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所以不把这里的所有中阶法师放在眼里,正是因为她的心灵系魔法可以让他们一个技能都施展不出来。

    谁知道这个坐轮椅的女孩竟然屡次破解掉她的心灵袭击,倘若能够直接用摄魂控心的话,这修为比自己低了一个大级别的心灵系法师不足为惧,偏偏她现在还在操控着那几名法阵人,根本无暇再施展出高阶魔法摄魂控心……

    初阶和中阶的心灵系魔法,恐怕都要被这个该死的臭丫头给化解掉??!

    “治愈精灵!”

    鬼妇还在想办法处理掉心夏的时候,心夏却再描画出了一个星图,乳白色与浅绿色交织的柔和光辉之中竟然诞生了一只浑身光彩斑斓的精灵蝴蝶……

    泛着光芒的精灵蝴蝶缓缓的朝着火焰魔女所在的地方飘去,这个特殊的小生灵追寻伤口就像追寻花粉一般,很快飘落到了火焰魔女那被刺穿了心脏的伤口处。

    “再坚持一会?!毙南闹雷约旱闹斡樽霾坏狡鹚阑厣男Ч?,但却可以让火焰魔女生命流逝的速度慢一些。

    火焰魔女半悬浮在那里,身体有些僵硬,燃烧着的脸庞上似乎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对心夏表示感谢。

    “治愈精灵!”心夏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刚完成了一个治愈系星图之后,竟然又描画出了第二个中阶魔法来。

    乳白色光芒与浅绿色光芒交织在她纤纤玉手上,随着她轻轻一捧,治愈精灵又翩跹的飞向了正在苦战的史桂……

    史桂之前与火焰魔女战斗的时候就受伤了,身上带的那些药剂不是很惯用,现在又面对自己的几位得力部下,不敢下杀手的他早已经疲惫不堪了。

    让他感到很意外的是,那个心灵系女孩竟然还是一位治愈系的法师,从她能够连续幻化出两只治愈精灵来看,她主修的是治愈系!

    这治愈精灵可为史桂解了燃眉之急啊,他身上的烧伤隐隐作痛,让他好几次都出现了魔法断裂的迹象,操作冰锁随心所动时更因为伤势时常失误,有治愈精灵为自己疗伤、化解疼痛,他收拾起这几个被控制了心智的同伴就会轻松的多了。

    “臭丫头,我就应该给你下一个死咒,让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鬼妇狂躁的嘶吼了起来。

    心夏的这两个治愈精灵一个是帮火焰魔女吊住性命,一个却是缓解了史桂那边的压力,无论是火焰魔女还是史桂,都对鬼妇威胁极大,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切,将所有的隐患都收拾的一干二净,正要清理剩下的虾兵蟹将,谁知道被这样一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女孩给绊住了脚!

    鬼妇气得不行,面对张小侯、南珏、穆家兄妹、莫凡这五人的魔法轰炸,她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可是,他们毕竟人多,风盘、烈拳、冰锁、霹雳以及冰蔓、雷印、火滋、魔藤这些不同属性的力量源源不断,即便是她的土系防御也很难将这些都拥有灵种的中阶法师们的毁灭魔法全部阻挡下来。

    鬼妇并没有魂种,所以她的岩障防御其实强不到哪去,连续几波中阶魔法砸落下来后,鬼妇不得不唤起了自己盾魔具来。

    闪躲与防御之际,鬼妇特意扫了一眼被恶鬼掐得快要断气的赵玉林。

    本来还想直接要了赵玉林的性命,但现在看来不解放自己的诅咒系魔法,是很难将这里的人全部清理掉了。

    “邪蛛之阱!”

    鬼妇放了赵玉林一条狗命,将那黑魆魆的恶鬼给收了起来。

    她的手掌心上出现了一道道暗红色的丝线,跟蜘蛛丝一样细长。

    手一扬,莫凡的头顶上突然闪烁起了妖异的暗红色,莫名呈现黑色的空洞之中竟然爬出了一只鬼魂一样的蜘蛛怪物??!

    这蜘蛛怪物就在离莫凡脑袋不到十米的地方,其锋利而又颀长的爪子正豁然张开,将莫凡整个人都罩进去了。

    那蜘蛛爪与鬼妇的手做着同步的动作,随着鬼妇猛的往后一扯,霎时红色的诅咒蛛丝如钢线一样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了莫凡的身上,将莫凡全身以及灵魂都一起勒?。?!

    夺命之丝是会汲取人的生命的,魂被夺,命被取,用不了多久莫凡的下场会和至今沉睡不醒的王小筠一样??!

    莫凡心中骇然,不知道这鬼妇什么时候布置了蛛线在自己周围……

    诅咒系的中阶魔法-邪蛛之阱是一种陷阱魔法,它不是毫无征兆的就将人给勒住,而是要提前布置,等待法师自己落入到这个陷阱里。

    莫凡根本没有看到这个鬼妇什么时候布置了这个死亡陷阱,心中为之一寒,这个鬼妇的诅咒能力的运用恐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以自己的道行根本察觉不了!

    “莫凡哥哥,别慌?!毙南牡纳艉芸齑斯?。

    莫凡是知道邪蛛之阱的可怕,感觉到自己灵魂之命被抽取,他当然在想尽办法挣脱。

    可一听到心夏的声音,莫凡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度紧张了,心灵系魔法是可以破解诅咒之力的,只要心夏在自己灵魂之中设置一道心灵之墙,那邪恶蜘蛛怎么缠紧丝线也没有一点用处,自己的生命与灵魂都不会被夺。

    心夏再一次描画起了星图,可是鬼妇这个时候脸上已经露出了奸计得逞的诡笑!

    “摄魂控心??!”

    鬼妇眼中突然间阴光大盛,可怕的操控人心智的意念种子一下子埋入到了莫凡的双眼之中,并且强行操纵着莫凡的心神。

    莫凡只感觉身体一阵莫名的抽搐,耳朵里有一个魔音在告诉自己,鬼妇就在自己身边。

    莫凡一扭头,赫然发现鬼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旁边,她正在描画着什么害人的星图。

    ……

    “小心啊,她摄魂控心转移了目标!”被逼到远处的史桂突然间朝这里大喊了一声。

    正在专注描画星图的心夏哪里会想到鬼妇去给莫凡设置陷阱,其实真正要对付的人是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