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颖的母亲在灼原北角生活了几年,虽然她的行动并不方便,但是依旧见识到了很多猎法师都无法获知的灼原北角的秘密。.

    按照晨颖回忆她母亲所描述的地形地貌,一群人抵达了一座拔地而起的平顶山下,晨颖表示他的母亲便一直在这座山附近生活。

    “这座耸立起来的平顶山好突兀啊,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是灼原北角的平坦地貌,连一点山峦起伏的迹象都没有,结果这座山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这片平坦的大地上?!闭判『钐ё磐匪匙拍谴怪钡那捅谘鍪幼耪庾蕉ド?。

    它其实更像是一座火山,和大部分下宽上窄的火山不同的是,更像是一个笔直的插入到蓝色天空中的火山柱,若不会飞的话根本就爬不上去。

    “你确定这种地方会有火劫果实吗,就算有的话,我们要怎么上去”莫凡开口问道。

    “这座火柱山的内部是空的,我听我母亲说这山底下应该有一个可以进入到内部的裂缝,我们先找到那个能够进入到里面的裂缝?!背坑彼档?。

    绕着这个体型巨大的火柱山,众人还真找到了一条通往山内部的缝隙,相对于整个庞然大物的火柱山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裂缝,可对于人类来说它就是一个被撕开的洞穴,越往里面走便越宽敞。

    顺着这个裂缝一直往里面走,可以感觉到其内部明显呈现蜿蜒而上的趋势,内部的山石呈现出火焰半晶半岩状,非常的光滑,往前走一路上倒是又拾取到了一些灵种碎片,想来这洞府也是一个淬炼的好地方,若是细细寻找的话一定能够再找到一两个灵种。

    “铿铿”

    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内忽然间传来了像是金属敲打的声音,山内本就寂静,这个声音如此突兀的响起来倒是让大家不由的一阵心里发毛。

    这种金属敲打声并非是往常所听到的那种清脆,它带着一种沉闷和摩擦的噪耳,传入耳中的时候便像是指甲刮在黑板上发出的那种令人心里发毛的响动,本身大家行走的洞穴便蜿蜒漆黑死寂,耳边突然间有这种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钻到脑海里的悚然声音,便感觉格外的心慌。

    “应该不是我一个人听到吧”张小侯牙齿打着颤环顾着四周。

    “你们觉得会是什么”赵满延说道。

    “不管是什么,继续往前走就对了,现在去担心也没有用,它要是藏在暗处的话我们根本就不要想找到它?!蹦惨桓甭辉谝獾难?。

    在莫凡是这种生物具备将他们这群人全部都给吞杀的能力,直接出手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用这种声音来惊吓大家。

    带着这份莫名警惕之心,大家更加快了脚步,这座平顶山海拔极高,即便是直接爬上去的话也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更不用说想他们现在这样沿着弯弯曲曲的内部洞窟山道往上爬了。

    一路上大家又听到了那种声音还几次,只是那种生物压根就没有出现,渐渐的大家也不以为然。

    黑暗中往上行走是一个很枯燥又容易自己陷入恐惧魔障的过程,好在大家的胆色都不错暂且没有受到那种奇怪声音的干扰而自乱阵脚。

    也不知道爬到了这座山的什么高度,内部山道的周围石壁缝隙已经有滚烫的熔浆流出来,在沟壑处会聚成熔浆溪缓缓流淌。

    熔浆散发出来的火光倒是化作了天然的照明,让大家可以围的情况,接下去很长时间赵满延都可以不需要施放光耀,两旁的熔浆液体已经将这个内部山道照耀的如白天一样通明。

    “哈哈,灼原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意嘛,你的熔浆溪,简直就是路灯加红地毯,迎接我们”张小侯走在最前面,显得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

    熔浆温度非常高,普通人在熔浆中会很快便被焚成灰烬,法师们则勉强可以保住自己肉身,可时间长了一样还是会被烧的只剩下骨头渣子,而火系法师的话倒勉强可以承受熔浆的温度,这就的高低了,修为高的拿熔浆沐浴都没有任何问题

    莫凡自己没有到达这种境界,他尝试着将手指戳入到旁边流淌的熔浆液之中,很烫,不致命归不致命,可怎么说呢,有点像把手放入开水里吧

    “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熔浆溪变得越来越宽了啊”晨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莫凡,内部的山道有窄有宽但整体呈现出了人能够通行的洞窟地下河状,蜿蜒而上,那些熔浆也是从一些缝隙之中缓缓的流淌出来,最初的时候就像泉水溢出,鲜红的成为了大家的引路灯,可现在貌似两旁低洼沟壑石痕山阶之中已经灌满了这些熔浆,有几处甚至要满出来,溢到大家要走的山道上了。

    “应该是这上面的熔浆多一些吧。没事,熔浆总会往下流的,下面空间那么大,还不至于把我们的路给填了?!闭月铀档?。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是另外一个原因呢”心夏有些担忧的说道。

    “什么原因”张小侯问道。

    他们几个在说话之时,莫凡一直站在熔浆溪旁,他非常仔细的观察熔浆溪中熔浆的流动,并且他清楚的记得大家说话之前熔浆溪的熔浆是慢慢的流淌,到现在,这些熔浆开始有些急促的往更低洼的地方灌了。甚至由于这一带囤积了过多的鲜红色浆液,它们开始往大家行走的道路上蔓的迹象。

    这才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啊

    “我觉得我们尽快离开这里”莫凡脸色和刚才截然不同,用非??隙ǖ挠锲档?。

    “为什么”还在惦记着价值极高的火劫果实的赵满延和张小侯问道。

    晨颖同样也不想放弃,因为火劫果实就在这座平顶火山的山顶。

    “我说快离开就快点离开”莫凡没工夫解释,对着众人喊道。