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劫果实??!

    火劫果实既然当初救下了她的性命,那一定表明这火劫果实拥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也就是说在火焰魔女殒命之前将火劫果实夺回来,就有希望为她续住性命!

    赵玉林这句话让所有沉浸在悲痛与愤怒的众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啊,还有火劫果实??!

    现在大家已经知道真正的敌人是谁了,齐心协力将白布人鬼妇给拿下,便还有希望。

    “赵玉林,你以为这一切说出来后,我会没有一点准备吗?”白布人鬼妇站在阁楼处,笑声诡诈到了极点。

    “你这个……”赵玉林刚要还击,却忽然间感觉到自己身体像是被什么巨大的生物给握住了一样,不仅动弹不得,就连神智也遭到了一种恶毒之力的冲击。

    “鬼刑!”

    “好好反思一下,然后再到阴曹地府去向她们母女两道歉吧?!卑撞既斯砀居忠淮渭庑α似鹄?。

    赵玉林惊恐万分,目光环视周围,赫然发现自己身后有一只硕大的半虚无鬼怪!

    这只鬼怪身姿挺拔如座小山,黑魆魆,像是一只恶鬼之魂。

    它半挽着身体,正用双手牢牢的握住了自己的身体,并且狰狞的加大力量。

    赵玉林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可灵魂却是被恶鬼死握一般,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老夫也不会让你猖狂……”史桂大怒的叫道,是要亲自擒下这个鬼妇。

    “老东西,自然有你受的!”鬼妇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史桂、赵玉林他们竭尽全力对付火焰魔女的时候,鬼妇早已经不知好了诅咒。

    史桂算是这里面最难对付的,所以白布人鬼妇自然为他准备了一份大礼!

    “摄魂控心!”

    白布人鬼妇目光一闪,竟然直接操纵着之前那几个施阵昏迷的法师。

    这几个法师心力交瘁,此时遭受到心灵系的高阶魔法,更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八人齐刷刷如行尸走肉一样爬了起来,并且全部朝着史桂扑了过来……

    这些被操控了心智的阵法法师全部会施展魔法,史桂纵然是半只脚踏入到超阶的人,面对八个高阶法师也狼狈至极。

    “你竟然让他们透支施展魔法,可恶,可恶??!”史桂大怒叫道。

    这些阵法法师因为施展冰雪封魔阵已经油尽灯枯了,被白布人鬼妇强行操控施法,简直就是透支生命??!

    “所以啊,你对付他们的时候要小心了,伤到他们是死,不伤他们,也一样是透支而死!”白布人鬼妇笑得身体都摇摆了起来。

    庄园内的高手为了对付火焰魔女都已经残的残、废的废,唯独剩下的赵玉林和史桂却早已经被白布人鬼妇给设计了,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白布人鬼妇给制服了!

    白布人鬼妇最忌惮的就是火焰魔女,所以晨颖帮自己解决了这个心头大患,其他人稍加手段,便全部收拾个干净。

    站在阁楼上,白布人鬼妇笑声都没有停止过,她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剩下的就等火劫果实成熟,一口吞下去……

    话说起来,火劫果实应该马上就要熟了。

    姜凤吃了火劫果实后,竟然可以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那么自己吃下,是不是也会变成一个无人可挡的魔头??

    “霹雳-夜叉??!”

    白布人鬼妇正悠闲的思考着怎么享受火劫果实的时候,一道惊雷猛然间划破上空,迅速的化作了五道分支,如一个雷电爪子狠狠的印了下来!

    阁楼在这雷电之下轰成了碎末,五个焦黑得窟窿极其明显,若不是白布人鬼妇及时施展出了一道防御,她恐怕也要被这霹雳给崩解!

    白布人鬼妇从废墟的阁楼中跳了下来,落在了平地上,那双陷入到白布中的眼睛有些恼怒的盯着袭击自己的人。

    “小鬼,你活得不耐烦了??!”白布人鬼妇尖叫了起来,简直就是一个鬼魅!

    那些真正对自己有威胁的都已经被解决掉了,鬼妇以为自己可以等待收获果实了,谁知这个小小的中阶法师竟然跳出来造次。

    这种小角色,鬼妇甚至都没放在眼里。

    “跟你这样一坨烧焦的肉妖怪没什么好谈的,早点去死,早点投胎做一个皮光肉滑的畜牲!”

    “烈拳??!”

    莫凡拳头燃起,带着满腔的愤怒朝着白布人鬼妇轰去!

    白布人鬼妇立刻做出闪躲,当她转过头去发现这小子是来真的,顿时轻蔑的笑了起来:“我本来懒得杀你,既然你找死……”

    “风盘-天罗!”

    鬼妇话还没有说话,在她另一个方向上,一阵将火焰都全部席卷进去的飓风豁然成型,暴虐的将鬼妇所在的位置都笼罩了进去,并且形成了强大的风壁!

    只可惜,风壁还没有完全成型,鬼妇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一股灵魂之力狠狠的打在了张小侯所在的位置,强行将张小侯的心神给压制住了,让他根本无法控制风的力量。

    这种古怪的灵魂冲击并不是单体的,它会像闪电链一样往最近的目标传递过去,于是同样想要施展魔法的赵满延、南珏全部被这力量给撞击了,心念无法集中,更别说是描画星图……

    “心灵之墙!”

    就在这时,心夏的声音扬了起来。

    一头柔顺的发丝无风自舞,她闭着眼睛,将纤细的双臂打开。

    一道无形的心灵之墙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鬼妇施展的灵魂冲击撞在了心灵之墙上后,顷刻间消散了……

    同一时间,张小侯的风系魔法又马上恢复了控制,天罗风壁正在缩紧。

    其他人的星图也不再受到阻碍,正在快速的描画。

    “好样的,心夏!”张小侯和赵满延同时叫了起来。

    莫凡也转过头去,发现脸色苍白的心夏已经睁开了眼睛,脸颊上挂着一个浅浅的笑颜。

    “她的心灵系干扰我来应付?!毙南乃档?。

    “恩?!蹦仓刂氐牡懔说阃?,对付鬼妇这种心灵和诅咒兼修的法师,若是没有足够的心念?;?,根本别想施展出一个有效的魔法来。

    “她要分心在鬼刑人身上,又要摄魂控心那八名高阶法师,心灵之力和诅咒之力都很难再施展了。我们联手的话,也能够对付她!”心夏对众人说道。

    (推荐票很重要,很重要!每天看完更新,一定要记得投啊。我最近身体不好更新都这么准时,不容易滴。读书若是不投票,又和咸鱼有何分别??月票咱们估计是坑掉了,连续两个月没求,都不知道掉到什么九霄云外去了,可推荐票不能掉,啊哼,推荐票投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