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颖已经来到了火焰魔女面前,她看到了火焰魔女的眼睛,脑海中回想起在平顶山偷袭时的情形。

    当时偷袭非常成功,火焰魔女根本没有一点防备,但是让晨颖万分不解的是,火焰魔女被刺中后并没有马上昏迷,它甚至可以在昏迷的那瞬间将自己焚成灰烬……

    可它没有。

    而白布人姜凤并没有给晨颖思考的机会,摄魂控心下,晨颖那双还带着几分不坚定的眼睛一下子跟着魔了一样,充斥着暴躁的血丝,满是杀念!

    破蔑挥满了力,双手举起的刺向了火焰魔女的心脏!

    冰体破碎,破蔑的前端跟尖细长矛一样扎入到火焰魔女的身体里,除了破体之身,还传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是寒铁诡刺,晨颖之前刺到火焰魔女后心中的寒铁诡刺并没有拔出来,还在火焰魔女的身体里,当破蔑贯穿过去的时候,却是将这寒铁诡刺给撞了出去,发出了清脆寒冷的声响!

    “呤~~~~~~~~?。?!”

    火焰魔女仰起头,发出了一声凄厉之极的叫声。

    周身的冰体被震的粉碎,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溅,也扎到了晨颖的皮肤里……

    “呼呼呼呼呼~~~~~~~~~~~”

    暴躁的劫炎在同一时间如洪荒猛兽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竟然在顷刻间燃成了一片震撼的火海,将周围的一切全部蒸发了??!

    晨颖恢复过神智,看到火焰要吞没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傻了。

    火焰魔女挣脱了冰封枷锁,这就意味着她逃无可逃了!

    自己身体拥有暗炎的抗性,但却绝不可能抵挡的了劫炎,之前的火海就已经表明这劫炎可以轻易将她烧成一堆白骨。

    火焰扑面而来,晨颖闭上了眼睛,已经绝望了。

    只是,过了许久,她都没有感觉到热力传递过来……

    她睁开眼睛,猛然间发现周围一片熊熊火海,而自己所站的这个区域却没有一丝丝火焰,形成了一个怪异的空缺。

    火焰魔女就在她的面前,一个念头,弱小的她就会变成灰烬,然而她却看到火焰魔女一只手抓住捂住被扎入心脏的破蔑诡刺,另一只手却在强行控制着周围那些狂野的劫炎,控制它们绕开自己所站的这片区域……

    晨颖惊呆了??!

    她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火海遍地,熊熊剧烈,就连天空都要烧成一个笼罩了这座山的火云,唯独自己这边没有一丝丝的火苗!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

    “心灵系……你怎么会心灵系的魔法!”阁楼上,赵玉林猛然间大叫了起来。

    姜凤很早就踏入到了高阶魔法师,可以说是一个女天才,但由于天劫火焰毁掉了她,她十几年来都被火毒折磨,修为更没有长进过。

    赵玉林清楚的记得姜凤主修火系、辅修土系、次修空间系,所以姜凤绝不可能拥有心灵系的能力。

    “你们这般蠢货,这贱人根本不是姜凤??!”莫凡也恢复了神智,有些愤怒的吼道。

    白布人站在那里,那双眼睛里射出了歹毒之光如同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蝎子精。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已经被刺了个穿的火焰魔女在那里发出了奸邪可怕的笑声……

    莫凡此刻怒的浑身都燃烧了起来,就在晨颖走向火焰魔女领域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心夏要告诉大家什么了。

    “她不是,那谁才是……”火海中央,晨颖思维一片混乱。

    是的,在白布人对自己施展出心灵系魔法的那一刻,晨颖便知道这人不是自己母亲了!

    晨颖了解过自己母亲的一切,她曾经修的哪几系魔法晨颖都记得一清二楚,自己母亲是绝不可能拥有心灵系的力量……

    主修火系,辅修土系,次修空间系。

    火焰魔女似乎也拥有空间系的力量……

    晨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嗡声作响??!

    为什么让自己偷袭火焰魔女!

    为什么火焰魔女明明可以复仇,却要抓走心夏!

    为什么……

    “晨颖,你是瞎了吗,难道没有看到是她自己将暗炎领域给收了起来,你这个白痴,你这个蠢女人,她要真的想杀你,一万个你也会被烧成灰烬……”莫凡气得破口大骂。

    只要晨颖稍稍有点脑子,稍稍去留意一下,就一定会看见暗炎是被火焰魔女自己给收起来的。

    白布人之所以肯定晨颖是唯一可以杀死火焰魔女的人,那是因为火焰魔女才是姜凤,是晨颖的母亲!

    作为晨颖的母亲,她怎么会伤害晨颖!

    火焰魔女对人类友善……

    她曾经就是人类!

    她实力强横,却被晨颖所伤。

    那是因为没有人知道,看见晨颖后的她,早已经心绪大乱,慌乱的要去拥抱这个长大了的孩子,却看见自己的双手、身体全是烈焰,只能黯然转身……

    而这个时候,寒铁诡刺扎入了她的后心,心没碎,却比碎了还要痛苦千倍百倍!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说的全是假的???”晨颖面临崩溃的边缘,她看着火焰魔女,看着火焰魔女那双到现在都没有露出对自己哪怕一点点敌意与恼怒的眼睛。

    火焰魔女也在凝视着晨颖,有再多的话都都开不了口。

    “她被天劫火焰吞没,被一个火焰人救下并吃下了火劫果实才活了下来,这的确是你母亲的经历,但这个故事她只说了一半?!辈辉洞?,心夏在南珏的搀扶下虚弱的朝着这里走来,她的声音也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火焰魔女出现在这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走心夏,那是因为她要告诉这里的人真相……

    可惜,缠着白布的那个蛇蝎女人却不给她机会,直接让人攻击她。

    心夏与火焰魔女心意相通过后,便知道了这整件事的真相,她想要说出来,可是她被人施加了一个诅咒,梦魇诅咒!

    这个梦魇诅咒正是白布人施加的,她不给心夏醒过来,更不让心夏将真相说出来,她的修为高于众人,所以谁都很难发现她的蛇蝎之心,直到看到莫凡冲上来阻止,她终于按耐不住,暴露了心灵系的力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