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布人站在那里,假如她的脸没有被缠住,一定可以看见她那笑的五官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丑陋到了极点??!

    她没有阻止心夏,她只是阴冷的笑着,用不屑的语气说道:“我的诅咒是置你于死地,没有想到你这小丫头灵魂还挺特殊的……”

    事已至此,白布人不介意心夏将真相公布于众,反正她赢了,解决掉了火焰魔女-姜凤,这里没有人可以阻挡自己独享火劫果实!

    “她遭到了天劫火焰的席卷,火劫果实事实上并不能完全拯救她,所以只能够舍弃躯体,灵魂依附在一个新的生命之中,以你们看到的这种形态存活着……”心夏声音很虚,可她利用心灵系魔法确保每个人都可以听见。

    “那这个人是谁??”赵玉林已经离得可怕得白布人很远,指着那个缠着白布的可怕女人说道,“她怎么会知道姜凤的所有?!?br />
    赵玉林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没有验证过白布人身份。

    这个白布人分明知道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所有事情,甚至一些赵玉林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小秘密,白布人都知道。

    “心灵系……她是心灵系和诅咒系兼修的法师!”这句话不是心夏说的,反倒是搀扶着她的南珏。

    女军官南珏目光注视着白布人,冷冷说道,“我们军方至今还挂在通缉榜上的鬼妇,想必就是你了,敦煌军区的耻辱!”

    白布人鬼妇笑声极尖,她很意外竟然有人戳穿了自己真实的身份,那可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啊。

    “原来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我,不枉我托着这具被烧得面目全非尸体活到现在??!”

    “她是我们敦煌军方十多年前一直通缉的狂魔军耻,我们以为她死了,没有想到竟然以另一个身份活着……”南珏会一直追随到上海来,那是因为她在星语巨树下看到了属于鬼妇的东西。

    但这件事她没法完全肯定,但关系到她最钦佩的教官生死,南珏还是决定到这里来寻找线索。

    这个结果,其实她也没有想到,因为她从来没有怀疑过白布人的身份,也绝不会想到真正的姜凤是以火焰魔女的身份活着。

    很显然,精通心灵系和诅咒系的白布人鬼妇窥视了火焰魔女姜凤的一切,包括她的一些记忆,所以伪装成了姜凤到赵家生活……

    假如这个女人安分的伪装成姜凤安度晚年就算了,可她却一直在谋划着今天的这一切,因为她想要通过火劫果实来获得新生!

    天劫火焰的再度出现,让她的计划彻底施展开了。

    她知道姜凤化身火焰魔人,一身守护火劫果实,同时又记挂女儿,所以特意将晨颖带到她的身边,然后通过多年对晨颖的灌输,坚定她为自己夺取火焰果实的决心……

    事实上,晨颖不跟随莫凡等人前往灼原,她也会亲自带着晨颖将这个计划施展开,因为火焰魔女的唯一弱点就是晨颖!

    所以,她这些年潜伏多年,所谋划的就是一个让一个女儿亲手杀了她母亲的计划,其用心之歹毒,让所有知道了这件事真相的人都浑身不由的一阵颤冷,真正冷到骨髓,冷到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她救了同样被天劫火焰烧伤的你,更尝试着各种办法为你续命,你竟然还用这样恶毒至极的方法来设计她,你的心,是毒蝎的心,不,你就是一个蛇蝎,根本没有一点点的人性??!”心夏强撑着被诅咒过的身体,近乎用一种愤怒的声音朝着她怒斥道!

    心夏同样愤怒,愤怒得连身体都颤动了起来。

    忘恩负义已经是禽兽之举,这个鬼妇甚至还让火焰魔女此生唯一挂念的女儿亲手刺向她心脏,刺向她心脏两次??!

    而在这人神共愤的悲剧下,她却在尖笑着……笑声尖锐得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难听的声音,刺的人心都在滴血。

    火焰魔女在晨颖踏入领域的时候将暗炎给收了起来。

    她到死都不愿意伤害到自己女儿!

    就连被破蔑诡刺刺穿了心脏,身上的劫炎不受控制的释放出去,她还要用手支撑出一片空间,不让一束火苗烧到晨颖一寸肌肤……

    这一切,都换不来白布人鬼妇一点点的同情,哪怕有一丝丝,这个悲剧就不会发生!

    所以心夏怒骂得一点也没有错,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蛇蝎之心,她本身就是蛇蝎,比妖魔可怕百倍、千倍??!

    ……

    “呼呼呼呼呼~~~~~~~~~~~~”

    一片醒目如血的火海,一片安逸得没有受到一点侵害的空间。

    晨颖的记忆里有一个片段,是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倾盆大雨之中自己躲在妈妈的怀抱里,没有被冰冷的雨水沾湿到一点点,那份温暖安逸至今没有忘记,所以她才非常想要为承受痛苦的妈妈做些什么。

    可是,她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自己亲手杀了她。

    在生命走向尽头的这一刻,她还像当初那样?;ぷ抛约?,不愿让自己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这片火海中唯独没有火焰的小小空间里,晨颖猛的跪倒在那里,满腔的悲绝只化作了对蛇蝎鬼妇的愤怒滔滔?。?!

    ……

    “没有变……一点也没有变……”赵玉林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着这句话。

    就在前不久,赵玉林还对白布人说过一句:你变了。

    她回答自己的是,人总会变。这句话其实让赵玉林感觉到几分安心,因为他承认自己也变了。

    可是现在,他无地自容,恨不得将自己这张可笑的皮囊给撕的粉碎!

    自己认识的那个姜凤没有变,当初她舍身相救,让他赵玉林得以苟活。

    而如今,她做着一样的事。

    她遭受到了那样的烈焰煎熬,连躯体没有了,灵魂孤独的在一座古树下生活十几年,无论掌控了多么强大的力量,灵魂却不曾受到过一点侵染。

    再看看自己……

    和妖魔鬼怪有什么分别!

    白布人鬼妇唆使晨颖去杀火焰魔女的时候,自己若是阻止、反对,也不至于让她们母女两出现这样的人间悲剧,自己已经被利益熏得这副鬼样子了??!

    “火劫果实,去夺下火劫果实兴许还有希望救她!”突然间,赵玉林想到了什么,顿时大叫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