在公众面前使用暗影系能力的念头,以最快的速度描画着召唤系的星图。

    “次元召唤-疾星狼!”

    莫凡的面前出现了七颗月白色的星子,星子之间有轨迹衔接之时,也在这个位面划出了一道裂痕。

    裂痕之中,一头威武神骏的狼族生物跃了出来,威风凛凛的星蓝色毛发迎着热浪在肆意飞舞。

    “别嗷了,快跑!”

    莫凡朝着要示威的疾星狼仓惶的大喊了一句。

    疾星狼刚到地球,还没了解什么情况,可是当它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女人将满是烈拳能量的拳头轰向地面,当它意识到脚下的大地暴躁得要摧毁一切的时候,它撒开四条腿就往远处逃跑!

    “嘣?。?!”

    “嘣?。。?!”

    “嘣?。。。?!”

    火焰巨柱比普通的九宫烈拳整整粗了一倍,可怕的从地下龙腾而起的时候,火舌烈焰翻滚震撼??!

    烈拳九宫本就是范围超广的火焰毁灭技能,先后喷涌出来的九道烈焰之柱能把这小半个体育场都笼括进去……

    搭配上丁雨眠那天生天赋,于是那些坐在环高处的观众们俯视而下,就看见这个偌大的比赛场化作了通红刺眼的炼狱,完全找不到任何可以下脚的地方??!

    “嗷呜~~~嗷呜~~~~~~”

    疾星狼驮着莫凡如丧家之犬般逃窜,烈焰烧得它疼得嘶吼不已!

    得亏疾星狼是非常灵活的生物,烈焰火舌与火柱喷涌之间,它还能够勉强找到一些夹缝作为踏脚,而莫凡在能够施展唯一一个初阶魔法时选择疾星狼也相当明智,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躲过这扩散范围有一倍的烈拳九宫??!

    “哼,不是这家伙天生双系,这回合他就输了!”观看台上,黄星丽非常不满的说道。

    没有召唤系,莫凡确实直接被逼入绝境,很可能就因此败下阵来。

    而被烧得嗷嗷叫的莫凡也真正体会到了火榜前十的恐怖,那如大山一样压来的气势让他还没有来得及喘上一口气。

    “凝神项链应该可以帮我抵挡一次她的灵魂冲击,丁雨眠应该不知道这点……要想赢她,就得抓住这个唯一翻身的机会了!”莫凡灰头土脸着,但经历过多次战场的他还不至于就此乱了阵脚。

    他的多系在丁雨眠面前很难施展,幸好萧院长当初送给了自己一条凝神项链,可以抵挡一次心灵系的攻击。

    这是莫凡最大的依仗了,他必须谋划好怎么一招制敌,否则凝神项链的底牌放出来还没有重创丁雨眠,便直接认输好了。

    ……

    “只能先拖着,等丁雨眠心急露出破绽来……正好还有疾星狼可以帮自己缓解一下……”莫凡心中盘算着。

    疾星狼身上有很多处烧伤,伤得不算轻,连奔跑的速度都受到严重的影响。

    不过,疾星狼还能够为莫凡排忧解难,毕竟丁雨眠的心灵冲击对一只野性的魔狼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疾星狼,去缠住他!”莫凡发出了指令。

    疾星狼迈开了步子,被烧伤的它显得非常愤怒,要从丁雨眠身上讨回点什么……

    面对疾星狼的狂袭,丁雨眠不为所动,她忽然间闭上了眼睛,有星图在她的脚下快速的描画着。

    “灵漪-安抚!”

    丁雨眠睁开双眼,眸子如秋水一般明亮清澈,更有一道道仿佛可以流淌到心灵之中的柔和心漪传递到疾驰的疾星狼暴躁的双目中。

    (天气转凉了……哦,我们南方刚转……总之,小伙伴们记得多投点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