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经历过妖魔战争的法师都看清了一个事实,那就在和数量比人类多出百倍、千倍的妖魔较量中,人类大多数时候都是被侵略的那一方。

    人类之中法师的比例本就不算很高,而一个法师的战斗力是很难和一只妖魔对等的。

    之所以能够一直和妖魔抗衡这么多年,不单单是依靠着智慧才与那些粗鲁野蛮的生物做周旋,更在于人类懂得利用自然赋予的资源来创造出威力远比自身要强大许多的法阵!

    法阵、结界,这让实力悬殊的战斗变得可能,让那些即便已经可以轻易践踏掉一座城市的妖魔霸主们都忌惮无比。

    魔具、魔器、法阵、结界,这四大学问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凝结出的智慧结晶,魔具、魔器的妙用自然不用多说,变相的增强了人类法师脆弱的体质,而法阵则是以弱胜强最重要的法宝。

    以充满了天地精华的魔石作为驱动,以魔法师作为阵点……

    法阵的原理可以说和描画星轨、星图、星座极其类似,倘若是将一名魔法师看做是一个星图的话,那么此时八名高阶魔法师所组成的这个八面玲珑冰墙法阵便正好构建成了一个由八副星图而成的巨大星座!

    八图星座可谓自成一个法阵体系,虽然同样列为高阶魔法,但威力却要比真正的高阶魔法强了不知多少倍。

    起初是鹅毛大雪从天空中洒落,到现在冰晶已经如杯,几乎没一秒钟都可以看到冰体凝固成墙。

    冰墙厚实,从四面八方以一个无比规则的八面体在凝结,火焰魔女身上的劫炎原本是扩散出了百米范围,所过之处无不化作火焰地狱……

    可是,到了冰晶纷落的时候,它的火焰被围困在了冰墙之中,八面体的冰晶赫然笼罩了五面!

    火焰魔女转动着头颅,看到相隔仅仅十米的冰墙,厚实的已经很难再轰开了。

    浑身烈焰被困在了一个铁皮箱里一般,融化冰体的速度并没有其凝结的快……

    火焰魔女终于意识到这个冰雪封魔法阵非同小可,目光扫视着这个被火焰吞没了大半的庄园,这才发现在庄园的最中央一个庭院中,有八名修为不低的冰系法师正一动不动的踩在他们阵点上……

    法师周身有密密麻麻的星子连成绚丽的星线轨迹,组成了一副瑰丽的星图。

    法师自身就是一副星图,再与另外七名同样化作星图的人交相辉映,星轨与星轨交错,于是化作了一个由八名法师组成的立体冰系星座!

    该星座正好是八面体,看上去像是一个八面星光盒子。

    火焰魔女知道冰墙的来源之后,立刻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叫声。

    它双手朝着旁边座位画室的屋子抓去,这个小小精致的画室竟然拔地而起,一下子飞到了空中……

    “呼呼~~~~~~”

    火焰魔女朝着整栋画室吐了一个气息,浮在空中的画室瞬间变成一栋火屋。

    在意念控制之下,画室带着熊熊火焰径直的朝着那八名设法阵的法师砸去……

    “你以为我会没有任何准备吗?”赵玉林突然间大笑了起来。

    画室撞向法阵点,可是飞落到相隔三十米位置的时候,整个画室像是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体上,一下子在半空中轰成了废墟……

    带着火焰的碎片飞溅,被某种特殊的物体格挡后,隐约看见在那八名冰系阵法法师附近有一面弧形的结界墙,将他们八个人?;ち似鹄?,无论是不断蔓延的火海,还是朝着他们飞去的物体,全部被挡在了外面。

    结界!

    在法阵周围还设置了?;そ峤纾?!

    赵玉林很清楚,自己要设置一个将整个庄园都?;そサ慕峤绮惶质?,那会让结界薄如纸,但将结界缩小到法阵,将法阵的那几个法师?;て鹄?,那么他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火焰魔女并不知道这个冰雪封魔阵后面的威力会更大,此时再去进攻设了结界的法阵点为时已晚。

    “铿??!铿?。。?!”

    冰墙凝结越来越快,简直就是一面面钢墙凭空出现,无论火焰魔女移动到哪里它们都会紧紧锁死。

    劫炎被压制到只有十立方米的空间里,冰冷之气侵袭到火焰魔女的身体里,换作往常,它浑身的烈火绝对不会被这寒气所染,可它之前后心被刺,寒毒侵体,那股冷意开始传遍全身,压制着它的劫炎。

    怒火冲天之时,伤势被情绪给掩盖,它感觉不到那寒铁诡刺有什么可怕,可随着战斗的持续,再加上法阵威力翻倍,它的烈炎被压制得越来越厉害……

    “咯吱咯吱咯吱~~~~~~~~~~”

    冰晶凝结,空气中先是出现一些如玻璃片一样的冰体,渐渐的这些冰体连在一起,凝在一起,迅速的化作了一面透明的冰墙。

    这是最后一面冰墙,寒伤下,火焰魔女很难再施展出更强破坏力的火焰,只能够看着冰霜冻结,封住了它最后一面空间……

    冰八面立方体终于成型,并且正在缩紧,化作了一个透明的钢铁盒笼,彻底的冻住了火焰魔女,它身上的劫炎也一下子熄灭了。

    “成功了!”赵玉林喜出望外。

    史桂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自己带来的那八位高阶冰系法师,脸上却不敢有笑容了。

    法阵的那八位法师在终于完成了冰封后,脱力的脱力,昏倒的昏倒,横七竖八,显然火焰魔女要是在坚持一会,倒下的就是他们了。

    “寒铁诡刺起大作用了?!卑撞既私镄老踩艨竦乃档?。

    若是没有之前的偷袭,要想拿下这火焰魔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做了我该做的,接下去靠你们了?!笔饭鸲哉杂窳?、姜凤夫妇说道。

    赵玉林马上将目光落在了缠着白布的姜凤身上,他也想知道姜凤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掉火焰魔女的暗炎,那可是连高阶法师靠近都会瞬间被焚成灰烬的可怕领域啊。

    “晨颖,记得我给你的斩魔具-破蔑吗?”姜凤对旁边的晨颖说道。

    晨颖点了点头。

    “破蔑可以激化寒铁诡刺中的寒毒,将之变成剧毒,你将破蔑往她身上刺去,她就离死不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