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体洞窟内,滚滚熔浆终于有了“退潮”的迹象了,被一只闷着洞穴里面的5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洞窟并不是很大,再加上熔浆气体时不时会飘进来,导致这里面空气非常的稀薄,要是再熬去,所有人都要窒息而死。

    整个艰难等待的过程中唯一值得大家庆幸的就是,莫凡的疾星狼始终都没有消失。

    这就是莫凡还活着的象征,心夏眼睛几乎都没有离开疾星狼片刻,甚至因为困倦的稍稍闭上眼睛都要马上睁开,生怕就这么一会疾星狼便消失了。

    “熔浆退了,不过我们得再等等,好像没有什么空气进来?!闭月涌谒档?。

    五人继续等待熔浆流尽,空气从一些山洞的气窟窿中溢进来

    “走,我们赶紧去找莫凡?!?br />
    出了洞窟,一群人急急忙忙的往山道方冲去。

    若是莫凡被熔浆冲走,那他肯定是被冲到了最游的位置,只要顺着熔浆流淌的地方寻找便一定可以看到莫凡。

    熔浆是液体,但它们的密度非常大,流动起来其实有些缓慢,这种浆液状的物体有很容易凝聚在某处,并且一旦冷却的话更会凝固成石。

    倘若没有在熔浆彻底冷却的时候找到莫凡,要再找到他就难了。树如網址:heiyange.关看嘴心章节

    众人冲到了山的底部,却没有看见莫凡的身影,焦急万分的他们又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之前将他们生门给堵住的双面龟魔

    赵满延看见双面龟魔的时候,正要找它算账,谁知道这种生物也是成群生活在一起的,赵满延刚要将双面龟魔大卸八块结果又子出现了体型更要大一号的这种浑身铠甲的怪物。报仇是别想了,因为他们正面临被这些双面龟魔追杀的困境。

    一直逃出了这座火柱山,回到了满是岩石沙砾的盆地,谁知这些双面龟魔穷追不舍,根本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怎么办,再不甩开他们我们就更没有时间去找到莫凡了?!闭判『畹S堑厮档?。

    “好像有一队人马正在向我们这里靠近,不管了,先往他们那边跑再说?!闭月又缸乓桓龇较蛩档?。

    五人一路逃到了同样朝着这个方向来的人马面前,当赵满延看到为首的那个人是一个头发倒梳绑成辫子的中年男子,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

    晨颖也看到了这个中年男子,神情却显得格外的复杂。

    “大伯,你怎么会在这里”赵满延看着为首的那位男子说道。

    倒梳成辫的男子眉头一拧,随后又看了眼在赵满延边上的低着头的晨颖,冷哼一声道:“真是胡闹,这里是你们这些毛头小鬼可以来的地方吗”

    “大伯你先别急着训我们,帮我们解决了后面的追兵再说,我们有个同伴还身处险境?!闭月铀档?。

    赵玉林早就看到了那些浑身像是被金属覆盖着的双面龟魔,他从自己的代步驯兽中跳了来,脸上带着几分不屑。

    他的周身出现了好几副星图的轮廓,这几幅星图可以说是同时描画着,以极快的速度交织成完整的魔法图案,星图与星图之间交相辉映,又以对角线的方式再组成了一个将赵玉林完全笼罩进去的立体星画

    褐色的星座构建完成,可以看到赵玉林的双目有灰褐色的光芒在闪烁,当暮光类的褐芒达到最为耀眼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凝固力量呈现一个扇形的放射状快速的往那群双面龟魔所在的位置蔓延。

    灰褐色像是一层阴影魔爪朝着远方探去,所过之处无论是松垮的泥土还是耐火的仙人掌全部都化作了灰白色的石头

    石化,土系高阶的石化之力

    那只冲在最前面的双面龟魔显然没有见过这种奇特的能力,尽然妄想用自己坚固的身躯去抵挡,当灰褐色粉刷过它的身体的时候,它就彻底化为了一个硬邦邦的死物

    其他双面龟魔比较靠后一些,看到这可怕的石化力量一个个吓得两张脸都白了,贪生怕死的它们根本没有再去管那个被石化的同伴,一转身就逃进了火柱山内。

    “大伯就是威武”赵满延看到那些双面龟魔逃窜后,小人得志的走到了被石化的那只双面龟魔面前。

    他一脚踢在了它的身体上,被石化的双面龟魔被这一脚踢得粉碎,似乎还不够解气,赵满延又将那些碎片给踩个稀烂,骂骂咧咧道:“让你丫落井石,让你丫堵我们的活路说过要把你大卸八块,你倒给我数数现在变他妈几块了”

    “别浪费时间,我们赶紧去找莫凡?!闭判『钐嵝蚜苏月右痪?。

    众人刚要离开,却立刻被赵玉林给叫住了:“你们几个小鬼瞎跑什么,跟到我队伍里面来,现在要送你们出去是不太可能了,要救谁跟我说,就你们这点本事,连给同伙收尸都做不到?!?br />
    灵灵看了一眼心夏,朝她点了点头道:“有他们帮助我们也会更容易找到莫凡?!?br />
    五人立刻归到了赵玉林的队伍里,晨颖一直埋着头,直到走到队伍中的时候才猛然间发现一匹枣红色的沙漠火马上正坐着一个浑身被白布缠住的人,此人正用那双黑色的眼睛盯着她。

    晨颖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妈妈,怎么是你”

    白布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把陈颖招呼到身边,却没有说话。

    晨颖欣喜的看着走在队伍最前方的父亲赵玉林,原本她以为自己父亲已经绝情到放弃寻找火劫果实,只想着在富贵的赵氏家族中享受,没有想到这次火劫之后他竟然带着母亲亲自前来。

    只是,父亲带着的这队人马实力都算不上是特别出众的,恐怕也只有父亲赵玉林是高阶法师。

    火劫果实肯定有极强的守护生物在,这些人未必会是它的对手。

    白布人似乎看出了晨颖所担忧的事情,低声解释道:“沙惘河忽然间变得狂躁,好像是西面传来的某种不知名的邪力现在即便是心灵系的法师也无法安抚它们,各大势力更是挑选出一些等级不高却身怀特殊本领的人,这才能够勉强度过沙惘河。你父亲是个特例,但他恐怕是这次安全度过沙惘河的唯一的高阶法师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